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独角戏女王:我不认为我找到了一种语法

人物LIVE<更多内容2017-04-19 21:30:31

_____

黄湘丽又开始新一轮的打鸡血。一个月前,由她主演的新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在北京蜂巢剧场全新亮相。接着又一口气演了18天,一天也没停过。

_____ 

null

《九又二分之一爱情》

  一  

按照计划,接下来的两个月,她将以相同的工作节奏,辗转上海艺海剧院、杭州蜂巢剧院,给当地的观众带去这部由孟京辉导演的最新作品。只有换城市之间的缝隙,才勉强有几天时间休息。

说是主演,实际上演员只有她一人。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你好,忧愁》之后,这是她出演的第三部独角戏。孟京辉称它们是独角戏系列的「女人三部曲」。

前两次,剧本都改编自现成的小说或者剧本,《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原著是奥地利作家茨威格,《你好,忧愁》原著是法国女作家弗朗索瓦兹·萨冈。这一次,孟式戏剧拒绝重复套路。

故事以发生在中国南方的真实复仇故事为主线,再借由文学的巨冠向外延伸。《荷马史诗》、杜尚的回忆录,尼采的哲学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众多文本碎片和歌曲在剧中交织,讲述现代社会版「公主复仇记」。

精美的表演,在每首呢喃似的歌曲里,在不成句却力度刚硬的诗句里充分留白,舞台上的生活幻境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具有超现实气味的空旷感。这些填补空白和散发温度的任务,都交给演员的大胆表演来完成。

在两小时的时间里,黄湘丽的台词量超过两万字。没有对手戏,她必须自个儿调动起合适的情绪,在十个,甚至更多的角色之间来回切换。全场观众的注意力全都系于黄湘丽一人身上。

这就是黄湘丽过去四年的常态。截至去年年底,《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累计演出超过四百场,黄湘丽个人的演出量达到2000场。

每一年约有8万人,观看黄湘丽的演出。有些忠实的观众,甚至来来去去反复进入戏院,最高记录是8次。

近20年来,中国的舞台剧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但和话剧、音乐剧、肢体剧比起来,独角戏仍旧是个大冷门,观众对这个剧种天然的抗拒。能够获得今天的成功,确实是敢于冒险的孟京辉和黄湘丽闯出来的。

独角戏的出现源自一个偶然。2013年夏天,和黄湘丽同组的成员因为某些原因请假了,时间长达两个月。为了不让丽丽闲着,孟京辉就怂恿丽丽:要不你自己排戏吧。起初,黄湘丽很惊讶,在导演的陪伴和鼓励下,她走上了这段未知的旅程。

有人认为,黄湘丽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语法,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这位当红独角戏女演员却并不认同:艺术工作的灵魂是创新,沿用套路会把你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但不知不觉间,艺术就丧失了生命力。

  二  

2013年,黄湘丽的第一部独角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上演。

看过的观众不会忘记,台上的黄湘丽是多么惊艳。敞开着的白衬衫,露出的黑色文胸和紧实的腹部,一连脱了十几条内裤表现与不同人做爱的大胆处理。

null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她时而狂喜时而愤怒,最后犹如受伤的小猫般,只能独自舔拭自己的伤口。她的表演,令让一个悸动又绝望的女人的一生跃然于台上。这让当时鲜少接触独角戏的观众啧啧称赞。仅仅两个小时,观众就记住了「黄湘丽」这个名字。

每个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疑问,这个小女人从哪儿冒出来的,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以前,黄湘丽对大众而言,的确是个陌生女人。18岁,她放弃了东方歌舞团的「金饭碗」, 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志愿表上,除了中央戏剧学院一栏,其他都空着,「就没想过给自己留后路」。毕业后,她听说孟京辉工作室在招人,就去面试。

多年以后,孟京辉回忆起黄湘丽当初面试的情景,大导演对这个居然没看过他的戏就敢来面试的小演员颇为不满。「当时觉得她特差,问是哪儿的,中戏表演系的,专业还特好。鉴于她努力就先留着了」。

