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地球上最怪异的性崇拜团体

利维坦<更多内容2017-05-04 16:59:47

利维坦按:嗯,文中的那位薄伽凡·室利·罗杰尼希就是奥修——这个名字听着熟悉不?上世纪90年代,此人在中国甚火,书店里大批他的著作,比如《奥修智慧:奥修智慧金言系列》(学林出版社,1996)、《没有水,没有月亮》(上海三联书店,1996)、《生命的真意:奥修人生箴言系列》(东方出版中心,1996)等等等等。

另外,英文“cult”一词其实远没有中文“邪教”所带有的负面色彩强烈,毕竟,所谓“邪教”很容易被对手利用而视为“异端”——对于道德相对主义者来讲,邪恶只不过是方便制造概念的词语,并不意味这个概念是客观或有用的。不过,通过精神控制、利用信徒敛财、吸收儿童入教、侵害信徒身体等等特征,我们还是能够分辨出哪些是带有“邪教”组织色彩的。

文/Thor Jensen

译/傻总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www.craveonline.com/mandatory/1064496-the-worlds-weirdest-sex-cults

在我们一系列“理想”的工作中,“邪教首领”排名颇高。作为“上帝”的声音(或是你向信徒提出的其他千奇百怪的主意),你可以不受惩罚而完成任何事情,而且还不用纳税。许多先知、传教士和其他邪教团体的首领,都利用自己邪恶势力去实现肉体和精神上的欢愉。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细数各国10个将性爱与宗教相混杂的疯狂而又怪异的邪教。

“家庭”(The Family)

“家庭”的创立者大卫·摩西·白克(左)

白克宣称“上帝的爱即是性爱”,令少女信徒采取类似卖淫的方式发展教会、招收信徒及募款,并邀集少女在组织中实行群交、滥交,提倡儿童性行为。

不可否认,保证“自由性爱”是一个强有力的动力,但是没有一个邪教能像“家庭”(又称“上帝之子”)实施的那样直接和彻底。“家庭”宗教运动于1968年在加州亨廷顿海滩(the Huntington Beach)地区开始。这个团伙的首领大卫·摩西·白克提出了“调情钓鱼”(Flirty Fishing)这个概念——女性成员遵从命令而走上街头并利用自己的女性魅力、通过所需的任何性手段,吸收新成员。该团伙从1974年至1987年一直沿用这种方式,据说在这段时间内,“家庭”中的女性共与近25万人同床。最终,因不断逼近的艾滋病危机,邪教首领才下令终结了这种疯狂。

萨斯雅·赛(Sathya Sai)

 萨斯雅·赛·巴巴(1926-2011)

印度“古鲁”(Guru,印度教及锡克教中指引灵性发展的宗教导师)能够通过自己的身体行显神迹,这种经典形象令许多宗教领袖肆无忌惮地做出怪异举动,而且无人问罚。萨斯雅·赛组织的名义上的首领萨斯雅·赛·巴巴(Sathya Sai Baba),据说会各种各样的超自然神术,例如读心术、吐出金蛋等等。他在126个国家建立了庞大的禅修网络,并用组织的资金资助了许多公共健康项目。但不幸的是,这样的赛巴巴却利用自己的团体去寻找和侵犯年幼男孩。赛巴巴并不算是好人——他诱使年轻男孩和男童到他的私人会所进行“治疗仪式”,实际上却对他们进行性骚扰。赛巴巴于2011年去世,去世时仍争议缠身。

奥奈达公社(Oneida Community)

约翰·汉弗莱·诺伊斯(1811-1886)

 奥奈达公社的教众

我们一般认为邪教是20世纪的才有的现象,但是宗教狂热分子从一开始就在美国安营扎寨了。这个强大的新兴国家为叛教者传播思想提供了肥沃的土壤。1848年,约翰·汉弗莱·诺伊斯(John Humphrey Noyes)在纽约奥奈达(Oneida)建立了一个公社,其基本原则就是“群婚”,即:任意两个(已经可以决定与谁发生性行为的)成年人可以在任何时候相互发生性关系。诺伊斯认为这种自由行爱可以增强集体凝聚力,但这也不仅是为了一时欢愉,而是通过成双结对来加深他们对奥奈达的感情和忠诚。1993年当奥奈达公社的内部档案公开的时候,研究人员对他们性交的次数之多感到十分震惊。

罗杰尼希教(Rajneeshees)

薄伽凡·室利·罗杰尼希(站立者)

罗杰尼希坐在自己豪华的劳斯莱斯中,向正处于弃绝期的追随者打招呼,照片摄于1982年。

通过下面这个视频,你可以领略一下当年罗杰尼希社区的盛况:

20世纪80年代曾居住在太平洋西北一代的人大多知道“罗杰尼希社区”(Rajneeshpuram),这是印度出生的“古鲁”薄伽凡·室利·罗杰尼希(Bhagwan Shree Rajneesh)和他大批信徒的聚集处。这位“古鲁”曾制造了美国史上单次范围最大的生物恐怖袭击——他指使信徒在餐馆的沙拉台中投放沙门氏菌。罗杰尼希在自己的卧室中也是无拘无束,经常让信徒在他面前做爱,以“破除拘束”。此外,团体中的年轻女孩会被迫将自己的童贞献给高层领导,而年龄更小、还在吮手指的小孩却要戴上橡胶手套预防艾滋病——这可以说是十分有“道理”了。

