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授课内容减少学生反而负担更重,减负必须走出误区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7-15 10:46:14

“这么多年来,我们为减轻学生负担采取了许多措施,中心环节是减少授课内容、缩减课时,其中普通高中物理等科学课程首当其冲。然而,请在座各位想一想,对比一下自己上学的时候和现在的娃娃,谁的负担更重?”7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学部召开的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专家学者陷入了思索。(光明日报7月15日)

这确实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给学生减负,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是,我国减负一直存在误区,对学生进行的是表面减负,实质增负。减负一定要抓住关键问题,否则,就会在一片喧嚣的减负声中,不但继续增加学生负担,还影响基础教育的教育质量。

我国给学生减负,存在三大误区,一是学生学得难,二是学生考试多,三是学校给学生压力大,因此,减负主要的思路是,降低学习难度,减少考试,以及要求学校为学生减负。但这都没有触及到学生负担沉重的核心问题,减负的结果是,学生校内学得更简单,小学低年级的考试减少了,学校也不再补课(只有少数违规补课),可是,学生的负担更严重。

表面上看,学生学得太难,当然负担会重。可是,降低难度就会减轻学生负担吗?如果学校招生只看考试分数(作为评价依据),而不是对学生进行排序,减低难度减负这一逻辑是成立的。但我国学校招生,却是要对学生进行排序录取,即便一名学生某一科目考了90分(满分100),可却可能排在倒数第一名,而被淘汰。如此一来,降低难度会减轻学生负担吗?反而会导致更严重的题海训练,为了避免在简单的考试中失分,学生必须训练自己的答题技巧,看到题目就要反射出答案。很多学生的精力就这样被耗费在反复做题中。

考试也被视为负担沉重之源,因此,各地都在抓考试改革,包括小学低年级不得进行考试,义务教育阶段考试实行等级计分。然而,这样的考试改革,丝毫没有减少家长的考试焦虑,原因在于,现在的教学中不强调考试,升学录取时,却是按考试成绩排序录取。包括高考改革,给学生多次考试机会,部分选考科目实行等级制计分,也没有减轻学生的负担,因为多次考试和国外的多次考试每次考试都可以作为申请大学的依据不同,我国的多次考试是将最好一次成绩记入总分录取,这就让多次考试为一次录取所用;而选考科目计等级,也没有淡化分数,因为等级要折合为分数,再计算总分。这样的计等级,就变为形式,而且令家长和学生都抱怨,既然录取时要折合为分数,为什么平时测试要计为等级?

至于要求学校减负,这已经是过去20年的惯性了。现在的问题是,除了少部分学校会违规补课外,大部分学校已经不再给学生补课,但是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校内减负,校外增负,而且校外增加的是双重负担,一是学生的学业负担,二是学生家庭的经济负担。而对于校外增负,目前各地教育部门普遍视而不见。对此,国外的做法却不同,美国和加拿大的学校,如果学生跟不上学习,在得到家长委员会和教师委员会的同意情况下,是可以给这些学生在校园里补课的;日本则在2013年,针对日本学校基础教育的现实问题,恢复了六天上课。此举得到家长普遍认可,因为日本很多家庭此前也送学生去补课班。

我国学生负担沉重的根源,是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让学生被置于一个跑道比拼,教育演变为竞技教育,如果不改变单一评价模式,学生就是只学一门,而且难度降低,负担也不会丝毫减轻,因为要用这一门的成绩把学生分出高下。这是我国社会必须清醒认识的,如果不清醒认识到这一点,减负就会在减少科目、降低难度、减少考试上做表面文章,起不到实质的减负效果。改革单一评价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是突破减负困境的根本办法,这会给基础教育带来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空间,而推进多元教育、关注个性,是对学生的真正减负,学生可根据自己的个性、能力进行适合自己的学业发展规划,喜欢科学、数学的,可以多选科学课程、数学课程,而不喜欢的则不必再按一刀切的要求学习。一刀切、一个标准的管理、评价学生,是不可能给学生减负的。

而在单一的评价制度不变的情况下,我国应该做一些实在的减负举措。比如,我国之前为减负,要求学校必须下午三点半放学,否则学校就违规,结果,这给家庭带来新问题,孩子放学后不知去哪里,只有送去培训班。合适的办法,应该是政府给学校拨款,让学校开设课后兴趣班,由学生(家长)自愿选择参加,这不就既发展学生的兴趣,又解决家长的难题吗?目前,国家教育部门对这一问题的治理,正是采取正视现实问题的思路。因此,对于当前的减负难问题,应该充分听取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的意见,采取真正能减负的措施,而不再是进行表面治理。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