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弄虚作假骗得班线经营权吉林通榆51辆车主要求撤销行政许可

娱乐星空间 <更多内容 2017-05-05 10:26:18

公司一辆车都没有,在举步艰难之际靠车主们购买的客车,参与竞标弄虚作假取得了客运班线经营权。随后,向车主们征收的管理费,如今管理费一年更比一年高逐年递增。这让车主们十分吃不消。随后遭来车主们抵制。票据领不到,车辆被堵在车库里不让发车,到客运公司任何手续都办不了,客运公司采用各种手段打压。吉林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与车主们的纷争已经到了水火不容。对此,51辆车的车主们对吉林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充满了怨气。目前,车主和客运公司之间矛盾越来越大。车主们要求上级主管部门,立即撤销靠弄虚作假骗取的班线权,撤销其行政许可。

客运班线涨价不交钱招来百般刁难

年过六旬退休年龄,本应该享受着晚年幸福。然而在吉林省通榆县客运站院内,今年64岁的王玉春老人依然在客运站内帮着家人照看客车。对于两代经营客车的家庭来说,经营得万般艰难,最近,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突然宣布客车线路还要继续涨价,这让王玉春一家人心里更是忐忑不安。随之遭受的客车线路“涨价”背后的百般刁难,如果不同意涨价,客车被堵在车库里发不出,票据领不到、停止办理一切手续。这更让王玉春等所有的车主吃不消。如今面对高铁的兴起,客运流量下降。线路承包费不降反上升的局面让车主们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还有,今年46岁的唐邵荣,从2011年开始经营从通榆至白城的客运班线,养车起早爬半夜的忙碌。如今客流量下降,让车主们经营得举步维艰!

线路涨价起争执车主们认为客运公司是皮包公司

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是通榆县道路交通运输局的一个下属公司。目前该公司管理所有通榆发往境内外的客车。而据养车车主王玉春老人告诉记者。从1995她和老伴下岗后,就在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承包了通榆至包拉温都的线路。据王玉春老人介绍,当时该公司院内停放多数是破旧不堪的车辆。很多人并不认同承包这些车辆。全程98公里。当时路况不是很好,路太难走了。很多人都对承包线路不感兴趣。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还是苦苦经营了多年。

null


车主们认为这样的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早已名存实亡

据车主们调查了解,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目前共有职工227人。而这些职工工资主要来源是靠公司收取车主们的管理费来给开支。车主们认为,这样的公司早已名存实亡。因为目前该公司一直处于负债累累,债台高筑。而这样的公司生存至今,完全靠收车主们的管理费养活他们。公司用这样的经营手法,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除了向车主们提供线路经营手续外,所有任何费用都是车主们来承担。特别让车主们不满意的是,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目前共有职工227人。多数处于闲置“吃空饷”的状态。除了该公司通过车主们购买的车辆竞标取得了吉林省道路旅客运输线经营权外,并没有实际履行该公司的任何权利,用车主们的话来说,这样的公司就是一个皮包公司,通过向车主们收取挂靠费来养活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目前共有职工这227人。这几年,不同线路的承包费涨价尤为严重,其中仅王玉春老人的客车,从20万一下涨到55万。王玉春老人说,在客流量急剧下降的情况下,承包费不降反增这让车主们很是吃不消。

众多车主们认为,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公司,如果车辆出了事故,车主本人来承担责任。往往是一个车出了事情只有一个车主自己去承担。但是如果发生了很大的交通事故,车主根本没有能力个人承担。这是在经营过程中出现的很大弊病。

车主们花钱购车公司一台车没有违规竞标

车辆经营需要更新换代,经营多年的车主也一直按照上级要求来完成。这几年他们经历了多次换车而所有的投入也要靠车主们自筹。而据王玉春老人介绍,她这些年一共经历了四次换车,总共投入了260万元。唐邵荣经历了一次换车,共投入了200多万。唐邵荣介绍,2011年她接手从通榆到白城的客车,那时车辆还有2年到8年报废期,共计花了135万元的投入,按照规定营运的客车到8年后要更新,随机她投入了90多万元更换了新车。

