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美国需要一个积极的亚洲战略部署——否则会把亚洲地盘让给中国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7-28 17:34:33

原标题:美国需要一个积极的亚洲战略部署——否则会把亚洲地盘让给中国

习近平对亚洲、非洲以及欧亚地区新兴市场的投资将近美国当年的两倍。虽然“一带一路”无望取得马歇尔计划那样的成功,但无疑中国正在积极进行经济外交战略部署,许多新兴市场乐随其后。

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加勒特曾经表示:

“如果美国想要在21世纪继续像在20世纪时那样保持引领全球的战略地位,就必须正确应对亚洲局势——而最近的事态发展并不乐观。”

——原文出自作者的领英网页,发布于2017 年 5 月 30日

当我们全都在关注“弗林-科米-俄罗斯-特朗普-穆勒”之间的情节反转时,近几周的美国政治在遵循一种不同方式的“美国优先”原则。但随着美国总统近期对中东与欧洲的访问,我想问一个有关美国外交政策与国家利益的严肃问题:在特朗普海啸般言论之前,亚洲发生过什么大事吗?

如果你回答说朝鲜发射了弹道导弹,飞行400英里后坠入大海,所幸没有造成国际危害,那么你只答对了一半。美国的外交政策总是受危机驱动的。难怪朝鲜长不大的领导人金正恩为吸引世界对他个人和他的国家的关注而不断胁东北亚地区稳定,成为华盛顿关注下的唯一亚洲故事。

对于我的即兴问题,如果你的回答是中国效仿美国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利用大量资金援助作为大规模经济外交战略来拉拢众国,就是满分。如果你能解释为什么这一战略被称为“一带一路(OBOR)”,还有奖励分。

“一带一路”战略占据亚洲各大头条但却没有引起美国的足够关注,这一事实突显了我对美国亚洲政策的主要担忧。特朗普收回了竞选时对中国的一贯挑衅口吻,这是聪明之举。但并没有积极行动填补这一空缺。

我不认为美国会在亚洲完全失势——毕竟有那么多民主国家和那么多的盟友支持美国。美国作为世界最强国,是中国不能匹敌的。

但我的确认为美国在亚洲正在丢失地盘,而中国正在强势抢夺,甚至还会占领亚洲之外的地盘。这不是因为中国正大量获得盟友,而是因为它在利用经济外交战略广泛结交朋友——至少是商业伙伴。

考虑到未来几十年亚洲在全球经济与地缘政治中的巨大影响力会只增不减,此事意义重大。如果美国想要在21世纪继续像在20世纪时那样保持引领全球的战略地位,就必须正确应对亚洲局势,而最近的事态发展并不乐观。

看一下过去几年美国对亚洲的投入不断下滑而中国不断上升——这在一带一路峰会上表明的最突出。

首先,2014年中国倡议筹建亚洲基础投资银行时,美国做出了重大战略失误。美国拒绝加入该行,还告诫所有盟友不要加入。最后,只有日本听从了美国的建议。当今的亚洲基础建设银行是中国版的世界银行,拥有52个成员国和超过24个意向成员(包括参与投资的国家和想要获得发展援助的国家)。与世界银行相比,亚洲基础建设银行资本更为雄厚,人们对该行的固有偏见也更少。

其次,随着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和2017年的特朗普之间的交替,美国退出了TPP(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议)。该协议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全力推进,并在设计上让美国主导制定亚太世纪的贸易“驾驶规则”。在此期间,中国曾期盼加入该协议,但加入该协议要求中国接受美国制定的规则。

美国退出TPP这一举措让那些一直为此协议努力的国家大失所望——尽管对这些国家而言该协议并非完美,他们的加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奥巴马对该协议的狂热。更重要的是也为中国开辟了地缘经济战场。

此后就发生了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在该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待了29位国家/政府首脑(10位来自亚洲,9位来自欧洲,5位来自中国的欧亚邻邦,还有两位分别来自非洲和拉美),来自其他28个国家的政府要员(包括美国),以及40多个国家的代表。和每年9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年度会议相比这也许不算什么。但考虑到中国的野心,这个规模非同小可。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称“一带一路”是“世纪工程”的时候,他确实给人飘飘然的印象。但习近平在今年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宣称“中国是全球化的捍卫者”后,两件事变得明晰。第一,习近平要在世界舞台上做特朗普的反面。第二,邓小平曾对本国国家战略提出著名建议:“韬光养晦,绝不争强好胜”,而习近平将成为第一个背离这一建议的中国领导人。

中国新经济外交战略运作机制有如下几步:

第一步:向新兴市场大量放贷用以基础设施建设。

这一提议对新兴市场国家领导人们具有强大吸引力,因为他们明白同时建设公路、铁路、港口和机场对实现他们的经济发展愿景意义重大(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下图所示,中国的大型国有银行——在资金储备上为目前世界最大——控制了中国BRI(“丝绸之路经济带及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战略的另一种说法)目前为止的投资。自2013年习近平宣布“一带一路”战略起,这些银行共支出了超过2500亿美元的专项贷款。

展望接下来的五年,OBOR/BRI将把工作重心放在最大的新兴市场上——不仅包括亚洲的印度和印尼,还包括伊朗、尼日利亚以及俄罗斯这些截然不同的国家,对每个国家的目标投资为500亿美元甚至更多。

第二步:启用中国公司进行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建设,优化BRI资金的接收途径。

这一举措对于中国和获得合同与资金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双赢局面。一方面,中国已经证明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最少的资金建成高铁和机场。另一方面,中国国内曾经不可思议的基础设施建设速度在过去几年里明显放缓。新兴市场有大量需求,而中国有大量供应——过去两年里签订的合同价值1500亿美元。

二战后美国为重建西欧的投资若以当今美元市值估算,最高为将近1500亿。这一马歇尔计划将西欧地区转化为稳定的民主社会和开放市场,同时大多数这些国家也是北约成员。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一项巨大投资。

今天,习近平对亚洲、非洲以及欧亚地区新兴市场的投资将近美国当年的两倍。虽然中国的BRI无望取得马歇尔计划那样的成功,但无疑中国正在积极进行经济外交战略部署,许多新兴市场乐随其后。

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也需要制定自己的21世纪版马歇尔计划。但美国确实需要积极进行亚洲战略部署,不仅在同盟与安全方面,还应在政治经济方面。

这正是奥巴马 “重返亚太”的政策主张,但并未奏效。现在轮到特朗普政府专心去考虑它自己的宏大亚洲计划,而中国是不会在一旁坐等的。

作者|杰弗里·加勒特(Geoffrey Garrett)   

摘自|领英网 原文:The U.S. Needs a Proactive Asia Play — or Risks Losing Ground to China

中美印象网欢迎供稿,投稿请联系:uscnpm@126.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