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测试!你是自闭症或者有自闭症倾向吗?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08-04 22:15:26

我们智力正常甚至超常

可能是自闭症吗?

文|大米

关注AS(阿斯伯格综合征已经被DSM_5归入轻度自闭症患者)已经有七八年了。我认识的智商最高的一个孩子骐儿,下国际象棋下赢过谢军,十三岁就已经成为他们所在的一个地级城市里段数最高的棋手。

几次在北医六院做的智商测试结果都差不多,他的语言商高达159分,操作商较差(99分),但综合起来总智商仍然接近140分,常人智商平均为100分。引来医院全科专家围观。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往往都是语言能力突出,动作笨拙,语言商要显著高于操作商。但是仍然不擅长社交。(捂着锅盖说我的智商也是明显语言商高于操作商许多)。

骐儿这样的智商,依然很难在中学跟其他人一起读书,天天挑老师的错误,跟我见面第一次就大谈沙漏,其实还是个可爱的孩子。但,不了解他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个怪孩子或者只是天才与众不同而已。而且在很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身上,我都看到了明显的阿斯伯格的影子。毕竟自闭症有高度的遗传背景。

邹教授的AS病人中,有的已经考入清华大学,有的留学国外。

邹教授还特意发来来源于知乎的一段智商和情商的关系参照,按智商和情商来分析,可以将人的类别分为如下:

智商正常、情商正常——普通人

智商低、情商正常——阿甘

智商正常、情商低——吴镇宇扮演的许多角色

智商正常、情商高——卡耐基等等

智商特别高——天才完全可以忽略情商

情商特别高——这些人智商也不低

智商不平衡、情商特别低——多数自闭症

(插播:看到此处,我赶紧心惊胆战的赶紧问教授:“我是哪一种?”

教授回:“天才,完全可以忽略情商”。我想,以后我可以把邹神对我的这段评价贴在额头上,为自己生活中的种种弱智行为理直气壮找到解释了。当然,我有自知自明,并没有聪明到天才的程度,只是邹教授谬爱或者开个玩笑而已。)

智商不平衡是很不好的事情,正常人做事情无论喜欢不喜欢,都是有个反馈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或者忍耐着不喜欢也可以去做。

但是智商不平衡的人,对于不擅长的事情他会完全无视,对于擅长的事情会沉迷其中,对外界的反应特别弱。

人类要成长,和别人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一个完全忽视外界的人,无论智力表现怎么样,都是有自闭倾向的,如果智力发展不平衡,哪怕在某些方面表现特别优秀,也很难有成绩,因为这种优秀缺少“创造性”,只是机械的记忆或者分析。

美国的Dr. Darold A. Treffert 是“学者综合征”一词的提出者,对学者综合征作了五十多年的研究。根据其著作 Islands of Genius 中的定义,学者综合征患者通常患有某种发育性身心障碍(包括但不限于自闭症),或其他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和疾病,但与此同时,他们身上又傲然存在着某种壮观的“孤岛天赋”,与其的一切低能形成强烈对比。因此,不是所有的学者综合征都是自闭症,也并非所有的自闭症都是学者综合征。具体来讲,约50%的学者综合征会伴有自闭症,而自闭症患者中有十分之一是学者综合征。

学者综合症和自闭症是两码事,虽然二者存在一定的联系。

统计上而言,学者综合症患者,有约50%的人患有自闭症,另外50%患有其他发育性障碍。

而患有自闭症的人群中,约10%的人同时患有学者综合症。

以上部分文字来源:知乎

阿斯伯格综合征

阿斯伯格综合征(AS)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或广泛性发育障碍(PDD),具有与孤独症同样的社会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在分类上与孤独症同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碍,但又不同于孤独症,与孤独症的区别在于此病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目前该病病因不明。但研究显示,遗传基因、生物化学、过滤性病毒、妊娠期和分娩时出现的一些问题及环境问题都可能是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原因。

临床表现

1

人际交往困难患者愿意与人交往,喜欢与同伴玩耍,但是缺乏交往技巧,不理解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等非语言表达的信息,采用的交往方式刻板、生硬、程式化,因此难以形成和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不能发展友谊,不能灵活应对各种不同的情景,常被同伴孤立。与孤独症患儿的表现区别在于孤独症患者是退缩的,他们似乎对周围的人不感兴趣,不主动与同伴建立联系,但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经常渴望甚至尽力想与其他人建立联系,却缺乏技能做到这一点。2

语言交流困难尽管患者的语言发育正常、表达流畅,但是使用语言来进行沟通的能力差,在交谈过程中察言观色的能力差,不关注对方的反应,不管对方对所谈内容是否感兴趣,也不顾忌别人的感受。交谈中使用较多的书面语言,咬文嚼字,给人以古板、生硬、夸张的感觉。对于对方的谈话,患者只能理解简短、清晰明了的语句,难以领会幽默、隐喻、双关意义的语句。3

