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严歌苓短篇小说: 海那边(下)

严歌苓<更多内容2017-08-04 13:48:45

海那边(下半部分)

本来李迈克没打这主意,直到那天,餐馆里来了两个洋婆儿。又是王先生去打马球的时间。两女人硬是敲开了餐馆的后门,脸上带着坚贞和无赖的笑。俩人都是办公室小姐的穿扮;肩膀方方的,裙子窄窄的。一个有四十多岁,另一个起码七十了。她们手上都捧一摞教会印的讲义,两只被冻得鲜红欲滴的鼻子在她们发蓝的脸上极触目。她们说明来意,每吐出一个神圣的词汇,嘴里便喷出一圈洁白的雾气。

李迈克很头痛这种传教的女人。因为她们是女人,也因为她们推销的是伟大的精神补剂而不是洗碗液,你不能太粗暴地轰她们出去,往往得听她们把开场白讲完。

一完,李迈克马上笑眯眯说:“好极了,不过我是佛教徒。”

正待关门,年轻的那位已将一条瘦骨嶙峋的腿伸在门与框之间。她红红的鼻尖对李迈克身后的泡一挑:“你呢?”  泡没命点头。

“他不懂……”李迈克想说泡不懂她们这些高尚的事,泡也不需要信仰,泡会在讲义上印的女人身上画些他想当然的器官。然而来不及了,泡已把阔大的脸盘向日葵般巴巴地迎向两个女人。

女人们坐定,希望有人邀请她们喝杯热茶。

李迈克忙说:“泡,去沏茶!”他想趁泡离身的那一会介绍给两女人,泡是怎么回事,省她们些美好语汇。

不料泡坐着不动,对他喊:“迈克,去沏茶!”

女人们在几句话之后便发现泡的问题了。她们开始尴尬,不断吸溜着她们长形的大鼻孔,似乎闻也闻得出泡的痴傻。

泡却静得跟一堆货似的听着她们,而他视线的投掷部位让她俩烦恼。她们把直往上跑的紧身裙子不断往下拽,却仍打发不掉泡的一双大黑眼。对那裙子下的晦暗,泡毫不掩饰他深沉的无知与困惑。  女人们离去后到处找不见泡。一些刚运到的蔬菜大米需要泡去搬弄。厨房一片喊“泡”的声音,全是骂一样的喊。

李迈克在冷库里发现了泡。泡裸着的下身看上去跟这里冻着的一切东西一样不新鲜。泡的蚱须般的几根长盾上挂着霜,半启的嘴弥留着悲惨的霎时欢乐。

李迈克狠狠将一堆脏衣物砸向泡。他不懂像泡这样一条命干嘛还活着。  当晚下班后他请泡到自己公寓。他看着这个痴胖的五十岁男人,发现自己心里有种阴森森的冲动,他几乎忘了他请泡来做什么,似乎“喝一杯”仅是借口。像是他将这傻子诱到这个绝门绝户的地下室来是个阴谋,是想替一切人行行好让这傻子就此没了。也替这傻子行行好。

李迈克安排泡坐在那张地铺上。它是他惟一的家具。当他端两盏带DDT味的劣酒到地铺,泡忽然抬头,问:“你老婆呢?”

李迈克一个哆嗦。“在大陆。大陆就在海那边。”

    “海那边。”泡说。脸奇怪地出现些向往。

李迈克把酒搁在泡面前的地上,从裤袋掏出钱包,又从钱包抽出一些相片。抽掉相片的钱包只剩了扁薄的一片。他指给泡相片上的三个人:他自己、老婆、女儿。下面的相片就是老婆和女儿两个人的了。女儿一点点变大,一点点变得与李迈克酷似。他告诉泡,老婆和女儿已经整整等了他七年。  泡吃力地在想一个问题。他渐渐想明白了:李迈克的老婆不过也就是一张相片。  那晚上泡从李迈克家离开时,怀里揣了张女郎相片。  王先生的办公室夹在雇员的男女洗手间中间,很小,没窗,所有光源都来自头顶上一支日光灯管。所有进入这里的人立刻成了淡紫色。王先生不知觉自己的脸色,只认为李迈克那淡紫的脸十分令他生厌。还有他那灵巧,那善解人意的微笑,都在这片淡紫中显得伪气。  王先生将白手套挨着手指往下摘,一会又将它们顺指缝理回去。  “王先生……?”  王先生看他一眼,基本是以白眼球的动作理会他的存在。王先生没有请李迈克坐。

“你给泡介绍了个女朋友?”王先生问。

“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泡是打定了主意等你带他回大陆,娶她来做老婆。”王先生说。

隔一会李迈克才笑笑:“哪辈子回得去?”

