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无性别公厕”的尴尬是歇斯底里的产物

姬鹏<更多内容2017-05-31 10:43:02

null

公厕里的文明向来被津津乐道。但是,首先需要有公厕才行。否则,都是纸上谈兵,没什么卵用。在这个世纪初,国内的公厕很是紧缺,在荒地里放野枪,在墙根下比射程,俨然成为一种风景线。

到后来,有人搞起收费厕所,能稍微缓解一些。但是,对于贫乏的时代,花几毛钱去上厕所,多数人着实舍不得,很多时候宁愿被贴上“不文明”的标签,也不愿意破财保身。还好,社会总是向前发展,公厕慢慢多起来,从旱厕变成水厕,从大都市逐渐普及小城镇,内急的问题,基本上不再成为一种尴尬的事情。

然而,要是用文明的尺度去衡量,其实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只能认定为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但是,要想有尊严的上厕所,除却公共设施的不断完善,对于社会人而言,自身的约束和文明的意识也应该有所长进才好。不然,再好的服务也都成为鸡肋。

这些天,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都在讨论“上海无性别厕所”的尴尬。从讨论的话题方向和剖析角度看,似乎已经脱离“无性别公厕”本身。人们所担忧的问题,似乎已经转变为探讨两性文明。担心偷窥,害怕尴尬。讲真,问题可能会存在,但是真正存在的却是歇斯底里的情绪流。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歧变。

面对公共秩序的变化,不能依赖公共规则解决一切问题。无性别公厕不是洪水猛兽,本来目的是为解决女性排队如厕的问题。现在是女性排队问题被缓和,却又有人觉得实际应用过程出现尴尬,着实比较矛盾。

其实,“无性别公厕”的应用在很多地方已经出现。关键大家要认清楚一点,没必要把所有的公厕都要搞成高配置。比如火车上,公园,闹市、广场。很多时候公厕的功能就是“应急”。人们不会在公厕里长时间留存,或者更衣化妆,这也不符合大多数的需求。

至于,被偷窥和异性尴尬的问题,这是个体文明素质的范畴,即便不是在公厕里,也同样会发生类似的事情。过多的将这些边缘化的问题严重化,早已偏离公厕的本来的功用和主要的价值。我一直觉得,大众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八卦的能力是有,但是往往分析能力很弱,这也就造成好好的一手硬牌,最后只能打成渣渣。、

“无性别公厕”的出现,既然,上海并非处女地,也没必要过分纠结其中的负面因子。看待一件事情的优劣,主要矛盾才是问题的核心,没有任何事情能做到十全十美。何况,这样的举措本来算是女性的福利,为何又要借助对女性伤害的因子,将其拍灭,这是有多么纠结。

任何改变都是一把双刃剑,既然我们要期待方便与文明,为何却又执念于那些不堪与尴尬呢。这就像我在谈公共厕纸用量问题的时候讲到:“现在可能难以普及公共厕纸,但是不代表未来不可以”。这就像上个世纪,公园里的砖瓦根本留不住,一夜之间就都被刁民拿回家砌炕垒墙。

时过境迁,现在这种问题都已消失,但我们不能因为那些负面就不建造公园。何况公厕这种刚需设施,在大都市里如果找不到,“放野枪”都没有立足之地。于此,很多时候不是问题本身尴尬,而是自身的认知和素质跟不上变化成为了尴尬,而这其中歇斯底里最容易蒙蔽大众的意识。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