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张琏瑰|文在寅政府“阳光政策”的历史命运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8-04 10:53:10

原标题:张琏瑰|文在寅政府“阳光政策”的历史命运

文在寅总统临危受命,志向和勇气感人,但时运不济,能否一展抱负实难预料。

7月6日,出访德国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柏林发表演讲,系统地阐述了韩国新政府的对朝政策,对5月10日文政府上台以来陆续提出的改善韩朝关系的主张和采取的行动进行归纳,并将之定名为“半岛和平构想”。其主要内容大体为:

1、积极勇敢地主导半岛事务,构建持久和平机制。韩国“不希望朝鲜政权垮台,不谋求吸收统一”。韩将谋求自主国防,从美国那里收回战时指挥权,缓和半岛军事紧张局势,恢复朝韩间互信。

2、坚持南北对话和人员交流。韩国提议重启去年中断的板门店韩鲜联络事务所,重启南北军事热线和南北军事会谈,开展包括人员交流在内的多层面交流。韩提议韩朝共同举办平昌冬奥会,南北共同组队参赛。韩提议恢复离散家属见面活动。

3、重启对朝援助和南北经济合作。文政府上台以来已批准10多个民间团体访朝申请,以商讨对朝提供大批人道主义援助。韩方权威人士表示,将探索重开金刚山旅游和开城工业园区的可能性。这两个韩朝经济合作项目每年可为朝鲜提供近2亿美元外汇收入,但前者因2008年7月朝军射杀一名韩国游客被李明博政府中止,后者因2016年1月朝鲜核试被朴槿惠政府关闭。近日韩政府已宣布“无证据证明开城工业园区资金被朝利用于核武开发”,为重启造势。

4、提出“半岛新经济版图”构想。文在寅提出,条件成熟,将用经济带重现被军事分界线分隔的半岛,最终共建繁荣的经济共同体。文在寅主张,朝韩铁路将重新连接,韩、朝、俄等东北亚多边合作项目将大力推进。

文在寅明确表示,“韩国新政府将继承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努力”。我们知道,文在寅在卢武铉政府中曾担任要职,是“阳光政策”坚定的信奉者和推动者。其“半岛和平构想”继承了金大中、卢武铉对北政策的全部精神和内容,因此有人称文政府对北政策是“阳光政策”的“3.0版”。

但是,文政府的“阳光政策”虽然与金大中、卢武铉衣钵相传,但由于事过境迁,内外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其结果可能大相径庭。

“阳光政策”首创者是金大中。1998年2月金大中就任韩国总统,3月朝鲜就宣布半岛进入紧急状态,并称金大中为“韩国历史上最坏的总统”。尽管如此,金大中还是秉持其政治理念,这年4月提出对北改善关系的“阳光政策”。其背景是:

1、经数十年发展竞争,南强北弱态势已成,且呈不可逆转之势。在南北关系上,韩国居高临下,信心十足。

2、南北综合实力的差距使韩国民众产生某种安全感,在这背景下他们愿与北方同胞共享富裕生活,支持韩国政府改善南北关系,向北方提供援助。

3、当时朝鲜核问题虽已提上国际议程,但朝鲜坚称它是和平利用核能,矢口否认在搞核武器,国际社会也就相信了。

因此,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如其名称所示(它得名于伊索寓言,欲使其脱掉外套,只能施以阳光,冷风会使其外套越裹越紧),有“和平演变”北方的意图在,但南北间通过交流合作,改善关系,终究会使半岛局势缓和稳定,于各方有利。因此,2000年6月金大中赴平壤,实现半岛分裂50年后南北间首次峰会,深得韩国民众支持和国际赞扬,为此金大中这年12月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2003年2月卢武铉上台执政。他继承了金大中的对北政策,但此时内外环境已发生诸多变化。

1、朝鲜已公开承认其核武计划,并于2006年10月进行其第一次核试。至少在心理上,南强北弱的局面开始逆转。卢武铉将其对北政策定名为“和平繁荣政策”,无论在字面上还是在实质上都反映了这种变化,卢武铉已失去金大中“阳光政策”的进取性。

2、朝鲜核武器的发展使朝鲜对南政策更趋强硬,韩国民众开始为自己的安全担忧,始对“和平繁荣”政策所主张的援北发展持怀疑态度。因此,2007年10月卢武铉在其任期结束前4个月匆匆访北,实现第二次南北峰会,并签署一个内容广泛的“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简称“10.4宣言”),遭到国内反对派的严厉批评。此后南北间就落实这一宣言进行谈判失败,直接导致这年底大选时,对“阳光政策”持否定态度的李明博高票胜选,该“10.4宣言”和“阳光政策”同时告终。

3、朝鲜不顾世界各国的强烈反对推进核武计划,遭国际社会严厉谴责,安理会针对其核试于2006年10月14日通过1718号决议对朝进行制裁。这时,国际社会对韩国在朝鲜继续推进核计划背景下对它提供大量援助是持否定态度的。

对北持强硬政策的李明博、朴槿惠右翼势力执政9年后,左翼的文在寅胜选上台。

文在寅总统是一位有着清晰的政治哲学、充满理想主义的新型政治家。执政后他决心按照自己的政治理念,执行新的对北政策。目前他虽然尚未对自己的对北政策正式命名,但其承继金大中、卢武铉的“阳光政策”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与其先辈相比,文总统的执政环境已发生重大变化,症结就在于朝鲜核问题。

1、韩国新政府明确表示,要促朝弃核,同时要缓和并改善韩朝关系。朝鲜则正式发表声明,称这种企图是“痴心妄想”,行不通。韩国面临二者择一皆不可的根本无解的困局。

2、朝鲜业已进行5次核试,声称要“打全面战争、核战争”,朝鲜核问题已是悬在韩国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韩国人虽然反对对抗,渴望稳定,但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拿出纳税人大量金钱援助朝鲜,助其脱困,不太可能获得民众支持。甚至开展互利合作也会被认为有利于朝鲜核计划。

3、针对朝鲜核试,安理会迄今已先后通过8个对朝进行制裁的决议,几乎涉及政治、经济、金融等各个方面,给韩国留下的援朝空间极小。韩方虽然宣称没有证据证明开城合作项目资金被朝用来发展核武器,但这如同主张“不能损伤民生”问题一样只是一种口舌之快,因为说者同样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资金没有被朝鲜用来发展核武器。因此这种举动遭到国际社会反对是必然的。

4、为促朝弃核,美国当下对朝实施所谓“极限制裁”,若朝不弃核便窒息之。这样,韩国任何助朝脱困的举动都与美国政策相忤,美必出手制止。

5、朝鲜自诩已是“东方核强国”,其对韩政策日趋强硬。6月23日,朝鲜“民族和解协议会”以公开质问书的形式向韩国新政府提出9项“质问”,实际上是为韩国政府指方向,定规矩,进行驯服工作。这9项要求是:(1)离开美国;(2)停止韩美军演;(3)不与朝作对;(4)支持朝鲜消除军事压力的主张;(5)不再谈“朝鲜核问题”;(6)反对“双轨并行”;(7)清算反朝右翼;(8)送还脱北者;(9)配合北方召开民族大会。韩国政府能照办吗?

文在寅总统临危受命,志向和勇气感人,但时运不济,能否一展抱负实难预料。

作者|张琏瑰   

来源|钝角网

中美印象网欢迎供稿,投稿请联系:uscnpm@126.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