王先生会意地递了一个冷笑,李迈克不往下说了。那多一位数的社会保险号码就锁在那黑色档案柜里。在此地做长些的人都知道泡存了不少钱。王先生在钱上一点不亏着泡,该给红包也给,该涨薪也涨。而泡没有花钱去处,每件衣服都穿成泡的一层皮。泡的最大开销是上当。王先生认为李迈克自然不会为泡白扯这番皮条。

“你们讲好钱数了?”王先生说。

李迈克猛将下巴往前一伸,表示不懂。他心里却是懂的。

王先生又说:“泡傻,我不傻。泡给谁欺诈了,还有我呢。泡就是条狗,他也跟了我三十年了。”

李迈克抢一句:“都是为了泡好啊!”

“你把这个小姑娘给泡,让泡毁了她,不然就是她毁了泡……”王先生脸又紫一成:“我晓得大陆有些女孩想出国,瘸的瞎的都嫁,嫁来了再另打主意。要不就是你在两头瞒,两头得好处!”

李迈克欲启口,王先生手一挥。

“去,跟泡讲清楚,没那女人。是你逗逗他玩的!去告诉他:根本没那女人……”

李迈克突然说:“是没那女人的。”

王先生以为听错了,白手套一举,像是马球场上要求“重来”。

李迈克平和而清楚地说:“没那女人的——相片是我捡来的。不过我不是逗泡玩。”接下去他告诉王先生他在一家中文书店门外捡了这么张相片,不知是哪个不走红的电影明星,大概谁买了,看厌了,便丢弃了。他就这样捡来了它,跟老婆的相片一块塞在钱包里。他没对王先生讲出口的是:他偶然也拿出它来看,对着它发生一些联想,这些联想在老婆身上是绝对发生不来的。

王先生不知是释然还是更心闹了。他“唰唰”抽下两只白手套,说:“那你骗他:你要带他回大陆!骗他那女孩子同意跟他结婚!还骗他:她写来信了,说会等他!安的什么心呐?泡是个脑筋废掉的人,听了这种谎他会信,会一直想,一直等——到他死!你怎么办?你真带他回大陆?!”

李迈克心想,我回不去大陆的,或许永远回不去。因此泡可以永生永世地等,永生永世地有份巴望。但他什么也没对王先生说,让王先生顺畅地把脾气发完。他知道王先生真心为泡好,真心地护着泡直到泡好好地老、死。

  王先生说:“你是回不去大陆的,对吧?”

    李迈克不作声。

   “除了给人送回去。”王先生又说,揭露性地笑笑。

   “好了,”王先生放大音量、气量:“你出于什么动机,我不计较,就请你马上把相片要回来,撕掉,告诉泡:只是跟他开了个玩笑。”

      “我不能。”李迈克默然一刻后说。

“为什么?”王先生威吓地压低声。

“去就你去要吧。我不去。对不起,王先生。”

 “你一定得把相片给我要回来,撕掉;把话前前后后跟泡讲明白——你编的瞎话,你不去讲明白谁去?怎么忍得下心哄骗这么个人呢?!”王先生说。

李迈克看看王先生的脸紫得厉害。他原以为王先生顶懂得泡。

泡见李迈克从王先生办公室出来,整个人都耷拉着。泡喊他:“迈克!”李迈克像没听见,径直往前厅走。泡为李迈克留了一碗虾,不然晚班前的“垫一垫”就没他份了。

“你吃吧,泡。”

泡郑重地说:“是虾!”

“你吃吧。”

李迈克走开去分布餐巾。泡端着那碗上了红颜料的虾瞅着他。泡觉得这个矮小的身影失去了素有的灵巧,餐巾好几块被摆反了。泡有些怕,却不晓得怕的什么。摸摸胸前衣袋,还在,不放心,抠出来看看,的确还是她:仍是那么个样子朝他瞪着眼,眸子那么乌亮,像刚从嘴里吐出的龙眼核儿。相片很软很软,早失却它原先冷硬光亮的质地,被泡强大的体魄孵成了一块肌肤。泡现在再不看别的娘们,李迈克讲给他道理:“看,他们也不是你的;你有你的了。”

