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最大的危机何在?

邵旭峰<更多内容2017-07-28 09:33:45

原标题:最大的危机何在?

最大的危机何在? ——中国如何才能与印度争夺未来?  

人才就像候鸟,随着政治气候和竞争环境迁徙。说白了,就是民主与法治,公平竞争、法治公裁···

7月11日,几乎所有大媒体都转载了来自财新网刊载的一份哈弗大学的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未来十年,世界经济增长引擎将从中国转移到印度。

下面先全文转载该文,然后笔者说几句:

该报告的预测,主要是基于对全球各国经济复杂性的全面评估。报告认为,印度未来发展的潜力,主要来源于其多样化生产和出口的潜力。

原图哈佛大学国际发展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近期发表的一份发展预测报告称,从目前到2025年,印度将会成为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GDP年均增速将达到7.7%。而中国的GDP年均增速则将下滑至4.4%。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卿滢)哈佛大学国际发展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近期发表的一份发展预测报告称,从目前到2025年,印度将会成为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GDP年均增速将达到7.7%。而中国的GDP年均增速则将下滑至4.4%。

报告中称,全球经济增长的极点,在过去几年内从中国转移到印度,而这一趋势将会在未来十年持续。另外,在报告中还指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预计将继续超过发达经济体。

该报告的预测,主要是基于对全球各国经济复杂性的全面评估,主要涉及经济发展多样性、与出口挂钩的生产力,和扩张生产力的渠道多样化程度。

而印度未来发展的潜力,主要来源于其多样化生产和出口的潜力。报告称,印度目前已经开始发展包括化学、汽车以及电子产品等多项新的出口来源。除了印度之外,报告认为未来十年内,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还有乌干达,预测该国到2025年的GDP年均增速也将达到7.7%。主要因素则是人口的迅速增长带来的经济总量的扩张。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国际发展中心主任Ricardo Hausmann表示,从2015年开始,全球主要产油国的经济都因为经济发展渠道单一而遭遇困难。而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已经开始积累实力,在经济发展渠道上更具多样性。所以他们在未来十年内的发展速度超过许多其他国家。

报告还称,未来经济发展迅速的国家,包括印度、印尼、乌干达和保加利亚,这些国家在政治、体制层面,和地理及人口的多样性都很突出。哈佛国际发展中心研究学者Timothy Cheston表示,这些国家共同的特点是集中提升劳动力能力,并能在新产品生产,和扩大生产的复杂性上,处于更优势的地位。

而在中国方面,报告称中国的出口一直处于下滑状态;中国的经济发展复杂性排名,也出现了自金融危机之后的首次下滑。报告中称,中国过去十年经济的迅速发展,已经让中国国民收入和经济发展复杂性的关联进一步增强,研究者认为这是经济发展放缓的前兆。

所谓“经济发展复杂性”这一概念的提出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Cesar Hidalgo在201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具体论述了国民收入和经济发展复杂性之间的关系。具体而言,经济发展的复杂性与经济平等密切相关;一个国家的出口门类越具多样性,其内部的经济平等性越强。

以委内瑞拉为例,该国降低国民收入不平等程度的难度非常大,因为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源自石油产业,而德国和瑞士的情况则相反。

另外,这一概念的研究者还提出,经济发展复杂性与国民收入之间相关性大小,将会影响一个经济体经济发展的速度。

一个经济体的发展方向,是要达到匹配其生产知识水平的收入水平。

而生产知识水平,又与经济发展复杂性密切相关。研究者认为,如果一个经济体的整体收入水平不能符合生产知识水平,经济体就会调整经济发展速度,来进行修正。所以收入水平和经济复杂性之间的关系大小,是预测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潜力的重要指标。

在最新的全球经济发展复杂多样性排名中,前三位是日本、瑞士和德国,韩国名列第四位,美国和英国名列第九位和第十位。中国为第23位,约与马来西亚(第24名)、墨西哥(第22名)。

报告还将全球各国分为三个门类:首先是生产力能力太过薄弱,经济发展难以多样化的国家,代表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厄瓜多尔和几内亚。第二类是印度、印尼和土耳其等拥有足够能力进行多样化,经济发展会进一步增长的国家。

第三类是日本、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它们已经能够生产几乎所有产品,这一类国家的进步要求通过创新,推动全球科技前沿进步。而这一过程则会导致经济发展速度变慢。所以报告认为,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速度将持续超越发达市场国家。

