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王者荣耀》从“荣耀”变“祸害”:无关企业良心,缺的是分级监管制度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7-05 13:10:28

7月4日,《王者荣耀》宣布推出并试运行全新健康游戏防沉迷系统,通过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升级成长守护平台、强化实名认证体系这“三板斧”,对未成年用户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

但这并没有减少这款已经成为“国民游戏”的游戏遭遇的质疑。有很多舆论把矛头对准游戏出品方、运营方,不能只顾赚钱,而不顾及游戏给未成年孩子带来的伤害,要有“业界良心”,做“良心游戏”。

如果一家企业,在进行经营时,充满社会道德感,这当然很好,可是,这是企业自身的选择,舆论却不能用道德大棒干涉企业的合法经营。没错,只要企业合法经营,其怎么经营是企业自身的事,有无崇高的道德这是企业的追求,比如,互联网企业经营者如果认为手游对未成年人有很负面的影响,干脆不从事手游业务,这是其经营选择。教育培训机构如果认为奥数培训不利于孩子成长,干脆不从事奥数培训业务,也一样,但从事奥数培训业务者,只要合法,也无可厚非。

现在的问题是,《王者荣耀》游戏合法吗?如果合法,对运营方有什么好指责的?即便舆论对其游戏产生的负面影响铺天盖地的质疑,也对其无可奈何——企业是在合法的范围内提供服务。企业可以面对质疑加以回应,也可以不理睬质疑。从这一角度看,这款游戏的出品方、运营方选择回应,多少表明企业对游戏负面影响负责的态度。

因此,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誉》,解决不了问题,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企业如何选择有道德的经营,而是我国有无明确的法规,规范企业的经营活动。对于手游产生的问题,依靠游戏运营方自主设立防沉迷系统,是靠不住的——有的会设置,有的不会设置——而应该有明确的手游分级制度,明确规定哪些游戏不适合未成年玩,一旦出现有未成年人玩,游戏运营方、未成年人监护人将承担什么责任;哪些游戏可给12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玩,但必须控制玩的时间,而且玩的时候,需要监护人给予怎样的指导等等。

如果有这样的分级规定,游戏运营方,不对未成年人设限,就将违法,把不适合未成年人玩的游戏开放给未成年玩,就将受到严惩,直至取消经营资质,不像现在,给未成年人玩游戏设限,变为企业有“良心”和道德的行为;同样,如果有这样的规定,未成年人监护人也有不可推卸的监护责任,不像现在,家长自己玩游戏,也用游戏打发孩子,在孩子有严重网瘾之后,责怪游戏运营方,似乎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似的。

我国于2010年8月实施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网络游戏经营单位应当根据网络游戏的内容、功能和适用人群,制定网络游戏用户指引和警示说明,并在网站和网络游戏的显著位置予以标明。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网络游戏不得含有诱发未成年人模仿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和违法犯罪的行为的内容,以及恐怖、残酷等妨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网络游戏经营单位应当按照国家规定,采取技术措施,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的游戏或者游戏功能,限制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可是,却没有具体可以操作的细节,把制定网络游戏用户指引和警示说明的权力交给游戏经营单位,而没有专门的专业机构进行内容、功能评价和适用人群划分。游戏经营方为了扩大用户,是不太愿意设置适用人群的限制的,适宜不适宜未成年人玩,就由经营方说了算。当然,虽然规定没有可操作的细节,却也给监管部门随时可查处游戏,提供了笼统的依据,但这除了显示行政部门的监管权力外,并不是对游戏运营的依法治理。

由监管部门对游戏进行专业的分级,确定游戏的适用人群,要求经营方严格按规定经营,这是避免游戏对未成年人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可行办法,也是国际经验。如此一来,游戏运营方就会根据分级规定,开发游戏,会按分级规定,经营游戏,而监管方也可依法,审查游戏运营方是否按分级制度,提供游戏服务,而不至于等到一款游戏吸引大量未成年人玩,出现严重负面影响后,监管方监管无据,经营方“自证清白”,舆论怨声载道。

出现这样的局面,没有人是赢家,本来,开发出一款深受市场欢迎的游戏,这是游戏出品方、经营方的荣耀,也是我国游戏业发展的成果,可是,在众多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后果面前,消除负面影响付出的成本可能远大于游戏的收益,这对社会和部分家庭来说就是祸害,这也把监管不力、监护人纵容孩子的问题暴露出来。政府部门的分级监管、游戏出品方经营方的合法规范经营、监护人按分级制度履行监护指导责任,这是我国游戏市场既规范经营,又避免让未成年人陷入网瘾的必然选择。事实上,我国当前未成年人教育、管理的问题,根源都差不多,政府部门的依法监管、机构的合法经营与监护人履行监护责任,才能给未成年成长创造健康的环境。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