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鞋企往哪儿“逃”

陶短房<更多内容2017-07-30 18:43:09

null

日前《华尔街日报》刊出一篇题为《东莞鞋企“出逃”美国打天下》的文章,借一间原本位于东莞的鞋企“准备将生产迁往美国”的消息,阐发“全球制造业机会的天平开始向美国倾斜”的论点。

无独有偶,自7月17日起,美国特意在白宫郑重其事地举办了一个“美国制造周”(Made in America”week.),展示了来自美国全部50个州的制造品或工艺品,这其中当然也有鞋。

但美国真的是鞋企的新“乐土”么?

不久前NPR上有人对美国能否吸引印尼、越南等地鞋企向美国本土转移作出评论称,这样做除了可以更接近市场外几乎没有更多好处:尽管高呼“美国优先”,但上任以来因种种掣肘,除退出TPP和逼迫加拿大、墨西哥同意将北美自贸协定(NAFTA)推倒重谈外,许多原本被热议的措施,如大幅降低本土企业税率以刺激美国制造业、尤其对进口产品征收更高额关税等,迄今大多不得要领。相反,特朗普在整治边界和移民入境等方面却显得高效得多,尽管暂时还看不出效力,但长此以往势必会对墨西哥移民入境规模构成制约,而对薪酬、劳动环境等要求较低的墨西哥移民,正是鞋企之类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拉低成本的前提和保证。在这种情况下,鞋企迁美,恐怕“油水不大”。

尽管数据上的反弹较为明显,但美国人购买力的恢复似乎更多集中在房地产、汽车等领域,服装、鞋类等轻工产品仍然不温不火。就在今年5月,美国驰名的连锁鞋企PSS宣布破产,数以百计分布在美国、加拿大大中城市的PSS门店(据说多达400家)在两个月内相继关张,而这家门店的供货商中就包括中国两个著名“鞋都”——福建莆田、泉州的许多家鞋企,几个月来为追讨欠款,福建“鞋老板”们可谓磨破鞋、跑断腿,但效果却并不理想,而PSS并非孤立现象,此前两个月,既是鞋类卖家、又是时尚鞋生产商和“贴牌”大主顾的BCBC Maz Azria也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如果说“出逃”的目的是“趋利避害”,在美国鞋业产、销氛围同样持续恶化,自身又处于贴牌或廉价品牌营销等鞋业“食物链”低端的情况下,“逃往美国”至少对大多数国内鞋企而言,是不那么现实的。

撰写此文时恰在国内出差,参与了浙江省台州市“薪火传承”青年企业家培训工作。台州下属的黄岩同样是国内外名闻遐迩的“鞋都”之一,且相较粤、闽等地同行,其产品贴牌多、低档产品多,自主品牌知名度要小一些。一位参与培训的年轻企业家恰是当地排名前二的鞋企总经理,按照他的说法,产生“逃”的想法,其实是有原因的。

这位年轻企业家指出,随着国内劳动力价格水涨船高,制鞋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传统的低价倾销措施“已经不灵”,而国内几个“鞋都”虽然情况不同,但主要还是以价廉物美和“堆量”取胜,倘成本一直这样涨下去,“不逃也得逃”。

不过他并不认为美国是理想的“出逃目的地”:那里劳动力成本更高不说,更要命的是经济结构早已升级换代多次,“别小看鞋,上下游配套是很讲究的,美国那里原料、辅料、小件加工早就门类不齐、支离破碎,还要到处去找甚至进口”,“靠近市场”的好处会被抵消很多。

一些观察家也对鞋企“逃美”的前景不看好,这不仅因为当地鞋类消费市场暂时已显饱和,更因为这里是全球低端鞋企“混战”之处,东南亚、南亚、中美洲甚至非洲的同类产品扎堆云集,且这些地方劳动力价格更低,它们完全可以(事实上已开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当初中国鞋企“打天下”的绝招——低价倾销,挤压中国鞋企的生存空间。

那么,可以“不逃”么?

笔者接触了国内多个“鞋都”所在城市的行业管理部门和一些“订牌”客户,在他们看来,“不逃”当然是完全可以的,毕竟国内鞋业产业成熟,产业配套链完整,工人(尤其一线熟练工)素质高,如果一方面能实现“机器换人”,减少劳动力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负担压力,另一方面提高自身产品在“食物链”中地位,变“以量取胜”为“以质取胜”,逐步扭转对“贴牌”订货的依赖,走中高端化和自主品牌路线,并充分发掘国内和新兴市场潜力,柳暗花明是大有希望的。

然而毋庸讳言,并非所有鞋企都能或适合走这条路,“一将功成万骨枯”,产业升级、转型往往会令不少适应力较差、反应较慢的企业成为“死在沙滩上”的“前浪”。近来许多地方出于改善经济结构、提升发展后劲、整治环境污染等各种目的,倡导“腾笼换鸟”,一些鞋企密集的地方“大拆大建”,客观上令鞋企的“小配套”支离破碎……这些都令一些既难以短时间内升级、又不甘就此“关停并转改”的鞋企考虑“树挪死、人挪活”,试着“逃”一下换换空气。

对许多国内鞋企投资者而言,更现实的“出逃目的地”首推柬埔寨、斯里兰卡等东南亚、南亚国家,其次则是非洲国家。

上述东南亚、南亚国家劳动力充足且便宜,拥有一定的鞋业基础,且作为发展中国家渴望从中国产业升级、转移中受益,对接纳中国“鞋老板”投资、设厂,政府层面较为欢迎(不过一些工团组织往往有不同意见)。在这些国家建厂,中国“鞋老板”完全可以沿用在国内用惯的一套(甚至国内曾经可以、如今已被限制的套路),适应期会较短。

但“逃往南亚、东南亚”无助于企业升级换代,且这些国家法制往往不够健全,身在“客场”诸多不便,会给经营、管理带来不少负担。过高的劳动强度和过苛的安全生产环境,也常常成为外迁中国鞋企的“命门”。

最大的隐患是市场:美国对东南亚、南亚鞋类进口同样十分警惕,“组合拳”层出不穷,中国“鞋老板”们在本土遇到的问题,在新地方同样会遇到,当前固可借成本红利对冲,但长此以往,如今在国内上演的一幕,恐怕又会在异国他乡重演一遍。

非洲劳动力价格更低,但一些硬软件条件比东南亚更差(如很多地方用电难以保证,劳动力素质更低且不习惯集约化管理,等等),中国鞋企、“鞋老板”在当地需要一定时间和代价,才能适应“水土”。但美国和非洲间签署了《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GOA),根据这项法案,多达460种的非洲本土产品向美国出口,可豁免配额和关税,这显然为包括鞋类在内的中国企业,开了一扇充满希望的“方便之门”——就更不用说非洲本就是中国鞋重要市场之一了。

“逃往非洲”最大的风险是“距离风险”:那里太远,太陌生,如果预调研不充分,弄不好就会血本无归。

说一千道一万,面对升级、转型和种种瓶颈,处于发展十字路口的鞋企不论“留守”或“外逃”,都需要做好充分调查、准备。真正需要逃出的不是原产地,而是经营、发展的困境,走也好、留也罢,活路只会留给准备好的人。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陶短房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