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高考焦虑与高校招不满的矛盾如何化解?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6-09 10:25:56

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7年高招调查报告》指出,近年高考报名人数将进入一个稳中略降的态势。部分高校面临招生难的问题,各地普遍出现招生计划没有完成的情况,专科学校最为突出。在高等教育逐渐逼近普及化之时,“高等教育由卖方转入买方时代。”(中国青年报6月6日)

关于中国高等教育“从卖方时代,转为买方时代”的说法,早在10多年就有了。那时,每年就有一部分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无法招满学生,与此同时,有大约占考生数10%的学生,选择放弃高考,包括考前放弃报名,考后放弃填报志愿,以及被录取后放弃报到。但是,这并没有引起高校的重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国高校还缺乏办学自主权,为此在根据生源变化——对于一些学校甚至是生源危机——调整学校专业、课程和人才培养模式方面,并不积极。面对我国高等教育形势的变化,一方面,政府部门要加快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而另一方面,大学必须推行学校办学改革,重视办学质量和特色。

我国一些高职院校,在多年前,就存在两个70%的现象——招生完成70%的计划,录取的学生只有70%报到,可是,对于这种情况,高职院校想改变也有些无能为力。有的高职院校希望能获得自主招生权,这样可以避免集中录取时学生填报志愿不积极,以及录取了不报到,学校也没有办法补录,可是,教育考试部门还是把高职院校安排在高考集中录取阶段的最后一个批次录取。显然,改变这种情况,最合适的办法是实行高职院校自主招生,进行申请入学、注册入学。而要让高职院校办出特色,最重要的是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高职院校根据社会需求调整专业设置、课程设置的权利。

根据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我国在以管办评分离为基本原则,加快推进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这是适应高等教育形势变化的必然选择。而在政府放权的同时,需要高校有改革的主观能动性,不能还是“等靠要”的思想。

今年是上海和浙江实行新高考改革后第一届新高考学生参加高考。浙江和上海的高考志愿填报和往年相比都有很大的变化,浙江实行分段专业平行志愿填报,每段考生可以填报80个专业平行志愿,这意味着每所大学的专业有不同的录取分数,不同专业的录取分数相差会很大,这就要求大学进行相应的改革。包括,根据学校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调整专业,对专业进行优化组合;减少招生专业,拓宽专业面,实行按专业大类招生;整个学校不分专业招生,进校之后再根据学生的兴趣、能力选择专业。

这些改革,都需要大学用好自主权,发挥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作用。据媒体报道,今年中山大学,调整或暂停了18个本科专业招生;清华大学等大学实行按专业大类招生。校方称这是学校适应社会发展要求,做出的改革,但都引来社会关切。比如,对取消本科专业招生,有大学教授和校友质疑,取消或调整的理由是什么,是否进行过深入的论证?对于按专业大类招生,有人担心只是专业简单的合并,而没有实质的调整,大学按专业大类招生,只是为了避免冷门专业招不到学生,学生进校后,还是有部分会分到冷门专业。回应社会和师生的关切,就需要大学进行现代治理,实行以教育和学术为本的管理,对于属于教育和学术事务的专业设置改革,应该发挥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作用。

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到2020年会达到50%,高等教育由此进入大众化阶段,这需要教育管理部门和高校,对发展高等教育、办好高校,有全新的理念,不能还有“朝南坐”的思维,而要积极融入高等教育办学竞争。根据新高考改革方案,我国各地高考录取都在取消高考录取批次,这是给所有高校平等竞争的重要改革,未来,政府部门应该努力创造让所有高校平等竞争、自由发展的空间,引导每所高校在不同类型、不同层次办出一流和特色。 这也才能扩大考生的选择权,不只是盯着少数高校,当上每一所大学,包括职业学校、民办学校,都是值得的选择时,才能缓解整个社会的高考焦虑。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