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金庸说了:没用的老男人才在大饭局上蹭露露

六神磊磊读金庸<更多内容2017-05-12 17:36:58

最近看到有一篇文章,叫《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犯了众怒,引起轩然大波。

懒得去归纳了,直接扒和菜头给出的概括,这篇文章的主要意思是:老男人的饭局上需要姑娘的肉体点缀。

文章里,作者津津乐道了一场“露露饭局”:

前些日子,我做局,邀请一群美食家在北京聚会……都是中年男性,人人满腹经纶,再好的美食对这群人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于是我偷偷加了一道菜,叫来了一个姑娘,名叫露露,一个中戏毕业的美女,湖北武汉人,胸大有脑,曲线玲珑,堪称尤物。

美食千种不及胸脯二斤,何况一个就不止二斤。一对硕乳在饭桌上荡漾,姑娘能开玩笑,接得住话,有人把天聊死了她也能海底捞月,勇于自嘲,说话滴水不漏,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笑声恰到好处,同时又不过分熟练,言谈举止间,又有一些青涩与业余,就如同看上去没肉摸上去有肉,恰到好处,最难将息。

那顿饭吃的如高山流水,如绕树三匝,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如温泉水滑洗凝脂,如春宵苦短日高起,如一树梨花压海棠。

那日有一位投资圈的大佬,姑娘离席,大佬深情的看着姑娘摇曳的背影,我问大佬:你觉得这姑娘如何?

大佬怅然若失,沉吟良久,缓缓在唇间吐出两个字:我操。

看完之后,我对这老兄只有一个词——同情。

所谓“怜君不得意,况复柳条春”。这样一场饭,吃就吃了吧,可你居然给当成人生巅峰体验了,我等没有别的,只有同情。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他的小说告诉我们一件事:

实在没用的老男人才在大饭局上蹭姑娘。

大家看在金庸小说里,哪个家伙泡妞最厉害?当然是段正淳。

段正淳的“露露”,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了。在书上,有一个叫叶二娘的女士要自曝老情人,大家都以为是段正淳。这也罢了,关键是,连段正淳自己也以为是段正淳。

人家的境界,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那么,段正淳喜欢混“露露饭局”,约姑娘来当肉体点缀,借机品鉴一下“胸脯二斤”“大珠小珠落玉盘么”?

他不喜欢。小说从头到尾,他一个这样的饭局也没混过。

这就有比较意思了。

那么,除了段正淳,第二个厉害的是谁呢?可能是韦小宝。

和段正淳比,韦小宝的形象气质、文化修养都差很多,显得猥琐一些。

可是,韦小宝喜欢混大饭局,借机约一两个露露,以便趁机观赏“一对硕*在饭桌上荡漾”的场景么?居然也没有。

人家犯不着。

往下数,金庸的花场高手里面基本上没有例外的。

老男人里,余沧海有N个姨太太,何太冲有五个老婆,东方不败有七个小妾。他们需要混“露露饭局”么?都不用啊。

再看年轻人里,欧阳克需要么?杨过需要么?郑克爽需要么?

好像都不需要唉。

事实上,除了段正淳、余沧海这一类老男人,还有另一类老男人,也是不缺姑娘的。比如南海鳄神:

“老子见了美貌妞儿,一向是先奸后杀。”

这是属于有暴力的,霸王硬上弓的。像南海鳄神这类的,需要在大饭局上约露露来过干瘾解馋么?人家岳老三可没这个耐性。

话说,现在人好像总被异性看成肉,男的被女的叫做鲜肉腊肉,女的也被一些老男人当成饭局上的肉。

那就按这个比喻吧,金庸告诉了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真正吃得着肉的,不用去菜市场看肉。自家停满了豪车的人,不会去买豪车挂历。

没那个工夫。

可能有人说:六啊,有的大官、大佬泡姑娘,其实也是搞大饭局、联谊会的哦。

呵呵,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那不叫泡,那叫相,明白么?

金庸的书上,真正有能耐的都单约,哪用得着凑齐一群老男人壮胆。人家有信心有底气,约得出,泡得到。

比如韦小宝,把小郡主单独弄在房间里,吩咐御膳房来一桌地道的云南菜,什么红花油炒木耳啊,黑色大头菜啊,洱海的工鱼干啊,还把人家小郡主涂了一嘴的宣威火腿油。

段正淳从来都是单约姑娘,秦红棉和甘宝宝一边坐一个,左边香一口右边香一口。又或者冲到洛阳去,和马夫人关门喝点小酒。

或者,比较有情调的,赵敏和张无忌躲到大都小饭馆里吃涮羊肉;又或者土豪一点的,郭靖单独请黄蓉,拿银子猛砸。

最可同情的,就是前文里那种老兄,单约实在困难,又确实惦记“胸脯二两”。

于是就搞大饭局,给通讯录上的姑娘挨个发信息,求小李来一下,求小陈赏个脸,约的十个姑娘有五个说忙,四个不回信息,一个直接呵呵。

最后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如获至宝,赶紧“偷偷加个菜”,估计加两个都心疼了,然后就是一片狼多肉少的场景,个个搜肠刮肚找点荤笑话,趁机狠狠偷瞄人家胸口。

这种饭局,你组了也就组了,吃了也就吃了。但是,能不能有点追求,别把这个当作人生巅峰体验,不要那么津津乐道,好不好?叔叔啊,那么多小后生都看着你呢。

最后说一下,金庸写了类似这样迷恋“露露局”的家伙吗?写了。

比如宋青书。

这个“偷窥峨眉女弟子寝室”的家伙,借着丐帮的名头,张罗一个大饭局,打着什么史帮主、陈长老的旗号,死乞白赖让周芷若去。

真是一场尬之饭局。大家不尴不尬地吃了一会子,张无忌就来了,人家周芷若嘤咛一声,就昏倒在张无忌怀里。

好比是千辛万苦约姑娘来吃了一顿,抖尽解数让小周姑娘干笑了两声,最后周姑娘翩翩一转身,上人家张公子的车走了,你还杵在那殷勤挥手送别,闻着车屁股烟,回味人家小周姑娘的胸是大是小,有啥尊严啊?

话说,韦小宝都比你明白。他抹黑情敌郑克爽,还在阿珂面前编排了这样一段鬼话:“那天我看见郑公子约了好几个侠女吃饭,还说什么要请人家去台湾玩……”

瞧,韦小宝都知道这样很不争气。

你们自己还不知道啊?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六神磊磊读金庸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