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7-28 17:34:33

原标题: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未经出版的《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

这部书稿已经完成三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

“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

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所以,可以在学术图书市场上看到思想性平平、科学性欠佳、无创新、四平八稳的图书。这些书的价值不高,但在现有的要求下是可以出版的。

具体到您的书稿,从上述五个维度来审视,则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谱,如果以1-5星来评价,1-2星算不及格、3星算及格、4-5星算良好,那么您的书稿的评分应该是政治性1分、思想性5分、科学性4分、规范性2分、可读性3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打分。这是我见过的最不规则的书稿图谱:思想性和科学性很好,可读性也不错,但由于规范性和政治性得分不及格,特别是在我们社要求政治性和规范性的权重更高的情况下,想在我社出版,真的很困难。”

时代演变很快,不过两年,笔者发现,许多当时觉得超前的认识现在已经显得过时。为了避免更多地丧失时效,本人决定把该书稿的的内容逐章公布出来。今天是前言。以后大体一周一章。需要大体十次可以公布完全文。

【摘要】

耶利问题和学伟问题

我先来解释什么是耶利问题。耶利是地处东南亚最东端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当地土著的领袖,在领导他的人民在他的土地上赢得独立之前,他很不明白,也显然很不服气地向一位在当地长期工作的西方学者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欧洲人创造了那么多的货物(goods)而其它地方的人创造的那么少?” 这个问题在1972年被提出。到25年后的1997年,这位西方学者,人类学家嘉瑞德·艾蒙德写了一本长达570页的名叫《钢铁、枪炮和细菌》的书,来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结论概括成一句话就是: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再概括一点,就是:环境决定发展道路,与智商无关。

这个环境因素,他讲得十分地全面,但最核心的精神是所处环境的可供驯化的动植物资源的数量和质量。在这方面欧亚大陆尤其是亚洲西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地带,得天独厚,所以就先发展了。

我当然觉得这个结论是过于矫情了。环境自然会严重地影响到文明发展早期的道路选择。但在类似的环境中,成长出来的文明却可以大不相同。(比如同在新月沃土周围成长出来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可是与其它的东方文明大异其趣。)而且现在的动植物资源乃至先行的西方文明的所有基础性的发明创造(比如电动机、内燃机、公路铁路航空交通、比如电脑、互联网),早已是全球共享。那现代的那些同样后起的各个民族的不同的发展速度、程度的区别又从何而来呢?而且这种不同的发展程度、速度呈块状群体分布。这并不能用应当以国家为单位的治理水平的不同来解释。(就说,你无法解释那么一大群挨在一起的国家的治理水平为什么都不好或都好。)

那么我这本书试图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笔者先斗胆把这个问题也起个名字,叫做学伟问题。它的完整阐述比耶利问题长一点,有如下关于经济发展和西式民主两段:

关于经济发展:

(在可以预见的时段内,)在亚、非两大洲,不靠石油,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日本+四小龙+将来时的中国),可以臻至发达、现代化?相应地,除了东北亚、除了产油国,为什么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就没有一个发达富裕(定义:人均两万$以上)的国家?

关于西式民主:

同样地,在亚、非两大洲,为什么成功复制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政体仅有寥寥三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而且它们都在东亚(东北亚)?相应地,除了东北亚,在亚、非两大洲(第三世界、南方世界),为什么就没有出现一个发达富裕的西式民主国家?

其实,答出了第一个问题,同时也就基本上答出了第二个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发达富裕,也就不可能有发达富裕的无论哪种式样的现代民主国家。因此,两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在非西方的世界里,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已经(或有把握)追赶西方成功,建成现代化的国家?(这里,已经把那些比如阿拉伯半岛上的产油富裕君主国排除在讨论范围之外。我认为那些国家无论多么富裕,都不能算成功的现代化国家,因为它们始终是依附于其它那些真正的现代化国家的。)

笔者还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可以解释更多的问题。本人花费数年的光阴,研究了浩繁的数据,也不应当仅仅限于回答一个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问题,而且这两个问题都是正反各一对,其实是四个问题了。事实上,本书对以下一系列的问题都有解答,而且是一个统一相关的解答。

第五、东北亚以外,非产油的非西方国家中,发展到半发达状态(人均1万$上下)的极少数国家(比如南非、土耳其),为什么必与欧洲文明深切相关?

第六、为什么拉美的发展会介于发达西方和除东北亚之外的其它亚非国家之间?

第七、在东北亚之后,东南亚为什么似乎会比其它亚非国家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第八、同在东北亚,比起中国台湾、韩国,中国的人均收入(先且不与日本相比)为什么会至今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一点,为什么越南、老挝、柬埔寨比起它们的东南亚邻居,经济发展水平同样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范围,为什么东欧的发展,比起西欧也有明显差距?

第九、作为反题,为什么上述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尤其是其中地处东亚者,更尤其中国,近年来(都)表现出一种令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超级的而且持续的发展速度?

第十、在非西方世界,除了东北亚,为什么较多的西式民主(比如印度)并不能像西方世界那样与富裕并行?为什么西式民主在东北亚以外的非西方世界的含金量会小那么多?

第十一、为什么亚洲非洲的产油国的巨额财富也带不来西式民主?

后续详情,敬请关注明日推送“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二)”

作者|刘学伟   

来源|三人网

中美印象网欢迎供稿,投稿请联系:uscnpm@126.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