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我赞美那些迄今为止依然保持“腼腆”的人

思维补丁<更多内容2017-06-29 23:04:00

原标题:我赞美那些迄今为止依然保持“腼腆”的人

这是思维补丁的第186篇文章

特别棒的的一首歌!

头图基于CC0协议引用。

(一)

总体上而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趋近于亲近,那么,彼此之间的嫉妒与炫耀就越是呈现出某种不经意的刻意。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在大城市生活惯了的年轻人,一回到自己的家乡就会感觉到心理上的某种不适。

 

因为在家乡,彼此之间的关系依然呈现一种“小圈子”的状态,邻里之间、家长里短,难免就会有“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样”和“你瞧瞧人家的学校/工作/恋人/车子/房子”之类的话题。

就算你无意攀比和炫耀,但你的一举一动,所穿所用,却都被周围的人狠狠地盯着;

就算你无心羡慕更无心嫉妒,但是你的某句话,某个表情,也会被其他有心之人视为:“哈哈,羡慕吧”,“呵呵,嫉妒我也不用这个表情吧”。

 

就我自己的性格而言,这些无关紧要的无聊之事,都是我特别反感和抗拒的。所以,一般来说,每次回家,我都会尽量避免更多地出现在某群人中间。我无意关心一群我根本不关心的人的生活状况,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在家里躺尸、喝茶、撸猫……

 

但往往你越是逃避的,越是会跳出来折磨你,这不就是生活对待每个人的方式吗?

 

比如这次回家还是如此,我不幸又陷入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攀比之中。可以说是不胜其烦了。

 

车停好,在后备箱拿东西时,就遇到了我命中的“克星”。

 

她尖锐的嚷到:“慧超回来了啊,哎呀,好不容易回趟家,就给你爸妈买了这么点东西啊”?

 

我说,嗯。

 

“哎呀,这我就得多说两句了,你别不爱听啊。下次回来,多给你爸妈买点东西,这花不了多少钱,你说是吧,这当爹妈的不容易,把你养这么大……”

 

我说,是,是,是(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什么叫多啊,我开个集装箱回来才叫多是吗?)。

 

“这都买了点啥啊,衣服啊?那你瞎买能买到合适的吗?这东西还得去商场里试,你看你小哥回家,从来都是带着你叔叔我们俩去商场试,这东西得买的合适”。

 

我说,嗯。

 

这时候,更大的事故出现了。因为我母亲出来接我了。惨剧一发不可收拾,我的“克星”像加了催化剂一样,火!力!全!开!

 

“二姐,我这刚才还说你们家小超呢,这大老远回来一趟,也不说给你们老两口多买点东西。这儿子,不是白养了吗,你说是不是,嘻嘻嘻嘻……”

 

这话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已经和自己父母断绝关系了呢!我母亲可能有些气不过,就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每次都叫他啥也别买,家里也不缺什么。”

 

“话虽然这么说,但理儿不是这个理儿啊!这当小辈的,心里就应该装着老的……”

 

我小的时候,特别爱给人起外号,所以这位邻居也未能幸免。私下里,我偷偷叫她“大喇叭”。意思就是,有点芝麻大点的小事儿就要出来嚷嚷一下。可能你身边也有这样的人,特别烦,新添一个物件,买了个名牌,甚至是儿媳妇晚上给她做了一顿饭,都恨不得让中国人都转一下;特别喜欢和别人比较,而且是那种上赶着和你比,不比不是中国人的那种架势。

 

其实我每次遇到这种人,都觉得特别尴尬,特别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就是那种亲眼目睹了别人的大型尴尬之后,被辐射的感觉。“那些话他们是怎么说出口的呢?他们不觉得害臊吗?”

 

这一点,我的母亲就做的特别好,她是一个特别低调的人,身上完全没有一个农村老太太该有的自传播和“大喇叭”属性,有时候我取得了一些小成就,内心里还挺希望她能出去念叨念叨,但母亲总是说:“跟炫耀似的,多不好意思啊”。

 

(二)

我是一个特别不愿意在公众面前展示自我的人,长久以来,我极力避免任何登台演讲和公开表演活动,因为这些事情都让我感觉到“不好意思”,因为无论是表演还是演讲,都免不了有夸张、虚构和表演的性质,这些属性,都是我极力抗拒的。

身为一个纯爷们,我从来没有在海滩之外的其他公共场合,脱光上衣“光膀子”,虽然这事儿在中国北方的夏天,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很多次,在街边撸串或者夏日里奔走,身边的哥们儿都光着说:小超超,把衣服脱了吧。

