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越来越多的人堕入狭隘的“情绪窄门”

姬鹏<更多内容2017-07-31 22:36:49

null

一个自我意识萌芽的时代,人们开始关注自我的权益,自我的实现,自我的尊严。然而,就因为常识的补给跟不上萌芽的速度。很多时候,人们并不能正确理解“自我”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于是,大凡强调自我的情况,多数也就成为“车祸现场”。

一、谁不是服务者与被服务者?

同为社会生活中的一枚棋子,今天是被服务者,明天就是服务者,不同的职业生涯,一样的琐碎凌乱。既然自己给别人服务时,不喜欢别人的苛责谩骂,为何要在别人服务自己时那么苛责?简单的同理心,在这个看似文明蓬勃的时代,越来越显得珍贵。

服务业逐步细化,可是人们的观念还停留在封建社会。貌似给报酬,就能买到一切肆意的享受,这是多数人大脑里长期翻滚的模样。然而生活的本来面目早已不是如此,花钱购买服务,并不代表可以随意谩骂服务者,你有黄金万两,他有脸皮两张。除非,有的人就是靠贩卖脸皮生存,那是人家的自由,自甘堕落,谁又能管得着?

客观的社会维度上,主仆的时代已经结束,人与人在不涉及财物和权力的干扰时,大概人与人是无差别的。但是犄角旮旯,官宦深院,还是免不了有不平等的存在。不过,就是这点“不平等”的存在,往往让自我意识稍有萌芽的流俗众生开始膨胀,稍微有点权利就能耍出“王者农药”的阵势。

这边是快递小哥“被下跪”,快递小哥“被殴打”,快递小哥“被暴晒”,那边就是外卖小哥“被差评”,外卖小哥“被中暑”,外卖小哥“被急哭”。很多时候,底层的水生火热,往往都是底层百姓互相苛责的结果。明明知道别人苦,也要踩着苦泪往上爬,证明自己还不那么苦,于是就有万千理由熬煮人生,憧憬理想。

二、女权主义的“假高潮”并不悦耳

对于,很多人的“自我意识而言”,大多数只能算自私。只要自己能进入“舒适区”,就不怕别人进入“鬼门关”。只要是利己的,排它的,哪怕是毒鸡汤,恶鸡血,也敢满怀希望仰头自干,管用不管用是一回事儿,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是另一回事儿。可是,她们就认为这是一回事儿,不免让人感到很可怕。

总说现代的女人很独立,可是骨子里的很多基质并没有变化。口口声声的独立宣言,是为强调男人的不中用。看到很多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大谈自己一个人也能活的很好,活的很精彩,真以为女性独立的时代到了全盛期。然而,转念细看,才发现她们所谓的活好,还是在为得不到的美满婚姻歇斯底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活得好。

我一直以来都觉得,真正的女性独立,活得好是因为自己,婚姻好也是因为自己。如果把生活幸福建立在婚姻上,建立在鸡鸡肿胀的男朋友身上,大概不幸的概率会很大。当然,我也不认为,就因为自己能活好,就是不结婚的理由。如果那样,婚姻不还是一种交易的筹码吗?

这样来看,大概那些成天在朋友圈里喊独立的女性朋友,骨子里是寂寞的。一边喊不要,一边假高潮,你说这种生活有多虚伪。明明每天都是公交狗,地铁驴,好不容易吃顿大餐,都能被诗和远方发酵成一场真人秀,想想都特么丧。

三、不争气的(坏)大妈还有救吗?

在北方,大妈这个词本来是个尊称。可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大妈却成为一个衡量道德品质的词汇,着实让人感到荒唐。真实的生活里,着实有不少好大妈,可是坏大妈太多,好大妈的气场早已被消耗殆尽,于是大妈就是坏,你该怎么破?

“坏大妈”是在做坏事,可是也不敢做太坏的事儿,因为骨子里的小农思想已经把她们圈定了。龌龊归龌龊,但并不是大恶。可是,生活的尺度里,最讨厌的就是龌龊,最恶心的就是不讲理,于是“大妈”泛滥,人间变天,有“大妈”的地方从此寸草不生。

很多人说,是坏人变老了,其实很牵强。很多恶习和粗鄙,不仅在那代人身上多发,就连现代人不也是如此吗?不追问尊重,不自明常识,活在什么时候都不也是糊涂吗?别看放眼望去都是高楼,双手一抓都是屏幕,骨子里要是没有被现代文明加持,还谈什么现代人?

“大妈”出生年代比较奇特,“大妈”生活的年代依旧奇特,有时候想想“大妈们”的遭遇,真觉得有点悲凉。她们无法选择那个时代,所以无法选择灵魂。于是,只能硬深深的像个老流氓到处撒泼,到处被喊打,你说冤不冤?

大妈有救吗?大妈能好吗?其实不只是一个群体的问题,往祖坟上刨,其实就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总有一天,她们会随那个时代一起盖棺,让这个时代消停几天。说到底,人身不过是一个肉瓤子,历史的记忆才是他们的灵魂,大妈不争气,只能说那一段历史不争气。

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不争气,可是历史惊人的相似。人越来越僵化,越来越封闭,情绪越来越低,也越来越窄。每一个人都打着自我完善的幌子,疲惫的向前行走。互相践踏,互相鄙视,互相嘲弄已经成为常态,那扇情绪的窄门已经开启,就算今天能幸免逃离,也保不准明天能顺利走过。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