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杨佩昌:该到对中德职业教育合作认真的时候了

杨佩昌<更多内容2017-08-02 21:46:35

原标题:杨佩昌:该到对中德职业教育合作认真的时候了

杨佩昌:该到对中德职业教育合作认真的时候了

(杨佩昌在德国职业教育会议分组讨论上的发言-中文翻译稿)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上午好!

谢谢德国教育部联邦职业教育研究所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也感谢各位来参加有关中德职业教育合作的讨论。

刚才听了几位先生的发言,我深受鼓舞,看来各位对中国职业教育抱有很高的期望。你们是对的,发展与中国的职业教育合作大有前途。

中德职业教育合作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成果不少,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主要表现在,中德合作不够深入,大多是停留在校校合作的基础上,企业参与度不够;中德合作项目的学生不多、生源质量不高等。

过去为何出现上述问题呢?首先要检讨我个人的责任,因为我过去对职业教育也不太感兴趣(全场大笑)。其次是一头热的现象,即中方学校有兴趣做这样的项目,但并未得到政府和企业的强力支持,社会氛围对职业教育不利,还有诸多的误解和歧视,家长觉得把孩子送到职业学校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第三,社会和个人不是很富裕,没有更多的钱来投入到职业教育之中。

而现在,一切都在改变。中国慢慢富裕起来了,聪明的家长也不再歧视职业教育。企业的参与兴趣逐渐变高。关键还是,政府也给予职业教育很大的投入,目前中职学生均免费,政府也对高职进行了不小的补贴。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转变呢?因为李克强当选总理后对职业教育当真了,他对德国工匠精神非常推崇并多次表示,企业的转型升级需要扎实的工匠精神来支撑。李克强总理对德国职业教育相当认可,他在与德国前总统武尔夫的会谈中甚至表示,中国需要学习德国的职业教育,因为德国职业教育是工匠精神的熔炉。他打了一个比方:如果德国人愿意,他们甚至可以发明一种吃螃蟹的工具设备,不需要人工剥掉螃蟹的外壳。因为总理当真,于是中国职业教育马上变得有钱了。

而企业为何也愿意参与到职业教育中来呢?这是形势所逼。由于劳动力人口未能持续增加、西部地区在大开发之中,于是劳动力逐渐从东部发达地区往西部回流,从而造成东部发达地区的企业劳动力短缺。企业没有办法直接从劳动力市场上找到成熟的工人,逼得他们只能和职业院校合作,共同培养技工。其次,企业转型升级,没有高技能的工人,无法掌握相应的技术,也不能操作复杂的仪器设备。怎么办?唯一正途是赶紧培养。

中国的家长也逐渐变得聪明起来了,他们认识到,即便把孩子送到大学去学习,毕业后也不见得能找到工作。很多孩子毕业后,虽然找到了工作,但薪金相当可怜,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如果孩子参加到职业教育中,掌握了一门技术,一生的吃穿和养家糊口就不是问题了。因此,很多家长愿意送孩子接受职业教育并舍得投入。

德国的职业教育在中国有口皆碑,但二十多年来却叫好不叫座,这当然和前面的分析有关,但也和德国人的思维有一定关系。德国是一个对国家政府情结很深的国家,德国政府到中国来,首先想到的是找政府,德国学校寻找合作伙伴,也多数是官办学校,体制的问题使中德职业教育很难有很深入的合作。其实,中国民间教育机构才是德国职业教育未来的合作方向,民间做职业教育的,他们多数并不是为了发财,而是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和更远的理想。我呼吁德国职业教育同仁们今后多支持他们。

过去中德职业教育合作不够理想,还有双方合作模式的问题。传统上,中德职业教育仅仅是中方学校-德方学校的合作,这样的合作造成的问题是,理论学习和实训未能紧密结合。由于理论学习和实训不能完全同步,从而形成了两者之间的脱节。

要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我们现在构建了这样一个模式:中方学校-企业-德方学校的模式。如此,在企业的参与下,不仅可以解决部分投入问题,而且学生的实训与理论同步、还有针对性,学校毕业后不愁就业问题。目前我们和中国几所院校的合作就是这个模式。当然,如果有政府的资金支持就更理想了。不过,事情要一步步来,政府要看到初步成绩才会扶持。

现在,中国的职业教育环境很好,政府鼓励、社会理性看待职业教育,企业参与投入积极性很高,尤其是我们解决了中德职业教育的合作模式问题。因此,合作条件已经具备,各方面环境已经成熟,该到德国同行对中德职业教育认真的时候了。

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杨佩昌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