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邹小兵:相比智障人士,自闭症谱系孩子更频受欺凌!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07-08 10:29:13

文|邹小兵、嫩成

图|来源于网络

广西北流市白马镇,20岁智障青年刘某被三名少年殴打并点火烧死,审判结果下达后,引发社会各界人士热议,中国智协主席愤怒发声:“对这个社会上最弱势的群体,再也不能掉以轻心了。如果我们的社会,接连出现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我们怎么向社会交待?”点击可阅读:“三个少年,你们为什么要烧死智障的同龄人?”中国智协主席表示无法容忍!

今天广东中山三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主任邹小兵教授有感而发,他痛心地说,除了智障孩子,谱系孩子更是频受欺凌。此外,曾经历过校园欺凌的阿斯伯格女孩嫩成也愤慨发声! 

邹小兵:相比智障人士,谱系孩子更频受欺凌!

自闭症和智障残障人士被欺凌的现象几乎是世界性的问题,发达国家也是如此。中国的情况如何,我们并没有掌握具体的数据,但估计情况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在我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孩子和成年人中,几乎每一个都有这样或那样的被欺凌的现象,甚至家长也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对待这些孩子的不当行为。

相对来说,中重度自闭症的孩子由于不具备读书能力,其残障程度也或多或少被家长所可怜,因此反而被欺凌现象可能会少一些。

而阿斯妹和阿斯哥们(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的简称),由于智力不错,学习也可能不差,能够进入正常学校学习,但由于其行为的特殊和交流的困难,往往成为被欺凌捉弄的对象。对于那些能力差的,他们去不了学校,受到欺凌还是少些,除非爸妈不管不问。

当然,智障孩子也会受欺凌,但谱系孩子受到的欺凌更多,因为人类(同学)还是善良的多,对可怜的智障儿童同情也相对多一些。而对阿斯伯格来说,同学觉得他们怪异、神经、可恨。所以要么躲开,要么言语侮辱,要么偷偷或明目张胆欺凌,严重者如前文所属,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相对于学校,在社会上,如果是严重自闭症或智障,多半还是关在家里不出门,欺凌主要发生在父母把孩子放出去又没人照看。孩子或者走失,发生意外,也可能成为不良青少年或犯罪分子攻击欺凌的对象。

所以,由于中国的自闭症和残障人士多数在家里,受父母保护,也可能欺凌现象比国外发达国家要少。而发达国家由于自闭症和残障人士有更多机会进入学校和社区社会,因此受欺凌的现象会更多见。很难评价孰优孰劣。

反而,在中国,由于孩子主要在家,父母的暴力问题还比较突出。我在诊断阿斯伯格综合症孩子以后,经常会和父母孩子四方定一个口头君子协议,从今以后不许打不许辱骂,犯错误可以受处罚,但必须是温和处罚(如《SOS,救助父母》一书所说)。如果父母继续打骂,我会“威胁”家长,以后不给孩子再看了。(其实还是要看的)

我也常常对家长说,的确,国家法律规定,孩子有这样的权利和那样的权利。但是,如果孩子总是处在被欺凌之中,我们不能为了让孩子得到权利而让孩子必须留在这个学校,可以考虑其他的教育形式,如华德福教育,如现代私塾教育,如《窗边的小豆豆》一书中所谈到的“巴学园”。每一次看《窗边的小豆豆》这本书,我都为巴学园的那位校长所感动,我们今天多么需要这样的老师啊!!!

经过大米,我认识了嫩成,一个阿斯伯格女孩。我也看了嫩成所写的内容,我觉得她简直就是在写一部关于阿斯伯格综合症的专业书籍!中国需要这样的自倡导人士!

并非所有谱系障碍人士都是以残障形式生活在我们世界,很多就是以嫩成这样的形式生活在我们中间。如果我们很早就认识到这些问题,并理解宽容支持帮助,她们就可以活的更愉快,也可以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社会会因此更和谐。

“阿斯妹”嫩成:“勿以恶小而为之”

(大米旁注:邹教授非常喜欢我介绍的26岁轻度自闭症谱系女孩嫩成,亲切的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阿斯妹。) 

意大利诗人但丁说过,道德常常可以弥补智慧的缺陷,而智慧弥补不了道德的空白。对于这句话我是深表赞同的。有人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所以多少带一点缺陷。我时常自嘲自己是被上帝咬到只剩一口的苹果,所以浑身缺陷。不过,我知道每个人生下来都带有的缺陷是生理上的,而非道德。有道德缺陷的人,不是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是被虫蛀的苹果,是烂苹果。

所以在我眼里,正常人可以不同情、不理解特殊人士,但是至少你不要去伤害他们。这是道德最低的要求了。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幸灾乐祸,会有人落井下石。对于大部分nt(正常人)都是同理心健全的这个说法,我是持怀疑态度的。如果他们真的拥有,为什么他们其中的一小部分人,会那么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人,并且毫无愧疚感呢?

很多人说谱系里的人是完全没有同理心的。关于这点,我必须反驳。阿斯皮作为谱系里的一个分支,他们只是不能在恰当的环境里做出恰当的反应,而非没有同情心。相反很多阿斯女是拥有非常强大的移入性情感的,而这种情感太过强烈,反而影响了她们去注意自己的言行。关于这点,并不是我的观点,很多国外研究资料上都有证明。

总之,不管一个人是谱系里的人,还是nt,都应该知道“勿以恶小而为之”。没有人有资格仅仅因为看对方不爽或者软弱,就可以光明正大欺负对方。

我的确憎恶恃强凌弱。我憎恶的原因是由于我弱小时没人保护我。现在的我,已经不那么弱小了,可是每当我看到弱小被欺负的时候,我都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无助的小时候。我憎恶是因为,我知道被欺负的人一定很难受。

所以真正强大的人不应该是不曾软弱,而是强大到不会恃强凌弱,而是强大到有能力在被人质疑的情况下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是强大到受尽苦难仍然保持善良,而是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和想要保护的人。如果还愿意帮助需要帮助的陌生人,那就不只是强大了,那是强大又善良。如果有人把恃强凌弱当作体现自己强大的方式,那么他不是一个强者,而是一个有道德缺陷的垃圾。

相关报道

遭到了宿舍同学的残忍虐待,被闷在棉被里捶打,耳朵鼻孔被插上香烟……大小米做了专门报道,点击阅读:特稿|被暴虐的智障少年小亮

邹教授及文中提到的嫩成,也在大小米上发专栏剖白了自己被校园欺凌的心路历程,点击阅读:成年后才发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AS)患者,26岁女孩以“AS女孩”为主角的小说即将被改编成网剧!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交流分享

线上课程咨询群

413811513(已满)

线上课程咨询二群

130358390(建议)

长按下方二维码

发出你的声音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