泡走到李迈克跟前,说:“她写信来了。”

李迈克抬头看着泡不再空洞却依旧单纯的眼睛,说:“嗯。”

泡又说:“她等着我。”

李迈克笑一下。他明白泡不再发问,正如他自己早已停止发问——她可还在等?等我到几时?依稀而遥远的妻子早已变得犹如希望本身那样依稀而遥远,而相片是他捉住这希望的惟一凭据。

泡将相片托在他芭蕉叶般圆阔的掌中,说:“她等着你带我回大陆。”泡深沉起来:“大陆很苦哦!她跟了我来,就不苦了。”

李迈克摆完最后一桌的餐巾,伸了伸脊椎,说:“泡你说得对。” 泡问:“什么时候呢?”他兴奋得轻微发急了。

李迈克说:“唉,泡,想想看,我老婆也在大陆啊。我回去,你就回去,嗯?”

他拍一下那半堵墙似的肩,笑着。泡不懂那笑里的烦重心事。这么恳切的言语,这么肯定的一拍,泡的心神马上休息下来。再看看相片,嘴又龇成了个牙膏广告。

里面有人叫泡去搬重大物件,泡应着去了。想想,还是回来端起那碗虾。他得把它藏起,藏给李迈克晚班后吃。毕竟虾在雇员们的晚餐里是稀见的,算一回口福。

当晚餐馆来了两个不打算吃饭的男人。他们从厨房那扇门进来,正撞上扛几十只盘子的泡。他们问泡老板在哪里,泡指给他们男女洗手间中间的办公室。俩人去了。泡数得出王先生所有的朋友,却不认得这俩。想着,泡便斜起身子,观探那办公室的形势。

十分钟后,门开了,王先生唤泡过去。

“去,泡!带这两位先生找李迈克去。”王先生说,朝前厅一摆下巴。

两个先生依次和王先生握手,不笑地说:“谢谢。”

泡直看着王先生,不动。他觉得王先生今天怎么了,眼睛一点不朝他看。

“泡,去呀!”王先生推他一把。

泡看着那两个一般高的男人,还是不动。他越来越觉得王先生今天怎么了,会这么重地推他。

   泡还是领两个男人去了。一路,人都为他们闪开道,都在想,这俩人怎么看怎么像秘密警察。只有泡不懂什么东西是秘密警察。正在前厅与客人讲解菜单的李迈克猛然定在那儿,嘴里还咬着某个字眼。没等泡讲话,两个男人已超过泡,一边一个堵在了李迈克的左右。

泡就这样气也不喘地看着两男人一左一右把李迈克带了朝大门去了。

这时泡想起该去叫王先生,忽又想起正是王先生差他带这俩人来的。

追到门外时,李迈克正被两男人推进一辆汽车。李迈克两手间有个铮亮的东西,泡懂它叫手铐。

“迈克!”泡说。

车开动了,从车脊背那块蒙冰的窗子,能看见李迈克吃力扭向泡的脸,嘴动着,或许在告诉泡:海那边的大陆在哪个方位。

泡站在寒冷中,眼泪刚流出便是冷的,挂在他腮上不一会便冰得作痛。  餐馆伙计们说:原来那俩真是移民局派的秘密警察。两天过去,泡听所有人说:从此这里便没有这个人了——这个李迈克就此没了。泡不懂什么叫“递解出境”,但他明白,没了李迈克,什么都没了。没有那个“等”了,没有那个等着他泡的女人;等在海那边很苦的、叫大陆的地方。这天关门之后,人边议论着李迈克此人此事,边陆续离开了杰瑞菜馆。

泡走进冷库,看见那碗他两天前为李迈克藏的虾。它冻得石头一样。

“泡,在这里做什么?”身后是王先生伸进来关切的脸。

泡像是不懂碗中血红的汁竟会变得如此死硬。

王先生拍拍他的肩,长嘘口气:“好了,以后再没人耍你……”

泡转过身,拉开那端碗的手臂。红艳艳的一碗东西开在王先生额上。  王先生捂住脸,从血注中投出伤透了心的目光。

泡跨过王先生倒下的躯体,步出冷库,顺手将半尺厚的门扣上锁。

第二天早上,一个新来找工的学生走进杰瑞菜馆,见人们正在合力搬弄一具雕像般挺拔的人体,头脸红艳艳的。学生听人们叫这具塑像“王先生”。

-end-

 打赏 0  举报阅读 0  关注作者及标签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严歌苓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