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中东之行与特朗普“变形记”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5-25 16:52:59

一个更加理性的特朗普访问中东,似乎预示着一个力图在中东世界推行“激进”政策的美国总统已经不再。

特朗普近日启程开始他就任总统之后的首次对外访问,根据安排,中东国际国家沙特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将成为特朗普对外访问的头两张,随后特朗普将启程前往欧洲。尽管当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也是将沙特作为第一个出访对象,但是时过境迁,特朗普时代,美国中东政策内容以及期待,与奥巴马恐怕大不相同。

特朗普(左)与沙特王子会面(图源:Reuters/VCG)

其实特朗普的中东之行,已经显示出了自己在中东政策上对于相关背景知识的了解,以及对于美国中东政策战略利益的明确界定。如果我们拿现在的特朗普,与去年年末或者今年年初刚刚当选总统时期的特朗普作比较,会发现特朗普在中东政策上已经显示出了足够的老练,也表明了特朗普本人及其外交团队,对于当前局势的清晰认知。

如果时间倒退三个月,那时候的特朗普刚刚当选总统,在中东政策上,一方面高呼要支持以色列,尤其是在搬迁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客观承认以色列对于耶路撒冷占有的合法性,同时还谴责去年年底联合国通过的2234后决议案,暗示美国将会支持以色列对于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合法化的推动。此外,特朗普还不断与内塔尼亚胡“秀恩爱”,在白宫接待内塔尼亚胡及其妻子萨拉,会后更是出言“我将支持各方都支持的巴以方案”,被外界解读为特朗普将会放弃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的“两国方案”。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还体现在“遏制伊朗”的努力上。特朗普上任之初,就明确表示将会重新评估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签订的“伊朗核协议”,甚至还在2月份推出了对于伊朗的新制裁决议案。特朗普的举动,赢得了传统盟友沙特和以色列的欢心,在伊朗问题上不断强硬,也预示着特朗普及其中东团队对于伊朗威胁感知的加固。

但是时过境迁,随着特朗普及其决策团队对于中东问题了解的加深,特朗普在巴以问题和伊朗问题上的态度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过去数月间,特朗普团队的核心成员,比如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蒂勒森、防长马蒂斯、顾问格林布拉特等人,先后访问中东,除了与特朗普竞选之前的“老朋友”以色列接触频繁之外,还访问了约旦、沙特、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等地,听取来自阿拉伯世界在巴以问题上的声音。格林布拉特在访问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时,就谦虚的称自己的访问为“学习之旅”,意在了解巴以问题的基本情况。

此外,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其中东团队并没有详细的了解美国在巴以问题、伊朗问题等敏感问题的过往经历和立场,因此特朗普在2月份会见内塔尼亚胡时候说出那句“我支持各方都支持的方案”,也就不足为奇。而随着对于巴以问题等中东敏感问题的不断学习和深入了解,特朗普团队也意识到了“前任们”的诸多不易,因此在相关问题上的表态出现调整,也就不足为奇。

在访问之前,特朗普此次中东之行的“立场”已经在诸多场合表露出来。先是特朗普在不久前会见来访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强调了对于巴以和谈的信心,并且暗示自己将会接受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与2月份会见来访的内塔尼亚胡夫妇时自己的表述有出入,显示出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出现了一定的变化。而考虑到2月份之后,包括沙特、约旦和埃及等美国传统中东盟国的领导人相继访问美国,尤其是阿拉伯国家不断在巴以问题上向美国施压,比如不久前在约旦举行的阿拉伯国家首脑峰会,就安排在了约旦河对面紧邻巴勒斯坦的地点,显示出对于巴勒斯坦人民的支持;而沙特更是在诸多场合,包括在萨拉曼国王访华时期,公开宣布对于巴勒斯坦建国的支持,美国不得不考虑到巴勒斯坦建国的重要性,在巴以问题上有所“收敛”,也就自然而然。

而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尽管还“留有后手”,但是面对即将到来的伊朗大选,其对于“伊朗制裁”的声调已经明显降低。尽管特朗普在上任之后指责伊朗威胁地区安全,而国务卿蒂勒森也向国会强调了伊朗“伊朗支持和输出恐怖主义,加剧叙利亚、也门、伊拉克、黎巴嫩等国家的冲突,破坏美国在这些国家的利益,并持续支持攻击以色列”,但是在此次出访中东之前,特朗普还是坚决的表态,将会暂时维持与伊朗签订的“糟糕的协议”。这既显示出特朗普不愿意太过刺激伊朗,也表明特朗普希望看到举行的伊朗大选中,温和派鲁哈尼获得胜利。鲁哈尼在竞选前的电视辩论中明确表示,如果有第二个任期,那么自己将会进一步与美国展开接触,暗示可能与美国关系的“正常化”。

在此次访问中东之前,特朗普临走时还会见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埃尔多安是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之后,赶往美国与特朗普会面的。相较于奥巴马,特朗普与埃尔多安的关系相对要“友善”一些,不久前土耳其国内修宪公投结束只有,特朗普是唯一一个向埃尔多安发去“贺电”的西方国家领导人。但是在核心议题上,埃尔多安却并没有得到来自美国的力挺。特朗普近日宣布将会继续支持在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而土耳其则将这些武装团体视为自己国内“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机构,因此极力反对。其实为了说服美国人,埃尔多安在访美之前,早早的就派出了情报总管费丹和军队总参谋长阿卡尔访问美国,希望说服特朗普来赢得美国在叙利亚库尔德问题上行的改弦更张。但是结果却并不如意,埃尔多安与特朗普之间的会谈,也“高开低走”,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成效。

与之相伴的是,特朗普不再公开提出要“搬迁驻以色列使馆”,不再公开表明在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问题上支持以色列。在五月初,特朗普刚刚会晤阿巴斯之后,就通过顾问格林布拉特向内塔尼亚胡传话,表明“我们必须勇于做出需要的妥协,来达到持久和平,惠及巴以人民”。尽管被以色列右翼视为“偏袒以色列”的美国新大使大卫·弗里德曼刚刚走马上任,但是特朗普实践自己曾经的“搬迁驻以使馆”的诺言,似乎已经渐行渐远。

特朗普(左)与埃尔多安会面,美土关系依然高开低走(图源:新华社)

从诸多方面看,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已经由上任之初的“天马行空”逐渐回归到理性与务实,尤其是在当前美国中东政策逐渐确定,将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作为头号目标的背景下,特朗普需要得到中东阿拉伯国家的支持。而此次访问沙特,沙特和阿拉伯国家也算给予了特朗普最高礼遇,沙特即将举行“伊斯兰峰会”,来自世界伊斯兰-阿拉伯五十多个国家的政府领导人将会参会,甚至苏丹领导人、美国“死敌”巴希尔也要参会。特朗普被安排在访问沙特期间,向“伊斯兰峰会”与会领导人发表演说,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的政策,可能难以回复到曾经的“天马行空”。

经历了由总统候选人、新总统到如今的某种程度上的“老总统”,特朗普对于中东问题的了解不断加深,自己和外交团队也不断调整着过往的诸多政策建议。一个更加理性的特朗普访问中东,也似乎预示着一个力图在中东世界推行“激进”政策的美国总统已经不再。

摘自|多维新闻网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