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一路狂飙!特校毕业后重读普通高中,28岁的他即将本科毕业!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06-05 20:55:07

张放与爸爸张建中在母校沈阳理工大学校门前留影

六月伊始,沈阳也开始变得有些炎热了。

2017年对张放和他爸爸来说将是非常忙碌的一年,今年7月份张放就要大学毕业,加入紧张的求职大军中,张放爸爸高兴地合不拢嘴,直说要陪着儿子一起去找工作。

张放今年28岁,是沈阳理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一名普通大四学生。在一般人看来,这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跟千千万万的大学毕业生一样,毕业找工作上班一切按部就班。但谁也不曾想到,就在23年前,这个28岁整天笑呵呵的小伙子还曾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而且需要终身监护。

大小米之前曾转载过有关张放的文章,点击可阅读:《辽宁省首位被大学录取的自闭症患者面临毕业》,后台留言如潮,大家对张放怎么从重度自闭症到现在几乎与正常人无异都很感兴趣。

今天,张放爸爸,一个二十多年老家长,来跟大家分享他对张放从小到大干预的那些事儿。

在外旅游中的张放

一路狂飙!特校毕业后重读普通高中

28岁的他即将本科毕业!

口述│张建中(张放爸爸)

文│大小米佳莉

1989年11月24日,张放出生,我初为人父,喜不自胜,对他报以很高的期望。总希望他将来能完成我多年未实现的愿望,考一个政法类大学,然后再出国念书什么的,这是对儿子最初的期盼。

两三岁,张放长成了一个酷酷的小男生,不爱跟人说话,也不喊爸爸妈妈。奶奶带他去读幼儿园,根本不坐在自己位置上,一个人默默在墙角里蹲着,也不跟其他小朋友说话,去了没几次就回来了。

我当时还单纯以为儿子不爱搭理人,但是没想到越往后越糟。

我那让邻居们“闻风举伞”的儿子

张放四五岁时情况更不得了了,那家伙,一生气就往自己身上抓,抓得身上到处都是血道道,自残很严重,全身伤痕累累,看得人触目惊心;他还会拿头撞墙,走路也不稳,身体向前倾,如果前面没有遮挡物,就会摔倒。

最严重的是,他不光自残自伤,还经常往楼下扔东西。

当时我们住在东大(东北大学简称)大院四楼,以至于邻居们外出,经常都是打着伞出门,就怕张放往下撇东西,什么表啊、枕头啊、锅碗瓢勺等等,逮到什么扔什么,直吓得大院里的人,不管晴天雨天,只要出门必带伞。

有时候更糟,怕有大件物品扔下来,邻居们出门前还要往楼上窗台瞅一瞅,看有没有小脑袋露出来,要是看到有,吓得连门都不敢出。

我们家天天遭到投诉,那还是在二十几年前,国人连自闭症是什么都不知道,邻居们更不能理解,指责我们,说没有管教好他,一点教养也没有。

我跟妈妈束手无策,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片茫然!只好四处带他去看医生,沈阳没法诊断,最后只得带他去了上海。

就在上海,张放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当时诊断书拿在我手里,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看到上面写着终身监护,心想:妈呀!我儿子这辈子是不是要完蛋了!那感觉好像一切都要被毁了,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张放在机场候机

从普校被劝退的“疯子”

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张放8岁我送他去普通小学读书。但他根本坐不住,前面老师只要一转头在黑板上写字,他就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溜走。老师尽管上着课,也不得不跟在张放屁股后面把他追回来。

我天天都被学校喊去谈话,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时间久了,学校也无计可施。最后教导主任直接跟我说:“像这样的孩子,你们该上哪去上哪去,别在正常学校待了!”

学校的人都觉得这孩子疯了,张放被劝退。

我跟妈妈再次崩溃,别人家孩子都是正常读书的年龄,我家孩子去哪?他不上学以后怎么办?做什么?

我四处带他找学校,求人、走后门,然而没有普校愿意接收他。后来打听到沈阳有一家睿智学校,专门接收像张放这样的孩子,就带张放去了。

进去以后才发现,里面智力障碍、脑瘫什么样的孩子都有。在那里只要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学会十以内的加减法就可以毕业了!看完后我忧心忡忡,这样的环境,我儿子能学到什么?!

我跟儿子的七年同桌生涯

尽管儿子成了这样,但我仍希望他可以学习,以后自力更生。

我是个大学老师,当时学校课少,索性直接请了半年假专职带张放,全程陪读!结果没想到这一陪,陪了七年,我跟张放做了整整七年的同桌!等到他15岁度过青春期以后,已经可以自己上下学,坐车回家了。

在这期间,白天我在学校教张放学听上下课铃声,分辨男女厕所,课堂规矩,时间概念等,主要学一些规矩和常识。晚上回家我再自己手把手教他文化知识,从识字到握笔,再到听说读写,每一次都教成千上百遍,他才能记住。

再后来,开始教他生活常识与自理能力。我不懂干预知识,就去北京星星雨学,学完再回来教。后来为了张放的干预训练,我还在学校专门开了一家早期干预机构,以便更好地对张放做康复。

印象最深刻地是教他自己坐公交车或地铁回家。一开始我告诉他,坐什么路线在哪一站下,然后陪他坐几次,后来只陪他坐几站,剩下的让他自己来完成,再后来让他自己乘车,我偷偷在后面跟着。

他经常坐错车或下错站,我只能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再把他拉回来,中间丢过无数次书包、水壶、饭盒。别人家给孩子买书包什么的都是按个算,我们家全是一打一打买。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张放学得很慢,但只要他记住了就不会再忘记。

张放在马来西亚与酒店服务人员合影留念

青春期到了怎么办!

