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孔令辉没那种命

三表龙门阵<更多内容2017-05-31 16:24:37

据说汪峰是在赌场结识的章子怡,现在他抱得美人归,还成了中国乐坛的「半壁江山」。你可以骂他现场烂到一塌糊涂,但「赌」这个事,人家凭本事挣的,凭本事输,你挑不出毛病。

英国足球巨星鲁尼,没事就去赌场豪掷千金,赢了就去嫖,爽了就带队友一起嫖。私生活如此放荡,作为红魔四朝元老,稳如死狗,也没说谁把他给开除了。

孔令辉不行,孔令辉是党员,孔令辉必须先进模范。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25岁的孔令辉绝杀35岁的瓦尔德内尔,获得小球时代最后一个单打冠军。赛后他疯狂亲吻胸前国旗的画面让人记忆犹新。

现在,孔令辉42岁,单身,目前在很多人看来是给国旗抹黑了。

现在,老瓦52岁,单身,目前在中国打业余老年组的比赛。

两人除了同是前乒乓球高手外,还有一个身份是重叠的,那就是:赌徒。

老瓦在赌桌流连的时候,孔令辉可能正本着「三从一大」的精神,挥拍苦练。

老瓦曾有十年赌瘾。他在2003年接受瑞典媒体采访时承认自己是一个间歇性赌徒,不仅把靠打乒乓球挣来的钱输光,而且还借债续赌。

老瓦纵横乒坛二十载,能控制从蔡正华到孔令辉抛来的旋转球,但他控制不了赌性。他戒得了女色,可以五十多年独身,但不去赌桌玩两把就浑身难受。有一段时间,他甚至不得不开始接受瑞典杨永信的治疗。

老瓦赌什么呢?一开始他玩瑞典开设的各种体育彩票,后来觉得输钱太慢,于是九十年代在德国乒乓球俱乐部打球时还经常到赌场去赌。他最爱玩黑杰克:「黑杰克挺合适我玩,我算数学得真他妈逼的在行……」

据他自己估算,他已至少赌输掉了500万瑞典克朗(1克朗约合1元人民币)。最厉害时,他一天要输掉两三万克朗。按国内网友的话说:这么多钱捐给瑞典希望工程多好呢?

赌瘾这么大,金山银山也会输没的,怎么办呢?借呗。两千年初,他手头钱糟践完了,只得负债或向朋友借钱来赌。2002年,他就欠了斯德哥尔摩南城一个彩票经纪人12.7万克朗的赌债。最多时,他曾欠过10多个彩票经纪人的赌债。

赌场的人为什么不找瑞典乒协呢?因为人家那是民间组织。冤有头债有主,你直接找老瓦就行,别打扰我们打牌。

2004年雅典奥运会,39岁的老瓦复出参赛,状态神勇,斩落马琳,气走孔令辉。这神秘的力量从哪来的?答案就是:被赌债逼的。

瑞典《快报》当年就透露:「他要拿到国王的奥运冠军奖金,偿还自己欠下的巨额赌债。」

这样道德品质堪忧的选手,瑞典国王不仅不嫌弃,还在得知老瓦欠一屁股债后,大度地让他预支走了15万欧元的奖金,从而轻松地还清了欠下的一切债务。

瑞典人算的多清楚:咱们奥运组队不看出身,你赌性大,但球技好,赢了球啥都好说。

这真是刘国梁看了会沉默,孔令辉看了会流泪,蔡正华忍不住转发的奇闻啊。

孔令辉可能把咱们这当瑞典了,你职业生涯和老瓦一时瑜亮,互有胜负,但在「赌」这事上,老瓦赢了。

老瓦赢就赢在身份上。老瓦是跟着哥哥学打的乒乓球,自来就是个体户,天子呼来不上床。孔令辉6岁就进了体制内,直至入了党,当了干部,规矩多的是。老瓦虽曾烂赌,但自负盈亏,且博彩在西方并不是洪水猛兽,他作为职业运动员,在私生活的范畴,并不需要承担太多的道德指责。

老瓦是怎么戒赌的?答案就是:「公开」。曾经,老瓦只有很少几个朋友知道他有赌瘾。后来他选择向媒体公开,目的是制止一切有关他的流言蜚语。他认为他在接受采访后感觉好多了。

「公开」是需要勇气的,把一件隐秘的事公之于众,将其介于公共讨论的范围之中,想必老瓦也希望在公众的监督之下,赌瘾能得到收敛吧。

这条路对孔令辉来说依然是无法选择的。不管是去接受心理治疗还是向媒体公开,都足以毁掉他,因为这里怪异的体育体制和舆论评价体系不会给他翻身的机会。2003年瓦尔德内尔选择了公开,他尚有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但孔令辉「公开」等于「自毁」。

顶尖的体育高手都有赌性,胜负的强烈渴望造成了他们会拿任何小事去赌输赢,瓦尔德内尔甚至会无聊到赌咖啡桌上两只苍蝇哪只先飞走,伍兹会和玩伴猜应召女的罩杯,1993年乔丹曾在距离东部联盟决赛只有18小时的情况下前往大西洋城赌博,玩到凌晨两点半才回来。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算轶事,对于孔令辉来说则是丑闻。而现在,组织帮你「戒赌」是最有效的,因为没有「组织」,你便不名一文,「孔令辉」三个字赌场不再认了。

你还可以看:

王者荣耀与女德

145年前他们去了美国剪了辫子

我和那个因歧视被开除的美团朋友聊了聊

尊贵的苹果用户请扫码激情打赏: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三表龙门阵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