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贾跃亭:小人物与佼佼者,破釜沉舟和通关高手

思维补丁<更多内容2017-07-07 16:24:15

原标题:贾跃亭:小人物与佼佼者,破釜沉舟和通关高手

这是思维补丁的第190篇文章

周末了,听着这首歌出去跑一圈吧!

(一)

上一次,贾跃亭和他掌舵的乐视遭遇危机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关他恐怕是闯不过去了。

即便是对于不明真相的旁观者而言,那也是足够惊心动魄的5个月。

在此之前,贾跃亭和他的公司,早已开始面临,令所有企业家都讳莫如深的敏感政治传言。以至于贾跃亭不得不亲自站出来试图撇清这种谣言:“令家一个亲戚在乐视Pre—IPO的时候进入,占到极低的股份,1%左右。”

正如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贾跃亭的出面澄清,并没有在坊间收获多少肯定,相反,很多原本的质疑者,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那真是风雨飘摇的一段日子。6月初,贾跃亭飞往国外。然后,这位一向活跃的创业者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沉寂,在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里,人们只见过他匆匆出现过一次。在质疑者的讲述中,这段时间,当然是贾跃亭在出国“避风头”。

一切都像电影桥段。6月中旬,中央纪委通报“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当然是一场大地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当时,乐视网的重要投资方之一汇金立方的实际控制人就是一位化名王城的神秘商人,而他的真实姓名叫令完成,是令政策之弟。

紧接着,令完成的另一位哥哥,贵为当朝一品大员,官至中央统战部部长的令计划,在当年12月,“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至今,这依然是一个不能深谈的话题。但是,也正是由于这一点,才能显现出当初贾跃亭和乐视,所面对的是何等危机和凶险。

所有在中国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与政治人物扯上那怕一丁点儿关系的企业,着火时,都很容易殃及池鱼。

从这个层面来看,即便在中国的顶级企业家俱乐部中去比较,贾跃亭也是一个真正见过大风大浪的“创业者”。

不过,当所有人都以为“贾布斯”那次要彻底完蛋的时候,这个被誉为“通关高手”的人,再次过关了。

令家的风波并没有过多牵连到贾跃亭。我们不知道当初贾跃亭接受融资时,是否知晓神秘商人王城的真实身份,不过,当一切尘埃落定,心有余悸的贾老板面对媒体,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如果能重新选择,乐视绝不会再选择类似这样的公司作为股东。”

不管怎么样。在那一场海啸中,乐视和贾跃亭的鞋,都没有湿。

此后,有那么一阵,嘲笑的声音似乎消散了,讥笑的脸庞也似乎黯淡了,唯有贾老板和他一贯以来的支持者,在不断刷新新的成绩和自己新的角色。

有那么一段时间,乐视的确是突飞猛进,生态化反不再像批评者口中的“笑话”,反而雏形初现,甚至一度,很多质疑者也开始转变口风:“也许,贾跃亭是对的,只是以我们暂时可能还看不懂罢了”。

(二)

生于1973年的贾跃亭曾经是一名十足的“小人物”。他家庭普通,父亲只是个普通教师,没有任何背景,甚至,他也没有互联网创业者身上普遍具备的名校标签,贾跃亭只是一名专科毕业生。

但是,贾跃亭是一名天生的冒险者,如果你觉得“冒险者”这三个字有些刺耳的话,那我们不妨将贾老板当成一个“天生的创业者”吧。

专科毕业后,贾跃亭得到了一份体制内月薪300的工作,在当时,这是一份人人羡慕的“金饭碗”。但是,贾跃亭毫不可惜地辞职了。

他从23岁就开始创业,他做过胶印厂、倒卖过钢材、做出双语学校、开过砖厂、跑过运输、开过一家电脑培训机构,甚至还开过一间餐厅。

有志者事竟成,即便在质疑和批评乐视的人眼里,贾跃亭的发迹史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

2003年,贾跃亭30岁。三十而立,此时的贾跃亭,早已经打拼出数亿身价。

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和23岁的小贾一样,30岁的贾老板没有选择岁月静好地在山西老家做一个不输煤老板的土豪,这一年,贾跃亭只身来到北京,重新创业,他和自己的员工说:我们要成为这里的佼佼者。

中国人常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很多时候,一个赌上自己所有的人,往往是一个本身就一无所有的人。而一个人一旦拥有了一双舒适的“鞋子”,就很难再有脱鞋赤脚狂奔的勇气和心力了。

但贾跃亭不是这样的人。

对于事业,他常常表现的像一个赌徒,孤注一掷。

贾跃亭很早就显露出这种性格,在他创业初期,就可以压上全部身家,斥资500万去建一所双语学校,据称“当时整个县城都对此议论纷纷”。

很多人不喜欢贾跃亭,是觉得贾跃亭“太会搞关系,抱大腿”。

贾跃亭可以认识化名王城的权贵胞弟,危难时,有“中国好同学”的慷慨解囊,资金危机时,有“中国好老乡”的百亿入股——这一切,让贾跃亭看起来的确是很会“搞关系”。

很多细节似乎也旁证了这一点。贾跃亭可以为了自己的项目,在一位领导的家门口,一站就是一整个晚上;贾跃亭刚来北京时,第一个大手笔就是买了一部7系,在质疑他的人眼里,百万豪车,似乎不是一位创业者应该首先考虑的投资。