行为模式刻板仪式化,兴趣爱好局限特殊行为模式刻板仪式化表现为固执地保持日常活动的程序,如上学必须走相同的路线,若当天的课程有变动、交通堵塞耽误了时间等均会使患者感到烦躁。也有的患者每天吃同样的饭菜,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解大小便,定时上床睡觉,只用同样的被子和枕头,入睡时必须将一个手帕盖住眼睛等。一旦这些行为活动程序被改变,患者会表现出焦虑不安、烦躁。患者常常有某些特殊的爱好和收藏,如记忆火车时刻表、彩票获奖者、名山或大厦的高度、收藏电话卡,显得比较怪癖。应当鼓励和利用患者的这些兴趣爱好,让他们成年后从事相关的职业或研究。4

笨拙的运动除了以上所提到的诊断依据外,还有一个症状作为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的相关表现而非诊断依据,即运动发育延迟和运动笨拙。阿斯柏格综合征患者可能会有运动技能发展落后的个人史,如比同龄人更晚学会骑自行车、接球、开罐头等。通常他们是不灵活,步态僵化、姿势古怪、操作技能差,在视觉-运动协调能力方面有显著缺陷。

女性自闭症为什么比男性自闭症患者少?

隐身人:阿斯伯格女性

译者:Blackeye

 原文作者:Tania Marshall 

在澳大利亚,大约每100名儿童中就有一个患有自闭症。自闭症是近几十年才被定义的一种伴随终身的发育障碍,它存在于任何年龄、肤色、种族或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当中。目前,自闭症被称为谱系障碍,也就是说,虽然所有的自闭症人都有某些共同的困难,但每个个体受其影响的模式却各不相同。

阿斯伯格综合症(AS)或高功能自闭症(HFA)是自闭症的一种形式,其特征是社会性沟通和人际互动有障碍,并伴有狭窄的兴趣、重复的行为以及感官方面的问题。(DSM-5,2013)。

奥地利儿科医生汉斯·阿斯伯格在1944年首次描述了阿斯伯格综合症。最初,他以为女孩子不受影响。但后来的临床观察迫使他修正了他的说法。从统计数字看,肯纳医生(Kanner, 1943)研究的一组数量不多的自闭症儿童中,男孩是女孩的四倍。埃勒斯和吉尔伯格(Ehlers and Gillburg, 1993)对瑞典主流学校儿童的研究也发现,男孩和女孩的比例大致是四比一。

从这些研究看,阿斯伯格综合症确实在男孩中出现的几率更高。然而,近来年人们意识到,男女遗传上的差异和自闭症的诊断标准偏男性化的事实,也许是女性难以获得诊断的原因。阿特伍德(Attwood, 2000年),埃勒斯和吉尔伯格(Ehlers and Gillberg,1993)以及温(Wing,1981)都认为,许多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女孩和成年女性从未被推荐去做自闭症的评估和诊断,有些被误诊为其他障碍。因此,目前自闭症的统计数据和各种研究都没有将这个群体计算在内。很多女性达不到诊断标准,是因为这个标准是根据男性的行为特征制定的。我们亟需一个反映女性行为特征的诊断标准。

人们现在已经开始质疑自闭症诊断中的男女比例问题,不同科研项目和临床实践所提及的比例从2比1到16比1不等。在我所处的澳大利亚,女孩子和成年女性获得诊断和支持服务的人数正在迅速上升。

以下是目前已知的女性阿斯伯格人士不同于男性的一些特征(Gould and Ashton Smith, 2011; Attwood, 2007; and Yaull-Smith, Dale 2008):阿斯伯格女孩子会观察和模仿其他孩子的行为,会将模仿来的行为用于社交场合,所以,她们的阿斯伯格症状被掩盖了(Attwood, 2007)。她们学会了在社交场合演戏,而这种伪装所造成的诊断滞后最长可达30年。

戴尔·若尔-史密斯(Dale Yaull-Smith,2008)研究了阿斯伯格女性的“社交疲劳”体验,这种疲劳是她们为表现得合群而消耗过度造成的。

总体上讲,阿斯伯格女性的社交技能的各个方面比较均衡,分寸感比较好。在社会生活中,她们常选择做那些需要智商(而不是情商)的工作。

阿斯伯格女孩本身有社会性互动的需要,也明白他人的期望。她们喜欢玩社会性游戏,但很少主动发起游戏,而是由其他孩子带动着玩。

她们往往只有一两个好朋友,有些女孩觉得和男孩相处更容易。

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女孩子就该伶牙俐齿,擅长闲聊和寒暄。可是,阿斯伯格女孩子却觉得闲聊非常累人,她们更喜欢有实用功能的对话。这些女孩子在学校里常常成为被嘲弄、欺凌、挖苦的对象,而她们自己还不明白为什么。

