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万科董事会逐鹿之战,宝能系能否入局?

冰川思想库<更多内容2017-03-20 12:13:25

null

宝能系某种意义上是民营企业的一个缩影。宝能系持股万科就像一块试金石,可以检验民营企业在国内的真实地位。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艾川】

3月16日,中国恒大、万科A以及深圳地铁集团先后发布公告,揭开了万科股权之争的“终章”序幕。

相关公告披露的都是同一件事,即中国恒大与深圳地铁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与《委托协议》。据此,恒大将自己手上持有的占万科总股本14.07%的股份的表决权、提案权及参加股东大会的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地铁集团,期限一年。

在有效期内,地铁集团可直接全权行使上述特定股东权利。该委托具有排他性,恒大方面若行使特定股东权利,属于无效行为。

深圳地铁集团此前已持有由华润集团转让而来的15.31%万科股份,现在加上恒大的委托,地铁集团对万科可行使的表决权、提案权等一下子提高到了29.38%,逼近相关规定的30%控股红线。

事实上,如果算上许家印的好牌友们——香港"大D会"所持有的万科股份(难道他们不是恒大的一致行动人?),深铁实际掌控的表决权已经超过30%,触及要约收购的红线。

这番举动,明确指向即将到来的万科董事会席位大战。也就是说,恒大和深圳地铁两家,商量着准备把万科董事会改选这件大事给办了。

null

3月16日,恒大集团与深圳地铁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万科为何极力排斥宝能系

蹊跷的是,在近期公开报道中,并没有万科管理层与“宝能系”姚振华是否有过直接或间接沟通的消息。迄今为止,宝能系持有万科25.4%股分,仍是万科第一大股东。

在董事会改选这件大事上,公司管理层与第一大股东若毫无沟通交流,这至少不是一种正常现象。

王石过去总说自己是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也就是高级打工者,可像万科管理层眼下如此作派,分明没有半点把大股东放在眼里的意思。在万科管理层眼里,占股多少恐怕都不在话下,“顺我者”才是大股东,“逆我者”只能是“野蛮人”!王石在去年股东大会上对姚振华说道歉,看来也不过是场面话。

当然,以王石为代表的万科管理层,对宝能系购买万科股份、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态度,已是“路人皆知”。因此,地铁集团受让华润集团所持万科股份,恒大委托地铁集团行使表决权、提案权,在多数公开解读中,都是为防范宝能系“控制”万科而采取的资本大腾挪。既然防都来不及,万科管理层又怎么会主动与宝能系沟通?

但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万科、恒大、深地铁等各方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捍卫谁的利益?

null

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来源:视觉中国)

要说这是为了保障国有资本的利益,去年万科准备每股作价15.88元引入深圳地铁集团(后来华润转让给地铁集团每股的价格为22元),惹得央企大鳄华润集团当即翻脸,该作何解?

万科是混合所有制企业,而华润集团作为万科长期的第一大股东,要保障的首先也是华润的利益才对,为何万科管理层当初宁可舍弃央企,而欲委身地方国企?这道理上说不过去啊。

如果说这是为了保护优秀民族企业、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使其免受“资本大鳄”的干扰、破坏,这也说不通。在资本市场上,或者说在企业经营过程中,股权结构变动,大股东乃至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宝能系都还没有走到掌控万科日常经营体系的地步,凭什么认定人家就是来搞破坏的?

再说了,宝能系耗资数百亿元购买万科股票,倘若目的就是为了把一家企业搞垮,这也非常不合常理。又或者说,宝能系这么做是为了炒高股价,大赚一笔走人?可如果眼前摆着的是一棵摇钱树、聚宝盆,年年可为投资者带来稳定可观的利润回报,这么做岂不是“杀鸡取卵”,有谁会这么傻?

null

所以,这一切看起来更像是万科管理层为保护自身利益而采取的“特别行动”,也就是引入自己信任的投资者,赶走自己不信任的投资者。换句话说,宝能系收购万科用的钱是人民币,深圳地铁为入主万科花出去的钱也是人民币,但宝能系的钱,让王石等人感觉特不扎实,如此而已。

只是,万科管理层为一己之利益,置其他大股东以及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于不顾(长期停牌、不顾及股价波动、与深圳地铁集团重组的价格过低),难免让人为之感到悲哀。

作为国内具有代表性的优秀上市公司,万科管理层的做法不无折射出国内公司治理与现代企业精神的差距!

