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如果人生注定一期一会,莫怪罪,也不必追

傅踢踢<更多内容2017-08-03 12:01:03

原标题:如果人生注定一期一会,莫怪罪,也不必追

踢踢说:

今天想和你聊聊离别。

我们总是惯性地认为,离别是物理上的分隔。就像茶道圣手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讲“一期一会”:此生或许仅此一见,相聚时珍重,别后才有沧桑与怀念。所谓天涯共此时,遥遥相望,才更显情意相通。

但有些离别,其实是心理上的。明明有机会再见,心里的隔阂却日益深重。时间久了,各自生活,话不投机。这种漠然,或许比直白的爱和恨,更叫人无奈,也令人心酸。

遗憾的是,比起生离死别,我们的日常里更多见的是分道扬镳和形同陌路。同学,朋友,概莫能外。

当曾经的玩伴变得生疏乃至吊诡,我们会怎样面对中间的鸿沟?是安之若素还是嗤之以鼻?是趋之若鹜还是避之不及?

说实话,我不知道。但关于这个疑问,我第一时间想到龙应台在《目送》里写的:“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那些深爱过的人啊,你们如今还好吗?今天的文章,写给你,也写给你的那些花儿。

1

高中的尾声,高考前紧张的气氛里,吃过晚饭后一大群人会早早来到教室,拿着书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对着习习晚风大声背记文综。

几个人念着发展的普遍性原理或者意识的能动性作用,有时你一言我一语的搭几句话,几个人偶尔停下来聚众聊一聊即将到来的未知的高考,以及未来。

我们会学着课本里陈胜辍耕陇上时拍拍旁边人的肩,一脸俨然的严肃:“苟富贵,无相忘!”还会指指那个已经过了招飞考试的人说:“你啊,以后做了机长,记得免费票特价票留给我们啊,我坐你飞机不许收钱的!”会在出录取结果后,兴冲冲地做出一张全班的分布地图,美名其曰“X班蹭吃旅行地图”。

那时候我们看起来都没多大差别,穿着一样的校服,念着一样的书,一样对未来无知又充满好奇,甚至不知道离开象牙塔许多东西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分崩离析。

几年过去了,一大群的人里始终保持联系的其实没几个,同学聚会也没好好的开过几次,每次见面的也不过就是几个老面孔。有那么一两个一直保持联系的,偶尔深夜长聊,吐吐苦水说说离开学校后的不容易,说说近来发生的有趣的事。

但更多的人,害怕给别人添麻烦也害怕别人给自己添麻烦,或者找不到闲侃的话题和理由,就那么悻悻地再也没联系。

至于初中就更不用说了,刚毕业那会儿微信还没有流行起来,大家建了一个QQ群,除了偶尔群发的投票或者微商广告之类的信息,大概已经好几年没有正常地跳动过了。

那群当初和你一起背文言文的人,在和你渐行渐远的过程中也渐渐真的“世殊事异”、“趣舍万殊,静躁不同”。

2

毕业后你去了个还不错的大学,一路北上或者南下,在某个算得上一线的城市甚至北上广开始你的大学生涯,肝论文谈恋爱逛街泡图书馆日子或许忙碌或许悠闲。

你开始找工作,起初在大城市里工资不算高但也还算体面,你勤勤恳恳有时也划划水偷偷懒,慢慢变得更好。

你很好地经营自己,不算一鸣惊人,但也有不少人不知真心还是假意地说着艳羡你的生活。

而她,可能高考失手或者哪怕尽力也只去了个二三本、专科甚至毕业就步入了社会。慢慢地她开始发一些微商朋友圈,卖零食、卖所谓的低价名牌鞋、卖一些你从没听说过的化妆品。你当时心里微微有一丝奇怪的感觉但是没多想手指一滑就过去了。

她有时候会发一些非主流甚至恶俗的心灵鸡汤、无数情感金句组合起来的人生感悟,发一些不合时宜甚至在你看来有点突破下限的朋友圈,发一些滤镜明显姿态奇异的自拍,你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几年前这个人穿校服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照片有点想笑有点狐疑还有一点淡淡的自我优越感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你可能就放任她出现在你的朋友圈,或者选择屏蔽。