奴瓦乌比亚教(Nuwaubianism)

德怀特·“马拉凯”·约克(戴黄帽者)

20世纪90年代的纽约人经常能够在街边遇到奴瓦乌比亚教的信徒。奴瓦乌比亚教全称the United Nuwaubian Nation of Moors,是“伊斯兰民族”组织的一个分支,十分怪异,吸收了许多埃及符号学的学说在内。这一组织是由德怀特·“马拉凯”·约克(Dwight “Malachai” York,其中Malachai为希伯来先知,意为“我的信使”)领导的,他是一名极富魅力的R&B歌手,并且传播这样的理念:非洲人民本来是绿色的,但在地球的大气层中被摩擦成了棕色,是外星人发明了小儿麻痹症疫苗和呼啦圈。最后约克将团体转移到了乔治亚州普特南郡的一片围地。在那里,他让男女完全分开生活,即便是已婚的夫妇也要如此。但约克自己却不遵守这条规定,2002年他因上千起猥亵儿童案件被捕,之后很快便被定罪并被判处有期徒刑135年。

小卵石(Little Pebble)

让·玛丽·荆棘·小约翰(左)

日本这个国家在性的原始性和开放性方面并不出名,所以这个规模很小的邪教能在日本存在实在令人震惊。这个邪教的创立人会在集会时,在盛满酸奶的祭坛前与女性成员性爱。“小卵石(Dohsyuku-kai)”的建立是受到了一个叫威廉姆·卡姆(William Kamm)的人的启发。他曾向一小群人宣扬他是罗马天主教会未来的教主,而在这一小群人里面,就有让·玛丽·荆棘·小约翰(Jean-Marie Thornbush Little John),后来他移民至日本,在秋田开始发展自己的信仰。在小卵石的活动中,一般是让·玛丽用酸奶和蜂蜜涂抹信徒的身体,之后就开始69式或者其他行为。尽管他们是天主教徒,但小卵石成员间也有同性婚姻。

河路伙伴(River Road Fellowship) 

维克多·伯纳德(中)与他的众多女信徒

从许多方面来说,美国对邪教领袖来说,是一个“应许之地”。美国人对基督教和枪支的奇妙态度为自称神圣的人建立门户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就是个例子】。维克多·伯纳德(Victor Barnard)也是这种人,他出生于明尼苏达州,之后宣称自己是耶稣基督转世,并主持着“河路伙伴”这个团体。伯纳德自称是超自然存在,因此他可以跟团体内任何女性发生关系而不构成强奸,即便是已婚女性也是如此。而当教民如果有女儿的话,这条法令也适用于子女。2014年,团体内两名成员报警,伯纳德逃往巴西并最终在巴西被捕。

自我提升基金会(Self Improvement Foundation)

 维亚切斯拉夫·维斯宁

维斯宁与众多信徒

俄罗斯的这个性崇拜团体可以说是完全疯狂了!“自我提升基金会”这个团体的领导是一名叫做维亚切斯拉夫·维斯宁(Vyacheslav Vesnin)的心理学家,团体成员约有200人。该团体在奥伦堡(Orenburg,俄罗斯奥伦堡州首府,位于乌拉尔河畔)地区活跃,定期聚众纵欲狂欢,而且还鼓励家长带着子女围观。当警方突袭他们的聚集地时,发现有100多人裸体,各个年龄段的都有,同时还缴获了许多录像带,其中记录着在信徒父母在台上跳脱衣舞时,他们的孩子被迫唱淫秽歌曲的场景。调查人员仍在尽力记录该团体中发生过的所有淫乱事件。

摄理教(Providence)

教主郑明析

媒体公布的郑明析女信徒的不雅照

基督教神学在向亚洲扩张过程中,在南韩植下了稳固根基。随之而来的是有些人开始探索对自己有利的强烈信仰。因此,摄理教便诞生了。该教由郑明析(Jung Myung-seok)创办,原本为卫理公会教派的一个分支,之后卫理公会教将郑明析除名。该教的基本信仰与统一教会的相近,但也有一些例外,最明显的就是郑明析是弥赛亚身份,借此身份他可以享受许多自由性爱。从1999年开始,媒体不断收到对郑明析的指控,指控他利用自己的地位侵犯女教徒。在各方围攻下,这位“先知”逃离了韩国。最终于2007年在中国被捕,并被定罪。但令人吃惊的是,邪教团伙仍在继续为他出狱后的日子准备“新娘”。

香蕉崇拜(The Banana Cult)

从很久以前开始,宗教就已经尝试将性行为与农作物产量联系在一起,但最近巴布新几内亚的一位宗教领袖将这种联系提升至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个人在莫罗贝省为他的宗教聚集了相当多的人。他的宗教只有一个简单的诺言,那就是每次教徒们公开发生性关系时,香蕉的产量就会增加。这个团伙召集了30名左右成员,甚至还囚禁了亚米娜(Yamine)小镇的市长。当警察前来查封该团伙时,这名领袖裸身与随从们一同奔向了丛林。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利维坦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