大风号出品

当年杀害项英、周子昆的大叛徒刘厚总下落如何?

青年诗话凤凰号 <更多内容 2017-08-07 11:04:55

刘厚总,原新四军政委项英的副官(1903—1952),湖南省耒阳县曾家冲人,他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枪杀新四军政委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等同志的的凶手。1903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他在家乡参加农会,1927年,担任江头乡农会委员,打土豪斗地主,成为农民运动的骨干;大革命失败后,1928年他参加农民赤卫队(后改为赤色游击队),在火烧冲一带活动比较多。

后参加中共工农红军,抗日战争时期,担任新四军政委项英的副官;皖南事变发生后,1941年1月16日傍晚,皖南事变突围途中项英与刘在泾县的大康王(村)附近偶遇。项的警卫员李德和、郑德胜在回忆录中说,当时项并不认识刘,听说他是副官处的,才说:“好吧!那就跟我们一块走吧!


1941年3月12日,项英一行近两个月的转移和隐蔽,到赤坑山上的蜜蜂洞。由于洞小只能住下四人,项英及刘厚总、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及他的警卫员黄诚住在洞里,项英的警卫员李德和、郑德胜、夏冬青等则住在半山腰的草棚里。

3月13日凌晨,刘厚总枪杀项英和周子昆,又对黄诚打了三枪(未牺牲,成为蜜蜂洞内唯一幸存者),取走他们的武器和随身携带的黄金、银元、金表、钢笔,下山去投降了国民党。

刘厚总下山后,先到太平县的隔河里找到保长。这个保长搜走他带去的武器和财物,但不相信他杀了项英、周子昆。刘转身又跑到泾县的茂林镇,找到国民党军政部第十一卫生大队的担架连,但连长王惠九也不相信他。


刘厚总又跑到旌德县的玉屏乡,改名李正华,冒充第三战区的特务密查员,要求乡公所送他到第三战区司令部。玉屏乡公所将他押解到旌德县政府;县长李协昆在一再审问后,于4月28日派特种工作行动队队长陈思新等人由刘带路,到蜜蜂洞去查看。

因为项英、周子昆的遗体和负伤的黄诚早已被转移,只看到洞里留有洋烛、棋子、梳子。此时,中共泾旌太中心县委书记洪林听村民说刘来了,想在蜜蜂洞附近击毙这个叛徒。

刘厚总发现有人伏击,仓皇逃跑,又到太平县城,投奔国民党县党部。太平县党部将他押送到在休宁县屯溪镇(今黄山市)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皖南办事处,接着又移送皖南行政公署,继续审问。1943年冬,皖南行政公署将刘厚总押送重庆,他被关入军统局的渣滓洞看守所,一关又是5年。直到1948年,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他才得以被释放。后还给蒋介石呈上报告,厚颜无耻地拿枪杀项英的罪行去邀“功”。拿了些盘缠后也挥霍一空,最后去新余县投靠了同乡陈次新,新余解放后,陈次兴把刘厚总当作自己的堂弟填上户口册,正式成了陈家的一员,刘厚总对此欢喜不已,决定在盐铺好好干下去,安安静静地度其余生。


项英、周子昆

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952年7月,在全国公安系统的统一布置下,新余县公安局开展户口核对,对每户的主要人员历史加以核查。本来,公安人员已在“兴记盐店”核查完毕,但还是被当时的新余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宜蕃发现了忙碌中的刘厚总,他觉得这人好像在那儿见过?而这个黄宜蕃不是别人,正是14年前周子昆的警卫员!黄宜蕃回到局里,越想越觉得此人就是刘厚总,他立时找到局长,讲了情况,局长同意:马上逮捕、审讯,不要让他溜了。1952年8月初,刘厚总在江西南昌被处决。


蜜蜂洞

但另一说法澄清说,在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刘厚总在新余落网》是篇假报道。据了解,当年在皖南事变中杀死项英、周子昆的叛徒刘厚总,下落有好几种说法,已成为一个历史疑案,直到如今也没有一个确切消息。但无论如何,昔人已逝。往事都融进了滚滚的历史洪流,我们今天做的只能以史为鉴了。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青年诗话凤凰号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