直到有一天,她私戳你甩给你莫名其妙的链接说点进去投第三个其他什么话也没有,她群发给你莫名其妙的清理微信僵尸好友的信息,发许多带二维码的你看一眼就在心里嘟囔“什么鬼”的二三流小广告,她甚至没有问过你就把你拉近了什么淘宝优惠券或者健身房推广的微信群云云。

她做了许多你不能理解的事。

当下你有些刚烈的性子上来了,什么也不说直接点进头像到了删除的界面。

3

记得很小的时候同住一栋楼的一个小伙伴的妈妈不准她和成绩差的小孩子一起玩,理由是“你要跟那些比你优秀的人一起玩,向他们学习才能变的更好”。

到现在满天飞的八卦新闻里总是有人用鄙夷的语气说某某明星只和红的人做朋友。

爆出来的某某富二代的朋友圈点赞的也一定是富豪榜上有名的那几个人讨论着私人飞机或者自动汽车。

硬生生把你区分开了的可能不是当初幼稚的“他成绩没你好”或者如今不如你优秀,赚的没你多。

而是,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们讨论的话题、喜欢的东西、接受的讯息、判断事物的标准都不一样。

你们确实没办法做朋友了。

可能你大学的某一个暑假回到老家他已经成为了孩子的爸抠着脚和一群中年人一起打麻将,可能他就是你在网络上嘲笑的屁民在你看来趣味没有你高,品味没有你好。不得不承认经过这么多年的分化,你们不一样了,你可能越来越优秀,而你眼里的他可能越来越平庸甚至低俗。

你那淡淡的自我良好的感觉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但只有一点,谁也不比谁低级。

其实你也没把握说自己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拥有比你更深厚文化底蕴、更犀利价值观念和时尚品味的人。

但你也没有认命吧,你也不觉得自己就比别人低级,你仍然不懈地努力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更好的自己。

没有人因为看到差异就停滞不前。

人有差异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但你千万不要把几千年前那套好不容易被人们丢掉的阶级观再往自己脑子里塞。

4

“如果所有人都只和比自己优秀的小朋友一起玩,大概所有人都找不到朋友了吧,因为比他优秀的小朋友也只跟更优秀的小朋友一起玩呀。”

当年我们没有想那么多,照样每天和一群小伙伴混在一起骑滑板车、溜冰鞋比赛、玩橡皮泥看动画片,过家家的时候懵懂地分配某某是爸爸某某是妈妈。

如今也是。

如果你觉得都没什么,曾经的好兄弟好姐妹无论分化成什么样子都还是好兄弟好姐妹,那真的是再好不过。

但如果真的已经三观不合没有办法做朋友,或者你刚烈无比有视觉洁癖见不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就屏蔽吧,或者删好友。她可能不会发现你删了她,或者发现的时候感到有一丝委屈甚至生气,但也很快把你忘掉,就像她已经慢慢消失于你的生活轨迹,其实你对她来说可能也早就只留下模糊的记忆。

也不要抱着什么或许有一天他发了大财成了你的老板或者顶头上司这样的功利的傻念头辛苦地试图做一个八面逢源跟谁都好的人。

不要批评,不要看不起,不要试图改变别人的生活。

就像马云也从来不会坐着加长豪车停在你身边对你说一声“你这个腊鸡”。

你们曾经有交集,如今向不同方向奔赴,为各自的生活奔波追逐,充满着无限多种可能。

往后全是未知你我可能千差万别,但曾经意气风发并肩作战也请你别忘记。

或许还会有一天,你会们都回到老家,你在路边烧烤摊看到正和朋友谈笑风生的他,或许你们还能坐下来一起吃几串不干不净的烧烤灌几杯啤酒,在喧闹的夜市油烟里拍拍彼此的肩,说“这么多年不见你变化真大”。

◁倾诉时刻▷

你有过这种形同陌路的感受吗?怎么应对的?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傅踢踢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