如今管理费不降反增,这让车主们十分吃不消,随着问题的凸显出来,后来车主们经过仔细了解到,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虽然他们与该公司签定了班线承包合同,但这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愿,公司不承认他们皮包公司靠收取挂靠费,但其实就是一种挂靠经营方式。通过他们向通榆县工商局调查了解,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实际工商注册资金是32.4万元,而该公司目前所有的车辆都是车主自己够买的,目前该公司没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车辆。而这样经营方式取得的吉林省道路旅客运输班线经营权是显然违法的。根据交通运输部《2012年第2号令》。在取得道路旅客运输班线经营权也有明确规定,经营一类客运班线的班车客运经营者应当自有营运客车100辆以上、客位3000个以上,其中高级客车在30辆以上、客位900个以上;或者自有高级营运车辆40辆以上、客位1200个以上。经营二类客运班线的班车客运经营者应当自有营运客车50辆以上、客位1500个以上,其中高级客车在15辆以上、客位450个以上;或者自有高级营运车客车20辆以上、客位600个以上。

null


所有车辆全部为车主个人购得

可2012年,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在参与吉林省道路旅客班线经营权,存在弄虚作假行为。因为当时该公司一辆车都没有,而是拿着车主们花钱买的车参与竞标。随后,车主们的班线权自然就落在了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名下。也就是吉林省道路旅客班线经营权是用车主们的心血钱购得的了班线经营权。而车主们为啥将班线权落在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呢?车主们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因他们当时对政策不完全了解,公司采取了欺骗隐瞒的手段。当时竞标时,他们清楚的记得,当时竞标时所有的费用都是车主们出的,其中包括购买标书。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车主介绍,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竞标时,当时不到上千元的标书费居然向车主收了3000元。目前虽然车主们的98辆客车费取得的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的经营者名称是,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但实际上该公司一辆车都没有。

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的领导承认单位亏损公司一台车都没有

在吉林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黄世鹏说,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目前的确处于亏损的状态,他承认根据目前公司亏损的状况,公司现在一台车都没有。而现在所有的车都是车主们自己购买的。而对于为啥车主们自己出钱买车,黄经理说。当时公司没有钱,处于停滞状态,只能通过“融资”方式,由车主们拿钱,他们收管理费。黄经理说,他们和车主们都签有班线承包合同,现在和车主们是一种承包关系。而目前职工的开支就靠收车主们的承包费来完成。现在公司的227名职工实行轮岗制上班,这样的状态公司还是入不敷出,目前公司还欠有税费等相关费用。对于客运公司所谓的承包费涨价,黄经理给出这样说法:“涨价是公司的个人行为,就像租房子,我涨价了你愿意租就租,不愿租可以不租”。而对于黄经理的说法,车主们认为客运公司存在欺骗手段,而客运公司所谓的当初融资,车主们并没有入股,没有和公司有任何入股协议和章程。也没有参与公司的任何活动。不存在融资这一说。而和公司所签定的承包合同也是按照公司要求来完成的,车主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把班线权落在了公司名下。班线承包合同落在客运公司手里,刀把攥到了客运公司的手里,成了客运公司任意宰割的羔羊。公司说涨价就涨价,完全不考虑车主们的实际利益。为此,车主们一致同意。从顾客安全角度考虑,从公司长远规划来讲,按照国家规定组建一个合法公司。

律师公司一台车没有参与竞标是违法主管部门应撤销其行政许可

对此,北京陈岳琴律师事务所的陈律师说。通过她调查通榆县鹤原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的有关情况后,通榆县鹤原客运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其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交通部在2005年发布了10号令“旅客运输和客运站管理规定”,明令禁止挂靠经营。通榆县鹤原客运有限公司与车主们的关系显然就是一种挂靠的关系,因为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一辆车也没有,完全靠车主个人出资来完成,而通过车主们的车辆和费用来完成竞标所取得班线经营权。另外该公司也违反了我国“行政许可法”,我国“行政许可许可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用虚假的材料欺骗的手段获得行政许可,鹤原客运有限公司用别人的车辆冒充公司自己的车辆去参与竞标,骗取了行政许可,是一种典型的违法行为。鉴于用这种欺骗的手段获得的行政许可,主管部门应当撤销该公司的行政许可,并且处罚其3年内不得从事客运经营。


来源:三门峡生活网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娱乐星空间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