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成了“白条”

娱乐星空间 <更多内容 2017-05-04 17:41:50

核心阅读:执行工作,是案件在司法程序的最后一步,也是让人民群众在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的最后一环。然而,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让法院生效判决书成“白条”的情形仍有不少。

四川省资阳市村民张雪艳,经历了漫长的法律程序后,赢得官司两年多却得不到执行。


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成了“白条”


         小青 发自  广东深圳

“又白跑了几千里地,判决书成白条了,叫我们老百姓如何相信法律?”

今年4月13日,四川省资阳市村民张雪艳又一次来到广东省深圳市。4月14日,她告诉自媒体,因借贷关系她的案子经历了漫长的法律程序后,赢得官司两年多却得不到执行。她不得不拿着判决书四处寻求帮助。


以一栋7层房屋作抵押借款260万元


张雪艳告诉自媒体,2015年4月14日,因缺少资金,简旭明向她借款260万元。4月15日,经广东恒吉捷龙律师事务所见证,她和简旭明签订《借款抵押协议书》,约定简旭明向张雪艳借款260万元,简旭民以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新洲祠堂村94号房屋一栋共七层作抵押,借款期限从2015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10月13日止,利息双方自行约定。协议签订后,张雪艳分别于2015年4月15日、2015年4月21日通过银行转账向简旭明支付250000元、1849000元、交付现金501000元,共计260万元整。

简旭明于2015年4月21日收到全部借款后,向张雪艳出具收据,内容为“今收到张雪艳现金人民币贰佰陆拾万元整”。双方约定利息按照每月3%支付。自媒体看到了这份借据。

张雪艳告诉自媒体,简旭明当时将深圳市福田区新洲祠堂村94号一栋共七层房屋的相关《建筑许可证》《深圳市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普查申报收件回执》等文件交给张雪艳保管。

法院判决偿还借款本金2099000元及利息

2015年8月初,张雪艳找简旭明要求偿还借款。简旭明手机关机。张雪艳多次到简旭明住处查找未果,发现七八位借款人到简旭明住处追偿借款。原来,简旭明已将抵押给张雪艳的那栋房产重复抵押给了这些借款人。借款金额900多万元。

张雪艳发现上当受骗后,2015年8月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8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5年12月25日,作出(2015)深福法民一初字第660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简旭明向张雪艳偿还借款本金2099000元及利息。

生效判决成为无法执行的“白条”

判决生效后, 简旭明一直没有履行判决。2016年4月4日,张雪艳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4月5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并与同日下发《受理案件通知书》。


《受理案件通知书》称,张雪艳的强制执行申请符合诉讼法受理条件,决定立案执行。

自媒体在深圳法院网上诉讼服务平台查询得知,该案号为(2016)粤5304执5005号,立案日期是2016年4月5日,结案日期是2016年11月11日。


张雪艳告诉自媒体,她在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时就提交了简旭明的财产目录。法院完全可以根据她提供的财产目录去查封简旭明的财产。

可令张雪艳没有想到的是,2016年5月13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给张雪艳下发了一份《查证结果通知书》,《查证结果通知书》称,在执行过程中,法院查证简旭明名下无股票、房产、车辆、银行等财产可供执行。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下发(2016)粤5304执5005号执行裁定书,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就这样法院的一纸判决书成了白条。


假离婚转移财产 躲避法院执行

这起简单的民事案件终审判决已2年多,为何执行不了?

昨日,自媒体联系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法院告诉自媒体,他们的执行是依法办案,法院查证简旭明名下没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张雪艳也无法提供简旭明具体的财产,因此无法执行,只有等简旭明有了可以执行的财产时再恢复执行。

张雪艳对自媒体说,她不认同福田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的说法。简旭明输了官司后,为躲避法院的强制执行,他和妻子离婚后,账上“空空如也”,案件执行一时陷入僵局。

夫妻之间通过假离婚的方式,将名下的财产转移到一方,使自己没有可执行财产,让法院原有的生效判决成为无法执行的“白条”。

借钱、欠钱、还钱,简旭明的日子就是在这个圈子里一直打转,一旦资金链断裂,可能就是倾家荡产。为了“东山再起”,他就偷偷转移财产逃避债务。

张雪艳告诉自媒体,简旭明借款时抵押的深圳市福田区新洲祠堂村94号一栋共七层房屋是集体土地的小产权房产,是不可以过户的。可不知道什么原因,简旭明和妻子离婚时能够把产权过户了。尽管简旭明与妻子离婚了,但收取房租还是简旭明的。法院又怎么能够说,简旭明名下没有房产。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坦言,法院老是“打白条”,判和没判一样,严重损害了法院的公信力和司法权威。

随着民间借贷案件的增多,债务人逃避债务的手段五花八门,而恶意转移财产的行为法律不会容忍。以房产为例,债务人会通过赠与和低价出售的手段将房产转移。只要能证明债务人是在债务存续期间,将房产无偿赠与父母、子女,或利用“假离婚”将房产“赠予”妻子,或低于市场价出售,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法院撤销该行为。

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

像简旭明这种明显有逃避债务的嫌疑,法院应该裁定追加其前妻为本案被执行人,最终执行到位。

应对“老赖”实行联合信用惩戒

近日最高法发布的《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的决定》司法解释,这个执行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将于2017年5月1日开始施行。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六种情形:1)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2)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3)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4)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5)违反限制消费令的;(6)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

目前,“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联合信用惩戒正在对“老赖”形成强大压力。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人民法院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689万例,限制购买机票628万人次,限制乘坐高铁229万人次。已有10%以上的失信被执行人自动履行义务,或者与申请执行人协商达成和解协议。

2017年2月18日,张雪民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申请,要求福田区人民法院依法执行简旭明借款时的抵押物,深圳市福田区新洲祠堂村94号一栋共七层房屋;要求从简旭明作为新洲村民每年的股份分红中执行分红款;要求法院查处他假离婚,转移财产的行为;要求法院将他作为失信人,上老赖黑名单。


自媒体呼吁公安、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对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以及其他妨碍执行构成犯罪的行为,要及时依法侦查、提起公诉和审判。

2年冗长的官司,260万元的借款,判决书成“白条”伤了谁?张雪艳还要为一纸不能生效的判决书奔波多久?自媒体将继续关注此事。

来源:中华资讯网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娱乐星空间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