笔者认为,哈佛的研究报告是有些根据的,但也不是完全不可逆转。

印度和中国这些年一直在较劲,中国与印度人口差不多,历史的渊源差不多久远,都是亚洲大国,都在进行现代化转变·····

关于印度的历史渊源,我们不在此展开叙述,我只说,印度作为和中国一样世界上最为古老的大国,其自己的精神——源远流长的印度教一直传承至今,其信徒超过十亿,而中国传统观念体系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一段时间尤其是文革中被完全扫荡,这能让社会转变轻装简从上路,但没有在很好的继往和吸纳借鉴外来优秀思想的基础上重构新思想观念体系,则就不会很好地开来,事实上这点这些年越来越明晰,头脑空空,只想办法捞钱,最终就是空虚浮躁躁动迷茫拜金。

真正拥有高贵内在的贵族比土豪更长远,一个民族更是如此。印度以一种自然的态度面对传统,刚开始确实是拖累,往后则是财富,能让一个大民族有充实高远的灵魂。

政治方面,1757年印度和英国的普拉西大战,印度战败,逐步沦为英殖民地,1849年英侵占印全境。之后印度反抗英国的战争断断续续,近100年后的1947年6月,英公布了把印度分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自治领的“蒙巴顿方案”,同年8月15日,印巴分治,印度实现独立。

1950年1月26日宣布成立印度共和国,但仍为英联邦成员国。1952年,印度进行了首次大选,投票率超过62%,成为了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国家(民主非常仓促和粗糙)。国家名义最高领导人总统,实际最高领导人总理。

正是由于外来政权模式套在古老的印度(其经济基础与思想文化完全滞后)头上,所以印度的发展一直缓慢——因为经济、政治、思想这社会的三要素极不协调。

民主的基础是市场经济,封闭和落后经济基础上没有民主可言,因为首先经济生活没有也不可能参与到社会中去,政治生活更是如此,即使参与,也由于极低的政治素养,准确地说是站在各自主观且肤浅自私的立场各行其是,只能造成一片混乱。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有一段时间就是这样。

但如果发展市场经济,就必须也必然逐渐民主化,因为大家的经济生活融入社会整体中去,就必然要求相应的政治权力,大家都要求,则被统一执行,就是民主。发展市场经济的古希腊古罗马同步生成早期民主,就是这个原因。发展市场经济的中国——虽然还不健全,民众越来越要求实打实的民主,也是这个原因。

民主一方面是市场经济的必然,反过来也是市场经济的保证,市场经济的基本基础是个人之间、经济单元之间都能公平竞争,商品能自由流通,价值被公平权衡。这些都需要民主来保证,还需要法治(独立于权力之外)。

印度在1952年极其封闭落后的经济和观念(核心就是印度教)基础上,还有族群之间的隔绝等因素,开始民主,只能是极其落后封闭的各行其是的“民主”,严重拖累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同时导致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比如腐败。

相反,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权力比较集中,传统观念在之前就几乎被完全摧毁,想对于印度,完全是轻车上路,所以经济发展速度很快。

但是这些年,印度的经济慢慢发展起来,思想观念也开始加入新鲜的世界性血液,说白了,就是经济基础和思想观念逐渐赶上民主政治的脚步。

原本失衡的支撑社会前进的三套马车逐渐趋向配套。印度必然其实已经迸发出蛮荒之力,这几年印度的GDP增速越来越快,各种社会问题越来越被解决,就是明证。

相反,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个人和经济单元公平竞争的问题不仅没有很好地解决,反而越来越不公平,即使国家权威机构都开始讨论阶层固化的问题,既得利益集团越来越占据上升通道占有各方面资源,其他大多数人越来越难以上升更难于其竞争,私营企业和国企没办法公平竞争,没权钱关系的私营企业与有关系的私营企业没办法公平竞争,有关系的私营企业甚至让国企都甘拜下风,当然,相当国企成了某些人中饱私囊的资源地。法制建设也是类似的情况。

中国另外的一大问题是,人才培养越来越流于形式,文凭远大于实质,仅有的人才也由于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与与不公正的待遇开始大规模外流发达国家。而人才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人才在被怎么对待,当官的最清楚。