等孩子到了十四五岁的青春期,他对异性、对自己身上的一些变化,包括外界的一些刺激很敏感,很容易就失控。那时候我对他真是严防死守,整整一年半没离开过他半步,走到哪带到哪。我特别警惕,已经不是全天候监护那么简单了,那是寸步不离。

于是我一方面在白天带他出去,去公园、爬山各种带他出去玩,消耗他的精力;另外再带他去做物理治疗,带他去走路,尽可能让他没有多余精力去干其他的,回家后累得基本上倒头就睡。

这中间的辛苦常人难以想象,我跟妈妈也是无数次想过放弃,怎么养大一个孩子要这么难!但每一次看着张放的笑脸,都忍不下心,我是他的父亲,如果连我都放弃了,那他该怎么办!

在马来西亚旅游的张放

从高中到大学

张放迎来了独立生活

2008年,张放从睿智学校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毕业,我觉得他还是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就做了一个决定,带他重新回普校就读。

当时我们先去小学读了一段时间,无奈他个头太大,也不太适应,就去了初中,结果还是没待多久,最后只高中愿意接收他。

就这样张放开启了他独立的高中生活,学习方面自然是一塌糊涂,完全跟不上,高三因为成绩太差毕不了业,又重新复读一年。

那时我天天回家帮他补习,等到2013年高中快毕业时,他做到了勉强不拖后腿。

我跟妈妈商量,决定让张放去体验一下高考。

我说:“爸爸妈妈都参加过高考,你也可以去试试,考多少分都无所谓,儿子,你就是去经历一回。”

但结果没想到张放考了268分,按我们原先的设想,他能考出个位数、十位数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更没想到的是他能被沈阳理工大学的专科学院录取,当时的录取分数线好像是260左右,再后来张放就读的学院专升本,张放也幸运地成了本科班学生。

为了让张放能在大学更好地学习,我们帮他选了半文半理的物流管理专业。虽然进入大学后张放考试仍会挂科,但是学校知道他的情况,也给予了一些特别照顾。

张放现在每天都很开心,就读的大学就在沈阳开发新区,离家一小时车程。他平时住校,周末自己回家,跟同学相处得很好,同学们也都知道他情况,有所包容。学校还每年都有歌曲大奖赛,他又喜欢唱歌,每次都积极参选,经常能进入决赛。有时候还会去参加学校的一些献爱心活动,孤儿院里看一看,帮帮忙等等。

张放很喜欢旅游,经常一个人东南西北地走,看看大千世界,这也是他最愿意做的事。

张放还能够独立生活,时常会在家做饭,他的拿手好菜可乐鸡翅做得非常好!现在他还成了我们机构的法人,他说:“我一定要有这种爱心,帮助这样的孩子,像我一样的考上大学!”

现在张放大四,我通过熟人帮他找了一份实习工作,在沈阳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做网页设计排版。他做得很开心,工作积极负责,跟同事相处得也很好。

看到曾经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儿子走到现在,我感到非常欣慰和骄傲,等他毕业后我希望他能再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做到自食其力就更好不过了。

张放在办公室看手机微信

很多人问我

“你干预张放的诀窍是什么?”

有几句话一直想跟我们圈内的家长唠一唠,张放的事迹自被报道后在我们圈内一直被广为传播,经常有家长来跟我取经,问我,“你为什么会干预的这么成功?从张放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到现在能独立生活,你有什么诀窍?”

我想说的是:没有任何捷径或诀窍,有的只是我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只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还有一颗时时刻刻挂在儿子身上的心!

1、孩子的康复其实完全看监护人,父母付出多大的努力,孩子就能产生多大的效果。如果说作为父母不去关照孩子,而去依靠别人,那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家长的陪护跟付出是最最重要的!

不能靠别人,也没有救世主,靠的只有家长的耐心,孩子能依靠的也只有我们。如果自己都做不到,而去依靠什么机构、团体,就更不可能做到了,我们得明白,父母是谁也替代不了的。

2、我们要不断去学习,懂得这些方面的专业知识,只有这样才能够指导孩子怎么进行个体化训练,这也是必须的。我们还要去把握孩子的训练路径,不是随便在哪看到、学到或听到的,一定要适合自己的孩子。

3、另外一点,作为家长,我们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这样的孩子千万不要产生言语或行为攻击,也就是对他发脾气、打他,或者侮辱他,这都是绝对不行的。一旦你把这条线突破以后,局面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有可能发生一次就会让孩子倒退五年,甚至十年。

所以,家长不能急躁,耐心耐心再耐心,只要你能坚持住,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付出了肯定会有回报!

—完—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交流分享

线上课程咨询群

413811513(已满)

线上课程咨询二群

130358390(建议)

▲▲▲

微信号:《大米和小米》

微信ID:SIYECAO_DAMI

中山三院邹小兵教授、北大六院郭延庆教授等儿童发育障碍领域多位大咖推荐的专业服务号。由南方都市报前首席记者姜英爽(大米)创办。

我们关心特殊孩子的一切。

一个理想主义者为发育落后自闭症等心智障碍家庭创造的精神伊甸园

当你成为我们

我们正越来越多

明天,会比今天更好一点

长按下方二维码

支持大米和小米继续办下去!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