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口哨神技:人形泰勒明

利维坦<更多内容2017-04-17 08:59:34

本文自带音乐,就不加了

利维坦按:嗯……其实除了吹口哨用到的口舌,人身上还隐藏着很多具备乐器潜质的部位,比如可以当作打击乐器的臀部,当作吹奏乐器的腋下,大家所熟悉的打响指,以及神奇的腹语术。当然还有些更加隐蔽的打开方式,亟待世界人民共同挖掘。

文/Sarah Laskow

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listen-to-strange-and-wonderful-sound-of-one-of-earths-best-whistlers

泰勒明电子琴,又译特雷门,是1919年时由俄国发明家莱昂·泰勒明(Léon Theremin,1896年-1993年)所发明的一种插电乐器

吹口哨不只是莫莉·刘易斯(Molly Lewis)的爱好,更是她的工作。当她想跟人解释这点时,她戏称自己是一把人形泰勒明电子琴(theremin),泰勒明电子琴诞生于1928年,是世上唯一不需要身体接触的电子乐器。在刘易斯看来,口哨声的音色和音调就像是早期电子乐器震颤发出的神秘之声。说泰勒明琴,可能更容易让人们了解吹口哨的声音。她说:“重要的是,吹口哨会展现个性差异,它是自然与人类的结合。”

通常,她的口哨声就是最生动的解释。大多数人都会吹口哨,但在接受真正的口哨练习之前,很难有人能理解:口哨和人声一样,可以是美妙绝伦的乐器。

刘易斯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口哨音乐家之一。听他们吹口哨就是在欣赏艺术。刘易斯住在洛杉矶。虽然她并不喜欢吹嘘自己是专业吹口哨的,但她在洛杉矶进行过很多场现场表演,还给电影配过乐。做这些事会让她喜欢的东西更像是一份工作。“人们不明白我在做什么,除非我说它是我的专业和工作,但事实上,它对我来说还有更多其他意义。”她很喜欢20世纪30年代吹口哨的弗雷德·莱迪(Fred Lowery)所说的一句话:“会吹口哨是一种神奇的天赋,在这世界上总有神奇的容身之处。”

刘易斯认为,“他说得很贴切,你没办法真的去学吹口哨,但看到或是听到别人吹也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2005年,刘易斯的父母把她介绍给电影《意气风发》(Pucker Up)的剧组。这部电影从国际吹口哨大会取材,跟拍了大会上四位吹口哨的人。刘易斯的父母还给了她一张史蒂夫·赫布斯特吹口哨的专辑(Steve “The Whistler” Herbst),这是刘易斯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很多吹口哨的艺术大师。如果她的父母把这些礼物当作一个笑话,或者她爸爸并不重视她的才能,也没有答应带她去国际吹口哨大会,那她还会想去吗?刘易斯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2012年,父母带着她来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的路易斯堡。从1973年开始,国际吹口哨大会就在这里举行。

也许当时她自称是个“有抱负的吹口哨的人”,但在去吹口哨大会的路上,连她自己也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她说:“去参加这场比赛就是去郊游。它更多的是个机会,让我可以看清世界,就像是在现实生活中体验一把克里斯多弗·盖斯特(Christopher Guest)的电影一样。”

严肃对待吹口哨的人并不多,但仍然遍布世界各地。几十年来,国际吹口哨大会就是他们的“武林大会”。和其他音乐不一样,吹口哨很少会被当作一种天赋,在后天接受专门的教育和指导。通常,他们都不知道有其他人喜欢吹口哨,不知道谁也在用同一种技巧吹口哨。国际吹口哨大会让他们有机会认识彼此,互相交流,互相切磋。每年,几十个人专程来到路易斯堡,参加吹口哨大会。大会在当地的高中举行,为期三天,每天都有机会参加比赛。刘易斯说:“有吹得滥的,也有世界级的即兴爵士风,多种多样,千奇百怪。”

莫莉·刘易斯:“奇怪又美妙,这就是我喜欢吹口哨的原因。”

对于刘易斯来说,吹口哨大会最大的意义就是让她有机会和其他吹口哨的人谈论吹口哨。没有标准的口哨练习,也没有出名的口哨课程。那时候,哪怕一点点小提示,也会对她有很大的帮助:记得喝水;用无色的唇膏。参加比赛之前,刘易斯发邮件给盖特·查特鲁(Geert Chatrou),他是《意气风发》的主角,是2004年吹口哨大会的冠军;他和世界各地的乐团都有过合作。刘易斯写道,在她听过的所有吹口哨中,这个大人物吹的口哨最令人难以置信。她以为他肯定忙得没时间给她回信。但短短几小时后,刘易斯收到了回信。

查特鲁不仅给了刘易斯一些小建议,他还提到了一些受欢迎的选曲:比如,在莫扎特的歌剧《魔笛》(The Magic Flute)中,夜后咏叹调(Queen of the Night aria)经常成为吹口哨的选曲。最后,她在大会上表演了普契尼的《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和帕齐·克莱因(Patsy Cline)的《疯狂》(Crazy)。那一年,刘易斯并没有得奖,但她第一次站上了舞台吹口哨。她说,“这让我有信心再去试一次。这次比赛成为我吹口哨的催化剂:我不再只是个吹口哨的人,我成了吹口哨的选手。”

刘易斯回到洛杉矶,开始在电影剧组中工作,但她还是认为,她也许能把自己吹口哨的声音录成录音带。这是她的一大梦想,可能也是她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 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导演就用了很多种口哨声;意大利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尼(Ennio Morricone,曾为《美国往事》、《海上钢琴师》等电影配乐,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也是。

她加入剧组后,见到了很多音乐家,有很多人兴致盎然,想进一步挖掘,利用她的才能。她第一次在工作室吹起口哨,作为口哨音乐家的美名也传播开来。很快,越来越多用得到口哨的工作找上了她。 2015年,她在加州帕萨迪纳的口哨音乐大师赛中获得了现场乐队女子组的第一名。国际吹口哨大会的赞助商宣布不再赞助比赛后,加拿大的“口哨天后”(Whistling Diva)卡萝尔·安妮·考夫曼(Carole Anne Kaufman)设立了“口哨音乐大师赛”。刘易斯说她拿回家的奖杯是“最高的奖杯”,是“伟大的艺术品”。

近来,刘易斯一直努力保持自己的表演的状态和对这个圈子的感觉。与此同时,她更重视自己原创的音乐。最近,她参与了一部电影的配乐,导演要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吹口哨,她有点犹豫,想要找到合适的旋律。她还想和一名钢琴家朋友一起筹办每月一次的演出。她甚至物色到场地:北好莱坞有家老酒吧,其中不仅有舞台,老板也愿意让他们举办现场演出。她还在四处筹钱,想去看看世界上几个以口哨声为发音基础的地方。她准备录下这些吹口哨的语言,融合在自己的音乐中。

她说:“我对待吹口哨这件事非常认真,我爱口哨,因为那声音既特别又美妙。”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利维坦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