人才就像候鸟,随着政治气候和竞争环境迁徙,有一种天然的趋舒适性,哪儿公平、哪儿按能力聘用按贡献获取报酬就往哪儿跑。

在没有改革开放之前,人才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只能屈就,现在世界一体化,随时迁徙。

说白了,就是民主与法治,公平竞争、法治保障···

气候和环境不行,候鸟不会来。没有民主与法治,人才也不会来,有的也会走,随着世界的继续融通,越来会越如此。

就经济而言,中国这些年最主要的动力来自于基建(核心就是房产)还有低端加工商品的出口,占据国家经济80%以上。现在低端商品制造和出口由于工资成本高、国际制约等等因素逐年下滑,房产建设也早都达到极限,但不能停滞,我称之为强阳不倒,原因是这里面集中了大多数人的大多数财富,政府GDP的1/3和税收的一般来自房产,如果暴跌,以房产为主要财富的人立马成为穷人,政府也成喝西北风的了。

经济如此,其他行业由于体制改革的滞后而发展极其乏力,没有几个私营企业能和国企公平竞争——而国企的主要特点就是耗费大产出少效率低需要政府连年补贴,没有几个人才能和权钱关系户公平竞争。人才培养也问题极大,最大能力是考试没有实际操作能力没有创造性。社会发展的动力堪忧。

印度越来越多业并举,而中国除过国家企业之外都很单薄脆弱,前面哈哈弗大学报告里面所说的出口多样性,正和此关联。经济各业并举,财富分配就比较均匀,否则就会集中在主要产业的主要掌控者手中,就如同俄罗斯,财富主要掌控在少数石油天然气还有军工寡头手中,其他行业和大多数与石油天然气、军工无关的人,则比较或非常贫困。这样的国家也很难解决贫富分化的问题,除非国家很小,大多数人都能参与这主要的经济门类中去或与之相关。

越大的国家,越需要各业并举,尤其是民营企业。而这需要民主和法治的建立,公平竞争,法治公裁。

需要强调的的是,只有少数几个行业强大别的行业脆弱的国家,经济的生命力是脆弱的,只要这主要行业所在经济大环境受挫或者遭到国外相关企业联合制裁、挤兑,则会被扼住咽喉,整个身体都严重缺氧。

我想再讲讲内在观念与思想的问题,印度一直保留的印度教在之前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堪称其发展的巨大负担之一,但在汲取新鲜血液、继往开来之后,将成为印度与民主一样宝贵的财富,能净化和充实、提升人的心灵。

而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将包括人道、敬畏底线原则在内的传统观念扫荡过于彻底,加上集权政治,使得改革开放之后的相当一部分人没有底线原则敬畏,只为权钱活着,为之无所不用其极,终而至于现在空虚浮躁、迷茫躁动、拜金的思想状态,没几个人愿意沉心静气强化自己,企业也是如此,眼睛之盯着钱,浮躁会毁掉一个人也会毁掉一个国。

在此,我想延伸一下。印度教一个最主要的传统,就是让自己肉体和灵魂受苦追求高境——苦行僧,所以,在印度,能在这两方面做到极致的人,会得到极大的尊重和追随。我要说的是,如果这种精神能全面融入在新时代发展科学和经济还有社会方面,将会产生这个世界最为恐怖的力量,果能如此,印度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自虐式进去比之于享乐式进取,力量要大得多。

综上,印度在未来十年取代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但这不是说中国将会就此沉沦。

如果中国能锐意改革体制,塑造公平竞争的社会环境,让人才辈出、让各业并举,并健全裁判——法制;能痛定思痛,在继往开来的基础上重构新时代思想观念体系,能充实和提升人的灵魂,能重塑民族精神;能切实培养可用的人才,也真心对待和留住人才。

如果能这样,那中国将有和印度争夺未来经济引擎的基本资本,我坚信,印度还是争夺不过。但如果不能,那印度必然很快追上中国,并绝尘而去,中华民族也从此沦落,崛起遥无可待。

就中国而言,最大的危机在于:体制需要改革需要解决公平竞争的问题,还有法治的问题;思想观念民族精神需要重塑,以激励奋进同时保持充实高远的心境;需要解决真正的人才培养的问题,以提供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需要解决经济少数行业独大少数企业独大其他行业其他企业脆弱的问题,需要各业并举,促进全面发展,同时也让更多人实打实参与市场经济发展,并享受到实惠。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邵旭峰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