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大妈闯红灯:不差钱的跋扈理论怎么破?

姬鹏<更多内容2017-07-30 23:57:10

null

大妈“闯红灯”,重点不是闯不闯的问题,是闯红灯之后,警察叔叔该怎么破?彪悍的大妈算是人世间的一道霹雳,一会儿心脏病犯了;一会儿又“不差钱”,改明儿继续闯;更具杀伤力的回答:“我教育孩子和孙子也去闯红灯”。整段对话,可谓礼崩乐坏,满盘垮掉。这世间的大妈有很多,可是,如此极品的大妈也算是稀世奇葩。

很多大妈,行为和逻辑确实不怎么样。可是,她们已经熬尽半百,只要不损伤周遭,对于一些坏影响而言,我们只能默默理解与忍受。改变确实很难,长久的惯性,早已让她们对“丧性”习以为常,貌似一会儿“不丧”就对不起自己的存在。

索性,就让她们“一丧到底”,总归算是一种完满。怕就怕在,很多大妈不仅“丧”,而且是“丧心病狂”。自己本来已经犯错,非但不承认自己错误,却认为是别人的一种刁难。处罚本来是一种对错误的约束措施,可在“不差钱的跋扈理论”里,却成为大妈逃离的一种规则漏洞,着实也算一种人性的溃烂。

还好,很多事情有公理的约束,不对就是不对,总不能因为“不差钱的跋扈理论”就颠倒黑白,毁灭常识。这世间再坏,也有基本的常识作为底线存在。平日里的不堪和胡来,只要不触及底线,很多事情是可以过去的。然而,一旦触及常识底线,大概谁也逃不掉规则的囹圄。

大妈说“不差钱”,不过是嘴硬的丧性表现罢了。并非说她们糊涂到自己连自己犯错都不清楚。俗世里的大妈,多数是粗鄙的利己主义者,只要有利自己,什么事情都能“丧出来”。脸皮和尊严在她们的眼里,也只不过是换取生活物料的工具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对待的可取之处。

“跳广场舞”,“公路暴走”已经成为现象级的“丧性”。硬把简单的运动行为,搞成全民喊打的运动糟粕,你说这是有多么丧心病狂。很多事情,如若追究现象,大概就是骨子里的问题。一边希望周遭都温柔相待,一边又表现出丧心病狂的气焰,你说这种不平衡怎么填补?

这世间不怕猛士万千,就怕刁民一万。她们明知道自己不对,却又要在不对的逻辑里,寻找约束的漏洞。甚至再往上推演,就是在利用自己的弱势标签,模糊自己的无赖的特征,想来也是很鸡贼。只是,很多套路用力过猛,自然就会不攻自破。

道德的底线戳破,法律的绳索加持,这本来就是一种顺接行为。很多“大妈”以为没人能治得了自己,于是开始不停的“丧”,通过“丧”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通过“丧”来表达反抗的意愿。然而,这些表达都是一厢情愿,甚至是想当然。

我的父亲总说,面对“丧性”,其实很好治。一边挥鞭抽打,一边红枣投喂,只要痛苦和甜头并施,大概刁民的任性也就消散了。讲真,很多大妈根本不懂自由是什么,表达是什么,只是觉得和警察叔叔作对就是表达,这明明是一种侏儒的意识嘛。伟大的巨婴初长成,大妈的丧心永不改,儿子和孙子才不傻,为何要学下三滥?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