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如何斩断艺考畸形利益链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4-17 12:26:41

 在校大学生开办艺考培训班,雇几名在校大学生上课,地点在一所高中校园内。近日,一名“离职教师”向当地教育部门举报该培训班非法办学,没想到半个小时后举报信到了被举报人手里。(华商报4月17日) 

舆论将关注点聚焦在当地教育部门治理非法、违规办学的“任性”做法上,不是启动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处理,而是把举报信交给了被举报人,这哪是监管,而分明是通风报信了。对此,当地纪委、监察部门有必要把教育部门作为调查对象,调查这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教育部门充当违法违规办学的保护伞。 

但笔者更关注的,却是这则新闻折射的艺术教育与艺考培训畸形生态:一些艺术专业的大学生,把举办艺考培训作为自己的“艺术人生”追求,使艺考培训、艺术教育打造出一条特殊的艺考利益链,接受培训的艺考学生,考进大学后,再去培训其他参加艺考的学生,把艺考培训作为就业与创业的出路。出现这样的利益链,是因为众多艺考学生把参加艺考变为“曲线高考”,而高校追求利益盲目扩大艺术专业招生规模,令艺术教育服务于艺考需求与学历需求,而没有为培养有艺术兴趣、特长的人才服务。 

据报道,以“离职教师”名义举报违规办学的,其实是西安一所高校编导专业的学生。从大二起,便在汉中“汉艺影视艺考教育”培训机构当“老师”。而该艺考培训机构开在汉中市汉台区铺镇中学的校园内,开办人赖某是西北政法大学编导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据称,赖某上大一就开始办艺考培训班。该培训班2015年3月开始招生,当年招了15名学生;2016年招了20名学生;今年招了30多名学生,生源主要是铺镇中学高二学生。每年学费4000元,上课的老师都是在校大学生,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因为薪资纠纷,今年他跟赖某发生了矛盾。近日,他将这家培训机构举报给了汉中市汉台区教体局,反映其无资质办学。 

也就说,这家艺考培训机构,是由在校大学生创办,在校大学生任教的机构。而类似艺考培训机构并不少,尤其是师资,基本都来自在校的艺术专业学生。从学生兼职角度看,在校大学生到艺考机构兼职任课,并无多大问题,就如大学生做家教一样。但是艺考培训却有更明显的特点,即艺考培训机构,是相当比例艺术学生的谋生与生财之道。多年前,媒体就曾报道这一艺考培训特点,指出其对艺术教育的危害,把艺考培训和教育,变为具有“传销性质”。艺术教育由艺考培训支撑,或者说艺考培训利益链,支撑目前艺术教育所谓的繁荣:全国报考艺术类的学生每年占高考人数的10%左右,其中有八成以上是参加集中艺考培训,以通过艺考报考艺术类院校和专业的。 

针对把艺考作为“曲线高考”路径的做法,我国教育部门近年来推进了艺考改革,包括提高对艺考学生的文化成绩要求,从以前的文化成绩打6折(普通院校录取分数线的60%)提高为打6.5折、7折;减少艺术类校考,增加省统考。可是,这些改革措施,反而进一步强化“曲线高考”,一方面,有艺术兴趣和特长的学生,文化成绩可能真的不行,提高文化成绩要求,会把有艺术兴趣的学生排除在外;另一方面,省统考会令艺考的技能化、应试化趋势更严重,艺考培训更为火爆。 

让艺考不是“曲线高考”,斩断艺考利益链,关键在于另外两方面改革。一是实行艺术类招生代表作申请制,比如,美术类专业申请,要求学生提交10到20幅代表作,由大学招生委员会组织专家评审,评价学生的艺术潜能。这一改革需要大学进行内部治理改革配套,尤其是建立独立招生委员会。只有当艺术类招生关注学生的艺术兴趣与潜能,才能消除畸形的艺考应试技能培训。二是根据目前高等教育已接近普及化的现实,改革高等教育文凭授予制度,取消国家授予文凭,实行大学自主办学、自授文凭,这会从根本上治理目前的学历情结问题,学生报考大学,不再只追求一纸文凭。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