进去工作室没多久,导演问黄湘丽:你热爱戏剧吗?她迟疑了一下,回答说「热爱吧」,导演说那我们走着看吧。

2008年年底,黄湘丽进工作室不到一年,就遇上孟京辉排实验话剧《爱比死更冷酷》,黄湘丽在其中扮演一个服务生。参与这部戏的演员被要求面无表情、动作僵硬,用一种神形似木偶的方式演出。

现在回头去看,黄湘丽说当时自己戏剧美学观念跟不上,有时候「听不懂导演说什么」,大多数时候为了完成而完成。

和那些中途离场的观众不同,这部作品让黄湘丽看到了孟京辉的与众不同,「我们在诠释作品的时候能感觉到,它当代、先锋、超前、高级,总之,它不一样。」

那时的黄湘丽,留了20多年长发,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听摇滚,「觉得那玩意儿特噪」。她12岁就从外地考到北京上舞蹈学校,导致她的普通话很硬说得很好,还带点儿北京口音。

虽然一直都是艺术加身,但是内心却十分保守。

在工作室里,她看到了许多「真正好的戏剧」。排《变形记》期间,她要演一个特别叛逆的女孩,一个跟本人反差巨大的角色。为此,她剪去自己留了20年的长发,人也变得更加干脆和爽朗。她下定决心,要拨开身上那层硬硬的壳,走入这个世界,去感知更多的东西。

「只有你感受到了这些东西,你才能成为一个更丰富的人,更优秀的演员,才能在舞台上成为一个更有灵魂的存在」。

  三  

其实,流淌在黄湘丽体内的这股冒险劲儿,和孟京辉是一脉相承的。

当前的戏剧市场里,孟氏戏剧并非主流。只是孟京辉愿意玩,「在各个戏剧间游走」。

null

《你好,忧愁》

在「女人三部曲」的创作过程中,他并不满足对原著简单的描摹,动用了一种更适应于黄湘丽的美学表达:将音乐弹唱、动画影像、手持DV拍摄和视觉元素外化,用跳跃性的、超现实的风格,讲述了万千看客的心事,让一个女人一生中各种各样的链条摆动起来。

排练《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时,因为没有可以参照的蓝本,黄湘丽对角色的理解并不达标。前两次汇报表演均以失败告终。最后孟京辉想了个办法,他建议黄湘丽尝试写歌来进入剧本。没想到竟误打误撞找到了这出戏的入口。

黄湘丽只在小学时写过一首校园歌曲,不过她还是按照导演的话去做了。没想到3个小时的枯坐后,迎来了灵感的迸发。她坐在排练厅,抱着吉他的样子,像极了剧本里,陌生女人怀里抱着她唯一的希望。

在排到「陌生女人在跟W先生共度一夜之后,第二天早上他们共进了一顿早餐」这段时,导演又提议,我们应该真的在排练厅做一顿早餐。他们迅速买来了锅碗瓢盆炉子,以及各种各样的食材,真的开始在排练厅里煎牛排,煎面包,煎鸡蛋。

黄瓜的清新,柠檬的酸味,还有红酒和牛排混合在一起,那股浓烈的味道,弥漫在剧场里,刺激着观众的嗅觉,带着他们的想象力无限延伸。这是一种超越视觉、听觉的质感,同样也是孟京辉所追求的。

站在孟京辉的角度,要颠覆大众对传统独角戏的认知,催发一个演员的极限并且创造新鲜的表达体系,就必须打破固有的文化概念和知识结构,让演员常处于自我创作的否定与怀疑之中,从而驱使他找到艺术创作的动力。这是一场自我摧毁艺术,同时也需要重新建构的勇气。