阿斯伯格女性在一对一的人际关系中通常能够应对自如,而和一大群人在一起时就会感到焦虑,不自在。

阿斯伯格女孩不知道如何向别人解释为什么自己不喜欢交流或不喜欢人群。因此,她们会借口头疼或胃疼不去上学,或者干脆拒绝去学校。

阿斯伯格女孩的面部表情往往与她们内在的情绪不一致。她们可能嘴上说没关系,但心里不高兴,或者很紧张,或者二者皆有。

阿斯伯格女孩常以被动攻击的方式应付外界压力(即回避社交活动,回绝他人的邀请或拒绝完成任务)。她们很容易自责,生闷气。多动症在阿斯伯格女孩中比较少见。

阿斯伯格女孩缺乏社会等级的概念,不明白对不同身份的人需要以不同的方式说话。她们常常因此被大人批评教育。

阿斯伯格女孩有较好的想象力,比较喜欢玩假扮游戏(Knickmeyer等,2008),她们喜欢故事、仙女、巫婆和各种奇幻世界,包括幻想中的朋友。

虽然阿斯伯格女孩的兴趣爱好与其他女孩类似,但在“痴迷度”和“侧重点”上却有不同。比如,很多阿斯伯格女孩对于动物、明星或肥皂剧有着超乎寻常的迷恋。

自闭症谱系里的女性更有可能因为焦虑、抑郁、进食障碍或行为/社交问题而看医生。结果,当前的问题得以“诊断”,而那些使她们感觉自己是个“异类”的深层原因却无人过问。

女性自闭症人士很可能一直被误诊,常见的诊断有:边缘人格障碍,精神分裂症,焦虑症,抑郁症,选择性缄默症,强迫症,但这些标签似乎和她们的情况并不完全匹配。高达42%的女性曾被误诊(Gould, 2011)。

很多自闭症谱系的女性都没有得到诊断,因而也无法获得她们一生都需要的帮助和服务。获得诊断是为谱系内女性提供相应支持的一个起点。尽早诊断可以减少自闭症成年女性和女童生活中的困扰。那么,我的孩子或者我自己该向谁求助呢?你可以去见你的家庭医生、心理治疗师或儿科医生,了解他们见过多少自闭症女孩。他们至少要见过50名阿斯伯格女孩才比较可靠,因为这种孩子很会模仿社会性交谈,和人在一起时可以伪装得很好。

三个常见的关于女性自闭症人的迷思与建议

1. 自闭症女性不会社交。实际上,很多女性能够很好地应付社交,只是时间不可过长。长时间的社交会让她们感到精疲力竭,头昏脑胀。所有在自闭症谱系里的人都需要独处,以补充能量。

建议:告诉你的家人或朋友,你需要单独呆一会,给自己充充电。让他们知道,你必须如此才能恢复精力。

2. 自闭症女性缺乏同理心。实际上,同理心有不同的类型。自闭症女性有很强的情感同理心,这是因为她们对他人的情绪极为敏感,能够切身感受着别人的感受,这叫“移入性情感”(referred emotion)。这种体验会对她们造成很大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就很难“读”出他人微妙的社交信号(比如,语调和细微的面部表情)或对其作出反应。

建议:接纳和相信你的直觉,并运用一些干预方法,学会驾驭自己的同理心。

3. 自闭症女性不会撒谎。自闭症女性会撒谎,只是做得很蹩脚。她们编的谎话常常既不利于自己也不利于别人,有时是因为慌了神,就撒个谎应急,尽管明摆着是在说假话。另一方面,自闭症女性常在社交场合不合时宜地说大实话,或选择错误的时间和地点表露她们的真实情绪。

建议:用社交故事来理解“善意的谎言”,学习如何恰当地表达“真实感受”。

好吧,万众瞩目的测试环节来了!

量表的记分对照规则

以下为近年来得到的统计结果:

0-11分,完成没有自闭症特征

11-21分,平均分数段,男性平均分为17分,女性平均分为15分

22-25分,有一定的自闭症倾向

26-31分,分界阶段,可能有阿斯伯格综合征或轻度自闭症

32-50分,基本确定有自闭症

PS:本测试最高分为50分,最低分为0分。请注意,这个量表是一个有效的工具,但不代表诊断结果。如果你得分在31以上,我们建议你去医院做专业的测试。如果您认为身边的朋友有自闭症的特质,不妨发送给她、他噢~

两位女性AS的分数

嫩成:36分      王芳:38分

测试之前,很多家长群的家长也已经先“自我诊断”了,比如吐槽自家娃跟爸爸/妈妈一模一样,他们的结果是——

现场30名家长

全场最高分:26。(哈哈哈,比大米还高一分)

最低分:10。

其余人多分布在10—20之间。

所以,各位大小米的读者们,特别想邀请你也来测一下!

我们非常非常想知道,一个国内最大影响力的谱系大号(咳咳)的受众群里,有多少成年谱系?(贴坏笑的表情)

欢迎加入我们组团去中山三院的队伍——

来,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测试吧!

并欢迎留言留下你的高分!

最高分有面见邹小兵教授获得确诊的机会!

-来,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测试吧!-

点击阅读:

被医生诊断高度疑似阿斯伯格综合征, 而更崩溃的是发现自己的老公竟然也是!

成年后才发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AS)患者,26岁女孩以“AS女孩”为主角的小说即将被改编成网剧!

昨天下午,邹小兵教授和三个成年阿斯妹相遇了!

邹小兵荐电影①|《亚当》:阿斯伯格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点击阅读原文测试你是自闭症吗?)欢迎留言分享!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