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人脸识别”治闯红灯:素质靠技术加持的尴尬

姬鹏<更多内容2017-06-13 22:28:35

null

最近,一些城市开始应用“人脸识别技术”进行对“闯红灯”行为整治,原理和抓拍机动车违章比较相似,系统根据红绿灯的间隔,自动抓拍违章者,即便晚上也能很清晰的成像。一旦闯红灯行为坐实,交警部门会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处以20元罚款。还有一种是通过路口执勤,穿上背心、带着黄帽、拿着小旗,通过身体力行切身感受参与到交通管理的工作中,对闯红灯者是一种非常直观的教育。

闯红灯的行为,大小城市都存在。不过,有一种潜在的规律,城市越落后,闯红灯的行为越猖獗。当然,这里所指的闯红灯行为,主要指行人和非机动车。至于,机动车闯红灯,一方面,安全隐患较大,另外,处罚的机制已经很成熟,不管司机素质高低,已经有可预知的“犯错成本”摆在台面上。大凡明白人都不会乱来,否则就要为错误买单,甚至为生命买单。所以,一般讲到的“闯红灯”,其实就是指“中国式过马路”。

很长一段时间里,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过马路已经快被默认,红绿灯早已形同虚设。司机在车里骂街,行人在斑马线逛街,只要不出人命,这种景象就能一直延续。只有当发生事故,涉及人命,才会被重视起来。可惜好景总是不长,好了伤疤忘了疼,用不了太久,红绿灯再次被架空,该怎样走还怎样走。

可是,这样的模式总归是不太良性,就算全年零事故,从实际角度出发看,依旧影响着正常交通的出行效率。于此,在交通日益频繁的城市里,这种“闯红灯”现象如果不彻底根治,就算交通路线规划的再合理,依旧难以解决实质的拥堵问题。

毕竟,不守秩序之下的坏影响,远远比客观条件带来的坏影响更坏。只是,对于个体而言,很多人即使明白其中的道理,还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道理层面的素质和行动层面的素质完全割裂,要是不加点“犯错成本”,似乎永远都觉得是一件小事儿。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似乎好素质的践行,单靠自觉还是比较难。尤其对于整体素质比较低的城市,就算舆论再怎么引导,媒体再怎么宣传,不自觉的人依旧有万千理由。很多时候,技术的介入看起来比较僵硬化,可是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前,技术的加持却是最好的一种办法。否则,人性化只会导致更多人失去人性。交通规则本来已经存在,是因为太多人不遵守才显得形同虚设。从人性层面看,就是侥幸的心理使然。

人脸识别技术再好,还是有不少人觉得,这种方式可能会导致个人信息的泄露。因为在一些城市,为了让惩治力度更有效,对违法者罚款的同时曝光违法者的一些基本信息。有媒体甚至发起投票,名为“闯红灯你的脸将被识别曝光,你赞成吗”,赞成人数达到两千人,远超反对的五百多人。

赞成方认为,行人闯红灯严重扰乱交通秩序,此方法可以引导行人;只要这些资料没有外泄,没有用于一些不法途径,没有给违规者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就是对隐私最大的保护。而反对方则更关注违法者的人格权,认为曝光侵犯了当事人隐私权且于法无据,属于执法者的违法,曝光本身就已经闯了法律的“红灯”。 

这种时候,唯一的弥合就是执法也要有理有据。可是,很多时候矛盾本身又难以回避。一边是不讲素质和规则的闯红灯者,一边是执法边界的法律斑马线,到底该为了秩序去铤而走险,还是为了所谓隐私权忍受凌乱,目前而言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不过,我一直觉得。对于那些不爱惜自己羽翼的低素质人群,不给点颜色看看,似乎总想逃避规则的束缚。这些人自己不爱惜自己也就罢了,可是却影响他人的生活质量。这些人的隐私可以保护。但是,不能为了保护隐私而失去治理秩序的权利。

从人类的文明推进来看,发明技术的目的本不应该用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在我们身边太多技术在反过来限制我们自己。于此看来,人类将被自己亲手推上绞刑台的可能性很大,技术可以加持素质,同样可以加持恶俗,这大概就是人类最无奈的圭臬。而多数时候,低素质者却不以为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