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终于看懂了,《天龙八部》原来就是一场杀人游戏

六神磊磊读金庸<更多内容2017-05-15 20:09:35

null

一切都是从一个心机的狼人——“带头大哥”开始的。

什么?狼人是什么?你奥特了,现在杀手都改叫狼人了。

“带头大哥”明明是个狼人,可是这货跳假预言家,暗戳戳地留了一封公开信:

“此子(乔峰)非我族类……他日此子不知其出身来历则已,否则不但丐帮将灭于其手,中原武林亦将遭逢莫大浩劫……”——《天龙八部》第十六章

什么意思呢?简单概括就是:

乔峰是个狼人!要是不查杀他,后果很严重!

明明自己是狼人,手上沾满鲜血,居然诬陷好人小乔,“带头大哥”的套路也真是深。

玩过这种游戏的就知道,平民多数是没有脑子的,预言家说什么,平民就信什么。“带头大哥”一跳出来指认,江湖上的平民就乱套了:

纳尼?乔帮主会是狼人?

平民们一窝蜂跑去找乔峰对证,撕开他衣服一看……

null

哇塞,预言家说的没错,还真是狼人哎。

票他!干死狼人!

于是乎,天下大乱,刀兵四起,武林打成了一锅粥,血流漂杵。

对于乔峰来说,那是一段凄风苦雨的日子,走到哪里都被当狼打。

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

一窝乱民之中,只有一个清脆的声音说:

“我叫阿朱,我是女巫!我相信乔峰是好人!”

没人相信她。但这个瘦小的姑娘坚定站在了乔峰身边,和他一起挡刀子。

两个孤独的心贴在了一起。他们约定,要揭穿带头大哥的狼人面目,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就到塞外去牧马放羊。

他们一点点地寻找真相。带头大哥到底是谁?谁又才是真正的预言家?前方像一团迷雾,找不到头绪。

马夫人忽然站出来了。她告诉乔峰:我才是预言家,我现在要指认狼人“带头大哥”!

他叫段正淳,段正淳,段正淳!重要的话说三遍。

乔峰信了,就好像落水的人抓住了稻草。

他觉得马夫人那么端庄,那么宝相庄严,不会说谎的。预言家不就该长成这个样子么。他下定决心:干死狼人段正淳。

只可惜,这又是一次假跳预言家,马夫人居然也是狼人!而段正淳是个平民,如假包转的懵逼平民。

null

一切,都注定将不可挽回。

天黑了,请闭眼。

法官庄严地下令,夜幕无奈垂下。青石桥头,大雨倾盆,电光火石般的数秒内,故事就结束了,只不过一切都没有按照乔峰预想的来。

女巫阿朱把解药给了段正淳,毒死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乔峰痛苦地大吼。

阿朱轻抚着他的脸,气若游丝,眼里全是心疼和不舍:

“乔大哥,你玩不过他们的,城里套路深,你还是回农村吧……”

我不!我不甘心!乔峰抱着女巫,仰天长啸:

预言家,那个真正的预言家尼玛在哪里!

是啊,那个洞悉一切真相、明白“带头大哥”身份的预言家——乔峰的老爸萧远山,到底在干嘛啊?怎么放任狼人们一个劲地假跳,自己却不出声啊?

他早点出来,戳穿狼人的身份,不就没事了吗?

答案真的令人呵呵。

这个家伙一个劲地在干平民——干平民乔三槐,干平民玄苦大师……乐此不疲。

动机呢?就是三个字:看不惯。

乔三槐,你凭什么做我儿子的干爹啊,票你!玄苦老头,你凭什么做我儿子的师父啊,票你……

话说,行走江湖,最郁闷的不是敌军太狡猾,而是我军太无能啊。

比如乔峰,摊上一群乱民,还加上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预言家,不被坑得头土脸才怪了。

于是,一次天黑,又一次天黑。平民一个一个被干死,狼人一次又一次得胜利。乔峰被误导得像没头苍蝇,找不到方向。

直到平民挂得差不多了,预言家萧远山才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玩够了。

他大摇大摆地出场:我查杀!狼人带头大哥就是玄慈方丈。

乔峰差点没吐血:你早干嘛去了!

你早一点出场,女巫阿朱也不会死了,我们连孙子也给你生出来了好不好!

到这时,游戏的双方才终于都亮明身份。大决战在少林寺上演,狼人和平民壁垒分明,公开对决。

这一边,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那一边,老魔小丑,天昏地暗,斗转星移。

乔峰陷入苦战:“狼人太多,杀不过来啊……”

那边狼人也喊:“契丹小狗,如此厉害……”

他们斗得太狠,边上终于有一个人看不下去了:阿弥陀佛,玩游戏,友谊第一,怎么能伤了和气?

他放下扫帚,走了过来:

“都给老衲睡觉去,好好反省!要玩明天早上再玩!”

他“啪”地拔了网线。

于是,一切都结束了。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

这就是《天龙八部》的全部故事。

乔峰、阿朱、萧远山没玩好,被狼人牵着鼻子走,一把好牌都给打坏了。

教训是相当深刻的:无能的预言家和乱民害人啊!大家要擦亮眼睛,不当乱民,才能做个好玩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六神磊磊读金庸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