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北上广”的焦灼终究需用理想和鸡血自摸

姬鹏<更多内容2017-07-25 23:50:26

null

北京那2000万人的生活到底是不是装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理想还在,鸡血满腔。人这辈子,活成什么样,都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只不过有的人可以主动选择,有的人没得选,所以才落得靠转朋友圈的鸡血聊以自慰。当然,这依旧是个选择的问题,干你屁事儿。

文笔好不好,逻辑强不强,只是写作者的尺度。对于焦躁的人们而言,饮茶从来都是灌驴,吃饭向来都是外卖。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你说谁还关心文笔和逻辑。只要能写到自己的情绪,写出自己的悲伤,不转自然都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灵魂,于是文章火了,2000万人开始自摸。鸡鸡的肿胀,腹部的骚动,规律性的灵魂自慰终究还是不请自来。

是的,这一切没人可以干涉,没人可以阻挡。可是,生活的焦灼就在那里,总有人会看到后说出真相,总有人看到后,依旧能在焦灼里满血死拼,这或许就是生活。口口声声觉得“北上广”无情,逃离的聒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是大都市终究是大都市,该走的总会走,该来的一个不少。

总说以“北上广”为代表的大都市无情,可是谁也没逼谁必须留下或者离开。人这辈子自由不自由,就是选择问题。欲望太强,志向太大,自然就会成为自己的奴隶。我见过去北京后,一路顺达的人,也见过去北京后,狼狈逃离的人,不同的结果,不同的表达。北京好不好,能留者自然会觉得好,逃离者自然觉得不好。

所以,2000万人中,才会有死命留住的信念,才会有写满梦想的青春和地下室,才会有凌晨四点钟地铁公交里的执念。不管怎样,他们拼命过,他们追求过,他们嘲弄过。他们不见得都能成功,但他们真的是为自己活过一回。就算自摸,高潮也是真实的。

生活就是如此焦灼,北上广有北上广的焦灼,乡野有乡野的焦灼。漂到大城市有多好,冷暖自知;留在小乡村有多差,同样冷暖自知。这世间最怕的是口是心非的局面不可控,一边想要无欲无物的人生,一边又放不下在三里屯楼宇间的红酒香。于是,人们就有了纠葛,持续发酵就成为焦灼。

我一直以为,不管在哪里生活,都要认清楚自己。自己有能力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过什么样的生活,太过苛求自然就会歇斯底里。在“北上广”打拼要是都能出人头地,相信全天下都成了“北上广”。人生一世,很多事情要看开,不然到死都不会明白,为何有人生在帝王家,有人生在富贾家,有人只是生在农耕之家。

很多人,通过努力,让自己的孩子翻盘,很多人不努力,自己的孩子从此难翻盘。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翻盘吗?或许也不是,永生吗?万岁不可能,或许很多人就觉得活着很好,于是活着。有的人从十几岁就漂在北京,如今孩子都十几岁,还在漂着,如果能一辈子飘下去,这种漂还算漂吗?又何尝不是一种曲线留住的办法,只要过得踏实,即便在五环外,又有什么关系?

道理本来很简单,从脑子里过了一遍,就变成学区房的模样,就变成户口的模样,就变成装着生活的模样,你说这是怎么了?

坦白讲,绝大多数人还是不甘心的,所以他们喜欢嘲弄,喜欢被嘲弄。人家明明骂他们漂泊狗,他们却萎靡不正也要证明自己就是漂泊狗,这大概是比较可悲的一种姿势。那泛指的2000万人,明知道自己装,却也觉得装的有理有据,所以一篇自摸文,他们也要转出热泪盈眶的感觉,真是不复漂泊狗的荣誉。

当然,这一切还是要感谢理想,同时也要感谢鸡血。人世间的太过错综复杂,才会凝结出这些单纯和血性的精华之物,他们看不到,摸不着,可是他们就是能轻而易举将人之脆弱,人之丧性瞬间揭破,让焦灼的情绪一触即发,于是人间静止,高潮于朋友圈。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