宝能系有权行使股东权利

有人可能会说,王石不仅是万科的职业经理人,也是万科创始人,是他一手把万科发展成为国内第一大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所以他有权欢迎或者不欢迎谁做万科的大股东。

道理上这当然是可以的,但这需要王石对万科作出相应的股权制度安排。很简单,万科不要上市,那样想引入谁当大股东都没问题。或者,包括王石在内的管理层通过持股,自己当自己的主人,这样也足以抵御所谓的“野蛮人”。

既然万科是在A+H股公开上市,那就必须遵守相关资本市场的法律法规和制度,也就是谁都可以在二级市场上通过收购、举牌而成为万科的大股东,只要整个过程合乎法规。

那么问题来了,恒大可以在二级市场上举牌,成为万科第三大股东,安邦也可以在二级市场上买入万科股票,成为其大股东,为什么换成宝能系这么做就不行了?

null

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

大家都是平等的市场主体,最起码的程序正义就是,大家都要遵守同样的游戏规则。而这就意味着,哪怕万科管理层主观上不欢迎宝能系,在道德上鄙视姚振华,但该发给人家的牌,一张都不能少!

具体到股东权利上,既然宝能系拥有万科25.4%股权,那就拥有25.4%的表决权,小数点后面差一个数字都不行。既然宝能系是万科大股东,同样的也就具有提名董事人选的权利,并且有权拥有董事会一定数量的席位。

现在,由深圳地铁集团组成万科管理层的强大后援,在股权比例及其相应表决权上高于宝能系,这并非不可以,但这样做并不能把宝能系享有的表决权、提案权一笔勾销。

虽说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因违规遭受保监会处罚,姚振华也因此被禁止禁入保险行业,但这不是说前海人寿所拥有的万科股权就是假的,更不是说姚振华因此失去被提名万科董事的资格。

万科是房地产开发企业,并不是保险企业。保监会撤销的是姚振华的保险公司任职资格,而并未被剥夺他的股东权利。那么,作为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姚振华因持有万科股份而享有的股东权利依然具有合法性。

这也就意味着,万科管理层及其利益攸关者想把姚振华拒之门外,那也得按照游戏规则办事,而不能赤裸裸地搞暗箱操作,或以任何不正当的理由排斥之。

说得更直白一些,除非监管层认定宝能系持有万科股份不合法,又或者认定姚振华不适合担任万科董事,否则万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宝能系行使其股东权利。

null

前海人寿

董事会席位之争的是与非

从这个角度来看眼下万科、恒大以及地铁集团的相关做法,问题其实不少。

先说恒大,虽然恒大改名后叫“中国恒大”,但它和宝能集团一样都是民营企业,同时也是在H股上市的内地企业。

在万科股权大战中,原本没恒大什么事,后来恒大半路杀出,完全不计代价地在二级市场上收购万科的筹码。据测算,恒大购买万科股票前后耗资约363亿元,平均持股成本约23.35元。而按照3月18日万科A收盘价21.54元,恒大账面上仍是浮亏状态。

这就让人纳闷,恒大如此赔本为他人做嫁衣裳,却是为何?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恒大有义务和责任就此向投资者作出说明,包括为什么要在二级市场上购买万科股票,为什么现在委托深铁集团行使股东权利,而这么做又将如何保障投资者利益?

当然,除非是迫不得已,任何正常的市场交易,双方都应该有所收益才对,那么在这桩不涉及股权交易的交易中,恒大能得到什么好处?