在《财经》杂志的采访中,一个和贾跃亭相熟的商人这样举例:

“对方夸奖你的豪车不错,普通商人会慷慨借给你开几天,而贾跃亭可能会选择当场把车送给你。”

(三)

“老贾是一个看准了就破釜沉舟的人。”

刚刚被乐视网董事会选举为副董事长的刘弘曾经这样评价贾跃亭。这个有些书生气,曾是全国百佳记者的乐视联合创始人与贾跃亭同岁,据他自己对媒体的讲述,当初,吸引他加盟乐视创业的最大因素,就是认准了贾跃亭这个人。

决心来自于他和贾跃亭的一次出游。当时,两个人一起选定了一个攀爬铁索桥的极限运动,打赌谁能过去。刘弘很快就放弃了,因为难度极大。但是,贾跃亭却“必须过去”,尝试了三四次之后,贾跃亭双手已经出现了几道血口子,但当时这个已然身价上亿的老板,还是坚持攀爬过去了。

刘弘对媒体说:“整个手掌上全是血”,他一下子就被贾跃亭打动了,“骨子里如此坚韧不拔,肯定是一个靠谱的人。”

但是,在平安渡过3年前那场危机之后,今天,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再一次迎来了危机,更大的危机。

这个“靠谱的人”,如今,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被指责辜负了众多股东和投资人信任的“不靠谱的人”。

一个一个曾经高薪挖来的高管相继离职,一个又一个负面新闻被相继爆出,作为大股东,年初与易到的矛盾冲突和提现危机,更是将乐视和贾跃亭推向了“心中无用户”的大众对立面,对于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而言,这一指责都是要命的。

一个又一个曾经看好乐视,掏钱入股的VC/PE被相继套牢,当然,还有一群心情复杂的个人投资者。其中,最为大众所熟知的,是著名影星刘涛在2016年出资6000万投资乐视,一举成为乐视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伙人。

对于刘涛而言,这显然是一次极其失败的投资。2017年的乐视像辞旧迎新的爆竹一样“四处炸裂”,乐视网股价遭遇众多老股东砸盘,紧接着,乐视系资金链断裂的声音就一直不绝于耳,孙宏斌和融创入股乐视的150亿,似乎还没听到个响声,更大的资金危机就接踵而至。

直到贾跃亭亲自在股东大会上承认:“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

刘涛的6000万分别投给了乐视影视和乐视体育,当初,也许她也曾和贾跃亭一起“为梦想窒息”过。然而,她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窒息的过程,未免有些太漫长了,长的她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松口气。

毕竟,上周,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3家公司价值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坏消息总是接踵而至,紧接着,贾跃亭及其控制的乐视控股持有乐视网的5.19亿股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按照乐视网停牌前的收盘价30.68元/股计算,贾跃亭“被冻结”了159.27亿元。

(四)

贾跃亭注定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今天,支持者依然为贾跃亭和他新的创业梦想摇旗呐喊,打气加油,在朋友圈转发和评论着一个创业者的追求和为理想决绝而为的勇气。质疑者则讥讽贾跃亭是一个伪创业者,靠PPT和造新词收割投资者的财富,只会抱大腿搞关系和四处圈钱,对产品、用户体验和供应商的死活却不闻不问。

就在昨天,我很喜欢的一个公众号作者,还公开宣称,自己将朋友圈中所有支持乐视人全部拉黑了。也是在昨天,我的朋友圈,却几乎被一则关于乐视再获融资的谣言刷屏,我可以想象,很多支持者在写下他们转发语的时候,那心中的澎湃。

所有人都忽略了,性情既为通关高手,那他就不得不面临一个西西弗斯式的宿命:

等待一位“通关高手”的,永远都是更大的难关。

或者说难关本身,就是通关高手的不得不面临的宿命。

(五)

贾跃亭自己曾经说,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

当一切看起来无可挽回之时,我跑去看石匠重复捶击他面前的岩石一百次,而那块石头连一个裂缝都没有露出来。接下来的第一百零一次捶击之时,此石一分为二。不是因为这一次捶击,而是因为你的始终如一。

“老贾是一个看准了就破釜沉舟的人。”

创业的前半段,贾跃亭一直都看的很准。

很难说,是因为贾跃亭面对创业每一次的孤注一掷,成就了在外人看来的“看趋势很准”。还是由于他真的看清了别人没有看清的未来,所以才有每一次破釜沉舟的决绝和超然的自信心。

现在,对他的支持者和那些“暂时”被贾跃亭所辜负的人,对于那些每天依然躺在北京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的众多讨债者而言,他们只能祈祷:

这一次,贾跃亭先生依然可以看的很准。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利益申明:本人与贾跃亭先生及乐视系公司无任何利益冲突,亦无任何利益关联,此文亦未受到任何利益捆绑,谨呈现个人观点。

【作者简介】

慧超,接客很贵的公关男一枚

“摩羯座加班达人”八星八钻会员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End—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思维补丁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