但我每次都想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一例外地拒绝了。我就是觉得,“光膀子”这事儿挺不好意思的,我又没有八块腹肌,坦胸露乳的实在不是一件雅观的事情,所以,最好不要有碍观瞻吧。

和别人吃饭,我最忌惮给别人敬酒,尤其是给领导敬酒。因为敬酒的时候,免不了要说一些恭维的话,但这事儿我在数不清的酒局中,愣是没学会,因为每次酝酿这些言不由衷的“马屁”时,我内心都会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还记得,我当年在电视台做编导,因为是民生类的节目,所以经常要跑工商和卫生的口,虽然不算台里严格意义上划分的“跑口记者”,但为了工作方便,总是免不了要和这些单位搞好关系。

每次行动完,和领导们一起喝酒,我都会经历一场大型不适。尤其是目睹体制内酒局上夸张而又魔幻的恭维与马屁时,每次我都觉得,我并不是因为酒精而吐的。

我在这些酒局上,看见过因为领导一席话,而下属哭成一片的大型感动中国现场;看见过走路都晃悠的人,在领导讲话时,还艰难地掏出包里的笔记本记录的人(那可是在酒局上啊);看见过颜值身材俱佳的姑娘主动借着酒劲对领导进行性骚扰的不可描述,坦白讲,尺度之大,小超超都快报警告他们聚众淫乱了……

我还发现,在官场里混久了,拍马屁和恭维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他们没有任何不适,领导也没有任何不适,关键是,这使得一些人形成了这种说话的习惯,所以,对我们这些记者也是同样的口吻。

经常,有人给我敬酒的时候,要说一段漫长的恭维的话,每一次我都感觉特别尴尬,耳听这些赤裸又荒谬无比的马屁,他们怎么可以公然放出来?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害羞呢?要是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你不害臊吗?我都替你脸红”。

虽然我的网络人设越来越趋向于“一枚随时耍贱的小流氓”,但是在私下里,我一直认为真实的慧超同学其实是一枚腼腆的人。

但我今天写下这些字,并不是要来旁证自己是否依然拥有“腼腆”的素质。而是想说,在我心里,我一直把“腼腆”、“害羞”和“不好意思”这件事儿,当成一种可贵的素质和能力,我得说,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已经丧失了“腼腆”,丢掉了“害羞”,而且做什么事儿,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可我却赞美那些迄今为止依然保持“腼腆”的人。我也为自己能够经常感到“不好意思”而庆幸,觉得有一些东西,我还没有丢掉。

(三)

在当下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将“腼腆”、“害羞”当成一种胆怯和不自信,也常有文章或者畅销书,在试图以“术”的形式,告诉人们“如何彻底改变腼腆的性格”。

但我却觉得,尚存“腼腆”的人,最好不要邯郸学步,将自己这个宝贵的品质给丢掉了。

生活艰难,我也承认,世间有流氓,世事常常令人遗憾。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声音是:谁更无赖,谁就能占到更大的便宜,谁更不要脸,谁就更容易成功。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在意他人的感受,只要自己能占到便宜,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利益,什么自尊,脸面,连同人格乃至底线,统统都可以丢掉……

正是因为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我越是觉得,依然尚存“腼腆”的人,依然还能感到“不好意思”和“害羞”的人,恰恰是清楚自己的边界,明白生而为人,这世间世事,当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

正因为心里依然装着别人,装着尊重,所以说话做事,才会感觉到“不好意思”;正因为心里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当恭维和马屁来袭,才会感觉到“害羞”;正因为担心侵犯到他人,叨扰到旁人,妨碍到别人,所以说话之前,做事之前,才会心生“腼腆”。

比如,如果有的选的话,我建议,你应该和那些依然保持腼腆的人合作。

就我个人的经验来判断,依然尚存“腼腆”属性的人,相对都比较靠谱。

他们不会拍着胸脯和你打包票,说“我们家的东西是全中国最好的,你就放心吧”,他们只会说:“目前我们的质量可以排到行业前3,产品的一年返修率大概在1.25%,不过你放心,保质期内我们承诺免费更换”。

不僭越、不猖狂、不自满,任凭外界盛名如炬,但内心里,腼腆的人,依然守护着心中那盏忽明忽亮的小小烛火。

因为清楚自己真正的样子,所以,常常觉得不好意思。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对待那些尚会“腼腆”的人,因为他们心里依然装着柔软,我们不要把他们弄硬。

请问,你上一次感到害羞是什么时候呢?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作者简介】

慧超,接客很贵的公关男一枚

“容易害羞的摩羯座”羞涩会认证会员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End—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思维补丁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