有时候,黄湘丽已经想不出来第101种方法了,仍旧会被导演驱赶着,去寻找第108种。

而此前每一次的市场检验,都验证了导演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也让黄湘丽无比信任导演。「不会有什么压力。他永远让你把想表达的先做出来,他再进行挑选。演出来好像不是特别合适,那就换一种。」

对黄湘丽而言,孟京辉既是伯乐,更是偶像。她甚至有一次半开玩笑得地说,「除了孟导,别人的戏我都不演了。」

  四  

独角戏是一个人的革命,导演孟京辉将它称之为「孤独临界点表演」。

黄湘丽独自在外演出,经常有孤单无助的时刻。接到孟京辉的电话,有时候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或者加油打气,电话这头的状态就能恢复一大半。

null

黄湘丽

然而独角戏最大的难处在于,一段独白,一种情感,要重复几百次甚至更多,但黄湘丽希望每一场都能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

比如,原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开场是一段法语独白,到了第三轮演出,开场就变为一段德语的独白。还有一段被称之为玻璃舞的即兴舞蹈,也经历了两轮更替,可以说一直在变化和创新。

这三年时间,黄湘丽每一天都在饰演陌生女人,这个角色住在她的内心,并且每天都在不断得生长,一天天变得饱满,敏感,丰富。

有段戏是坐在床上的独白,内容是陌生女人有了W先生的孩子之后,她觉得对W先生的爱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之后她有很多次碰到W先生,可是W先生并没有认出自己。黄湘丽一直没有找到一种合适的欲望表达去说这段词方式,所以那一段的呈现一直都不是很满意。

在第二轮演出时候,导演说「我们得把这段重排一下,尝试用一种你之前从没有用过的方式去试验这段戏」。后来就找到了一种表面上看起来不在乎无所谓,但内心深处却有着强大欲望的感受去说这段台词。经过一天天的揣摩练习,这一段越来越好。现在这段成了整场戏里她最爱演的,每当演到这段戏里的时候,黄湘丽感觉到自由,「每句话我都爱说」。

最近,黄湘丽发现,《九又二分之一爱情》留有一定即兴的空间,这让她兴奋不已。「能够自如得地即兴是一个演员能达到的最高状态,我还在学习摸索。但我发现了,这个戏可以容我去尝试」。

自知不是张铱宸那样的天才型演员,只要稍微有点空闲,黄湘丽都会用来收集能量。专程跑到国外看喜剧展,听古典音乐,每一件事,黄湘丽都很用心。「我能感觉到它的情感真是流到我的心里了,我能从里面感受到音乐家,他对待生命的看法。」

「哪怕晒个太阳,读一本书。因为你不知道在创作的时候,哪些东西可以从哪里激发你。人有时候不要想太多,找借口」。

黄湘丽习惯以赤裸而又直接的姿态面对观众,零过渡、零介入,精准的表演节奏,以宏大的尺度把握文学语言,自由的地使用道具和音乐,并留给观众适当的想象空间和诗意的美感。

「我觉得观众走进剧场之后,不同的人群他们会得到不同的东西。但是我们的水准,就摆在这儿。如果你能达到一个审美的层面,你就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别人都在看故事的时候,我还看到一个空间,或者是整个戏从的结构美学,或者、舞美的美学,以及理想的传递的东西。」

如今,黄湘丽的名字和独角戏紧密相连。因着独角戏,黄湘丽的名字被更多人认知。之前她在《恋爱的犀牛》中饰演女主角,独角戏使她得以跳脱出群体,有了天然的辨识度。而让她觉得特别欣慰的是,「现在很多人对独角戏感兴趣了」。

也有人担心长期陷在一个剧种里,会让表演陷入一种套路。黄湘丽说,当年他们做第一部独角戏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比普通人多多少认知,完全是出于「一定要做一些不一样的」初衷。这个想法一直保留了下来,成为每次创作的前提。「真正的艺术家,她必须有自己非常独特的艺术表达,而不是被观众左右。」

文章为人物LIVE原创,尊重原创,侵权必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人物LIVE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