不少媒体都指出,恒大这是为了换取地方政府对其借壳深深房的支持。那么,这事情如果可以公开拿到台面上,就应当光明正大地作出说明;而如果只是私下交易,监管部门或许该查一下是否合法合规。

由此还应看到,深深房是A股上市公司,其是否同样应当作出公开说明?毕竟,深深房的投资者的利益,也并不是可以随意牺牲的。

不管怎么说,一家民企、上市公司以牺牲自我利益的方式,去换取某些资源或支持,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null

中国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

再说深圳地铁集团。这是一家由深圳国资委直管的国有独资大型企业,也就是地方国企。对于地方国企,从监管的角度讲一者是要保值增值,再者是不能让国有资产流失。

深圳地铁以高于当时市场价格(1月11日万科停牌前的收盘价为20.4元)、耗资371.71亿元受让华润集团所持万科股份,这对华润集团来讲是“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了,那么对深圳地铁而言呢,价格是否公允?哪怕都是国企,肥水不流外人田,以溢价收购万科股份,总要考虑今后能否把本钱赚回来吧?

何况,深铁集团还可能买下恒大手中的万科股权,那么前后至少要耗资730多亿元,这还不算深深房作为壳资源的价值。深铁集团付出这么大代价,究竟是看中万科什么?

按照最早万科与深铁的重组预案,深铁相当于是以三宗土地作价456.13亿元获得万科20.65%股权,这当然很划算(但对万科及其股东就不划算了),如今要获得万科不到30%股权却需耗资730多亿元,这样还算是一笔不错的交易吗?

就算这样做对深铁集团依然划算(万科毕竟是世界500强企业),也难免被追问:这究竟是理直气壮地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还是“与民(企)争利”?

好在无论是深铁受让华润的万科股权,还是恒大委托深铁行使表决权和提案权,至少都在按照市场化的原则办事,都试图在形式上合法合规,也就是以股权多少论英雄。而对于万科来讲,目前也面临着类似的抉择。

null

3月27日,万科本届董事会将完成历史使命。按照公司法和万科的章程,董事会这时候应当召集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改选董事会需提前通知召开股东大会的时间,A股需提前20天,而H股需提前45天。

但根据万科3月9日晚间的公告,公司将于3月24日召开董事会会议,而该会议议程中并未涉及董事会换届一事。

这就是说,哪怕万科现在就发出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也不可能如期进行董事会换届改选。换言之,本届董事会超期服役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实际上,万科本届董事会早就是瘸腿的董事会,其独董海闻早于2015年12月就提出辞职,另一独董张利平的任期也已于2016年8月结束。

董事会超期服役并不符合公司法的规定,而且可能导致的更严重后果是,董事会或将无法准确体现公司股东的变化,致使股东权利难以得到切实保障。这一届万科董事会是“华润时代”的董事会,而进入“宝能时代”或“深铁时代”,这可能导致大股东权益难以在董事会得到充分体现。

让宝能系入局天塌不下来

万科董事会换届改选不能久拖不决,否则难以对广大投资者有所交待。说穿了,让宝能系提名董事人选、进入万科董事会,难道天就会塌下来吗?

目前,万科、恒大和深铁集团已经站在一条船,形势对万科管理层其实已经非常有利,若再斤斤计较于宝能系的持股及其所享有的股东权利,甚至做出有悖现代企业精神、有违资本市场规范的事情,岂不是贻笑大方?

宝能系某种意义上是民营企业的一个缩影。宝能系持股万科就像一块试金石,可以检验民营企业在国内的真实地位。眼下国内正在大力推进PPP项目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宝能系不过是通过公开市场进入了一家国有资本参股的上市公司,就遭遇如此激烈的讨伐,岂能不让人担忧?

去年初,民间投资遭遇断崖式下跌,李克强总理忧心忡忡,派出多个调查组奔赴各地调查原因。民间投资增长萎缩,或有多种原因,但投资环境发生变化以及民间资本缺乏投资的安全感,应是不可排除的重要因素。

null

宝能系看似玩的是资本,但资本通过二级市场注入实体企业,这就是对实体经济的贡献。如果资本市场只是资本的游戏,对实体企业没有任何帮助,那一个国家还需要股市吗?至于如何保障股市的钱流入实体经济,这是监管层的职责,而不是资本的责任。

总之,万科董事会换届改选离不开宝能系的参与。新的董事会既要体现万科管理层的利益,也要体现深铁集团的利益,同样不能不体现宝能系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利益,这样才是一个既尊重公司管理层,又充分反映资本意志的董事会。没有宝能系利益体现的万科董事会,只会让人怀疑这是一个假的万科董事会。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冰川思想库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