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委内瑞拉:当权力在狐疑中被集于一身

陶短房<更多内容2017-08-01 19:30:57

null

自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ávez)去世、现任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取而代之以来,他的支持率就一直在走低,民调机构Datanalisis日前所作民调显示,80%的委内瑞拉受访者对总统和政府的治理持反对立场。

即便政府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并非如他们更早之前所言,是“反对党煽动”所致,而更多是因为经济崩溃、福利体系瓦解,和社会秩序恶化,让越来越多委内瑞拉人由希望而失望、由失望而绝望。

对此马杜罗的对策,是不断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并试图说法国人相信,目前的一切都是因为总统权力不够所致。2015年下半年他推动通过立法,授予总统更多权力;今年则更进一步,于7月30日举行了修宪公投,试图选举产生一个由545名成员组成的制宪委员会,并由这个委员会起草公布一部旨在永久性赋予总统更多权限的委内瑞拉新宪法,以取代查韦斯时代的现行宪法——事实上即便这部1999年通过的宪法,也已被广泛诟病为“权利过于集中”了。

按照官方全国选举委员会(CNE)的说法,此次制宪委员会选举相当成功,全国1950万选民中有逾800万人参加了投票,投票率高达41.5%。

然而反对党领导人——包括前总统候选人卡普里莱斯(Henrique Capriles)、由反对党自2016年1月起占多数的议会议长博尔赫斯(Julio Borges,)等,均指责政府“作弊”、“说谎”,由于7月16日双方就修宪问题的谈判破裂,反对党呼吁民众抵制此次投票,反对党民主团结联盟副主席阿鲁普(Ramos Allup)称,真正参加投票者不到240万人,占选民比例不过12%而已。

无论如何,马杜罗对此次修宪志在必得,他一方面摆出强硬姿态,威胁解散反对党控制的议会、或取消议员豁免权,让国防部长洛佩斯(Vladimir Padrino Lopez)等人发出种种恫吓,另一方面让政府和执政党中政要、如外长罗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等作出怀柔姿态,称“修宪的目的不是消除异己而是鼓励对话”,并呼吁国际社会“应该尊重委内瑞拉民意”。

但这些呼吁未能起到说服国际社会普遍承认此次投票合法性的结果: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指责委内瑞拉“迈出走向独裁的一部”,美国更发出扩大对委内瑞拉金融制裁黑名单(目前有13委现任或前任官员榜上有名)的威胁,哥伦比亚、巴拿马、秘鲁、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等国相继宣布,鉴于委内瑞拉不允许国际观察员入境,他们将拒不承认此次立宪委员会选举的结果。

软硬兼施更未能让国内的反对、抗议浪潮平息下来:仅29、30两天的街头骚乱,就已导致至少10人死亡。卡普里莱斯和博尔赫斯等继续号召支持者抵制投票结果,并表示“政府这样做只是自掘坟墓”。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出身工会体系的马杜罗机械地效仿查韦斯民粹主义和集权手段,执着地相信只要将权力不断集中就能解决问题,痴迷于仿效查韦斯的“反集会”,试图用亲政府的群众集会压倒反对的声音。但马杜罗缺乏查韦斯的权威和人格魅力,更缺乏查韦斯的内政外交能力,以及一点点运气。在他的治理下,曾经因石油暴富并建立优厚福利体系,曾经有余力在拉美搞“金钱外交”的委内瑞拉,变成了一个经济崩盘、社会秩序崩溃、国际资信破产的烂摊子,他越是集权,就越免不了为委内瑞拉今日局面负责,越免不了政治声誉的每况愈下。

也有些分析家认为,时至今日,马杜罗或许未必不知道进一步集权、哪怕通过修宪去集权,只能是饮鸩止渴,他不过想借修宪行缓兵之计,以图争取时间,等待可能出现的转机。

很显然,反对党绝不会放过趁乱取利的机会,马杜罗也断不甘心就此认输,不论宪法委员会选举结果如何、未来修宪进展怎样,只要经济、社会痼疾得不到缓解,这个国家的政治僵局和街头混乱,都未有已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陶短房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